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0章 看不见的银光

    杨言的朋友中,夏瑜是最常来看望落落的,甚至都不需要等到周末,她隔三岔五来便会来一趟杨言的出租屋,而且,夏瑜每次来都给落落带东西,变着花样地帮助手头拮据的杨言。

    不过,算上今天,夏瑜已经是连着几天没有过来了。

    那是因为近期羊城和佛城在搞一个扫黑除恶的专项行动,两地都有抽调民警去参加抓捕任务,夏瑜很积极地报了名。所以,她连着好几天都不在沙坪街道这边,也抽不出时间回来看望落落。

    今天,夏瑜终于完成了上面分配的任务,回到沙坪街道派出所,风尘仆仆的夏瑜都顾不上休息,下班后回去收拾一下行李,便开车来到杨言的出租屋。

    “砰砰砰……”敲了几下门,夏瑜发现里面没人回应。

    “咦?不在家?”夏瑜疑惑地掏出了手机。

    杨言的电话很快接通了,他那部便宜的功能手机通话质量不高,周围嘈杂的声音不经过滤,跟着杨言的声音一同传了过来。

    “杨言,你在哪里啊?我过来看看落落。等等,我怎么好像听到落落在哭?”夏瑜问道。

    杨言当然是在医院,夏瑜跟他简单地询问几句,便匆忙赶往医院。

    夏瑜赶到的时候,她看到杨言抱着落落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踱步,原本阳光爱笑的大男生,现在脸上平添了几分愁绪,凝结在一起的眉头很难展开,只是看到她的时候,杨言还是跟她勉强地笑了笑。

    “什么情况?医生怎么说?”夏瑜大步流星地走到杨言的身边,有点着急地问道。

    “嘘,小声点儿,她刚刚睡着。”杨言连忙压低声音说道。

    可不能把落落给吵醒,好不容易才不哭了。

    刚才在电话里说得不太清楚,杨言跟夏瑜在椅子上坐下来,小声地跟夏瑜描述起了一下落落昨晚受到闪电雷鸣的惊吓,之后出现的啼哭不止的异常。

    “一开始是彭医生检查,他说落落的身体很健康,除了因为哭得比较疲倦以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外感发热、口什么疮等病状……”杨言不懂医理,只能是按照他的记忆来转述一下医生的诊断。

    “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夏瑜问道。

    “后来换了一个中医医师,他说落落是因为太小了,神气怯弱什么的,受到惊吓之后心神不宁,神智不安……”杨言又是背了一通医生的话。

    夏瑜皱起了眉头,疑惑地说道:“怎么听起来跟神棍忽悠人一样?”

    “中医就是这样的,现在医生开了一剂中药,说让我抓药回去煮给落落喝。”杨言腾出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医生的药方给夏瑜看。

    且不说懂不懂,上面都是一堆潦草的线条,字写得跟鬼画符一样,夏瑜根本看不出上面写的是啥。

    不过,想到是她从小都很抗拒的中药,夏瑜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杨言询问道:“要给落落喂中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让她喝中药?”

    杨言苦笑:“我知道,她现在哭得牛奶都不肯喝,更别说中药了。”

    杨言和夏瑜都是两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小年轻,他们不知道,有时候孩子不愿意吃药,还有另外一种强制的手段灌!很多人都不记得了,他们小的时候,都被父母捏着鼻子、用汤勺强行灌过药水的!(不只是中药,一些西药的药丸碾碎了也很苦。)

    但现在还没到要头疼怎么样给落落喂药的地步,杨言老实地跟夏瑜说道:“彭医生不是跟我们比较熟吗?他刚才私底下跟我说了,说落落的情况,其实可以不用吃药,静养就好,给她营造一个安静、无扰的环境,然后辅以一些推拿疗法,让孩子感到舒适和安全,渐渐的,她就能平静下来。”

    “这样也好啊!落落都没有病,吃什么药?”夏瑜点了点头,很赞同地说道,“你想啊,别人都说是药三分毒,你舍得让落落吃这些吗?她还这么小。”

    杨言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问题是,我怕落落还是会哭,昨晚后来都不下雨了,她还是哭得很厉害,声音都哭得有点沙哑,我怕她会哭坏嗓子。”

    “可能还是因为太吵了。你那里临街,会不会车来车往,也是很多噪音?”夏瑜问道。

    杨言愣了一下,思索着说道:“可能是这个原因,回去我把窗子关上,窗帘也拉上,开空调给落落睡觉,看看会不会好一点。”

    “嗯,最主要的是给她安全感,她不是被吓到了吗?”夏瑜笃定地说道,“你多陪陪她,慢慢就好的!”

    “希望是这样,其实她白天时候都已经不哭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到晚上就哭。”杨言无奈地摇了摇头。

    既然决定不买中药,杨言便打算带落落回家,他没考虑过让落落住院,一方面是落落这种情况,需要他时刻在身边陪着,住院反倒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杨言囊中羞涩,他真的没那么多钱让落落去住院了,虽然夏瑜有钱,但又不是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杨言真的不想再麻烦夏瑜这个好心的姑娘。

    “走,我送你们回去,我开车来的。”夏瑜霸气地跟杨言招了招手。

    ……

    送走夏瑜,回到住处,杨言将落落放到婴儿床上后,便跟之前他和夏瑜在医院商量的那样,将窗户关上、窗帘拉起来。

    为了让落落睡得安稳,杨言把室内的灯都关掉,自己抱着笔记本电脑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就着显示屏微弱的光芒工作。

    这次的任务是今晚截止,杨言打算通宵把代码敲出来,不能耽误谢师姐那边的项目。

    但杨言发觉,自己今天有点不在状态,根本静不下心,经常走神,要不是之前已经有了大体的构思,他可能一个字符都想不出来!

    可能是因为自己为落落的情况太过忧心了吧?

    杨言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思索着。但他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在他看不到的卧室里,一道淡淡的银光如晴朗夜空中的银河一般,缓缓地从婴儿床边上流淌而出,渐渐的,落落小小的身体好像被一层薄薄的光芒覆盖……

    它好似月华,浸润得落落柔嫩的肌肤仿佛变得更加晶莹剔透,而又好像随着落落呼吸的节奏,一点点银光被落落的皮肤吸收进去。

    当然,这种光芒是人眼难见的,即便杨言站在卧室里,他都无法看得到这个奇特的现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效率很低的杨言都还没写几页代码,卧室里的落落就因为晚上没喝奶、肚子饿醒了过来,小姑娘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黑乎乎的房间在她犹如黑曜石般美丽的大眼睛里显得如此清晰……

    “哇!”一道清晰、惊慌的哭声再度毫无征兆地划破了卧室的宁静。

    杨言反应很快,他急急忙忙地将电脑搁在洗手台上,便箭步冲回卧室,开灯,将落落从婴儿床里抱了起来。

    担心落落会因为自己没在身边害怕的杨言,根本没有注意落落的哭声已经没有她睡前的那般沙哑仿佛已经恢复到昨晚最饱满、最嘹亮的状态,哭声响彻云霄……

    “落落,爸爸在这呢,不要害怕。”杨言感受到了落落对自己的依赖,小家伙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身子紧紧地贴着自己的怀抱,他心疼地用下巴抵着落落的小脑袋,柔声哄道。

    “呜呜……”落落在爸爸的怀里,有害怕说不出、道不明,只能用哭来倾诉,好不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