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2章 重新找房子不容易

    “什么?你是说下面门房后面看粤剧的那个老人家?她赶你走?”雷震天瞪起了他的牛眼,气得脖子上的血管都涨了起来,叫道,“我看她慈眉善目的,没想到做事做得这么过分,我去帮你跟她理论!”

    杨言连忙拦住了雷震天,笑着跟他和还傻乎乎地坐在椅子上看他们的江源说道:“好啦,老雷,你别担心,这件事上,其实我也并没有吃亏。”

    他简单地描述了一下昨晚他和房东康奶奶的谈话内容。

    江源越听越兴奋,觉得杨言是玩了一个绝地大反击一样,眉飞色舞地问道:“言子,那她是不是还要赔你双倍押金?”

    杨言摇了摇头,笑道:“没有,她只是在退还押金、这个月的房租的基础上,再给我一千块钱的补偿。”

    杨言的房租是一千三,押二付一,也就是原本五千二百的双倍押金赔偿,康秋莲只是给了一千块钱!就算算上这个月已经过了近半个月的房租,那也不过两千块钱!但即便如此,赔这点钱,康秋莲还咬牙切齿的,跟杨言磨了很久。

    江源算得还是很快的,他皱着眉头问道:“言子,这样做的话,不是反而便宜了她吗?是她赶你走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房东不想赔那么多钱,顶多赔我一千块,而且我没办法在这件事情上花费太多精力,假如都不让步,她要是把我和落落直接关在外面不给进来,然后还要各种扯皮,拖着不肯退钱,这不是更麻烦吗?”杨言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说道。

    杨言知道,这件事上谁占理不好说,要不是康秋莲一心想要他走,说不定康秋莲连押金都不愿意退!而杨言也很清楚地明白,他不可能撇下弱小无助的落落去跟对方纠缠……

    “她还说,允许我再住一个星期,下周四之前必须要搬走。”杨言冷静地跟雷震天和江源解释道,“我觉得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有利的条件了!”

    江源没有主见,只能看向雷震天。雷震天摇了摇头,不在意地说道:“千把块的事情不提也罢,你觉得没问题就行。我反正觉得,你换个地方住是好事,省得在这里受这窝囊气!”

    杨言把除了还要去面试的方禾旭以外的兄弟们找过来,并不是想向他们抱怨的,在找新的住处的问题上,杨言还是需要他们的支援,毕竟他带着落落,没办法到处跑。

    “这没关系,我们找到合适的房子,你再过去看看。”雷震天大包大揽地答应了下来。

    “言子,你有什么要求吗?”江源比较细心地问道。

    杨言昨晚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这便笑道:“要求不高,环境要好,最好是一个比较正规的小区,不靠近大街,安静一点。然后房子的隔音效果好一点,不要像我们这栋楼那样,声音大一点,邻居都听得一清二楚。”

    “住小区的话,那就贵了啊!”江源讶异地说道。

    “贵点没事,住得舒服才是首要的,你看住这种鬼地方,把言子和落落都折腾成什么样了?”雷震天摆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道。

    杨言无奈地笑了笑:“太贵我还是租不起的,老雷,你和江源帮我看看,最好是不贵、环境又好的小区,离学校远一点也没有关系。”

    “也是,你住得近也没用,十天半月不回来一次。”江源笑了起来。

    ……

    不通过中介,自己去找房子,这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之前杨言能够那么快就找到现在住的地方,那还是因为机缘巧合,有人帮忙介绍!而如果自己去找,那就得一个个小区去询问保安,一个个牛皮癣租房广告地去打电话……

    雷震天和江源,甚至后来还有抽出一点时间来搭把手的方禾旭都帮了很大的忙,然而,几天下来,收效寥寥,甚至可以说屡屡碰壁。

    因为不是杨言对房子不满意,他要求并不高,而且只要去看的,基本上都是价位还算合适的,可是别人房东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杨言好不容易看到一套心仪的房子,对方却看了他胸前抱着的孩子一眼,便开始找各种借口拒绝了他!

    租房给带孩子的家庭,比起租给刚毕业刚工作的小年轻麻烦多了,谁知道熊孩子会不会把自己好好的房子画得乱七八糟呢?

    “没关系,言子,这个不行,我们再继续帮你找!”雷震天出来之后,安慰起了杨言,“还有三天时间,我们肯定能找到合适的!”

    “对啊,不是每个房东都跟这个人一样,落落这么可爱,他居然不喜欢!”江源气愤地说道。

    杨言心态还可以,虽然有点着急,但他并不怨天尤人,因为房东的拒绝而恼火。

    只见杨言莞尔一笑,轻轻地拉起落落抓在自己胸膛的衣服上的小手,跟兄弟们开玩笑地说道:“那是因为我们家落落刚才在睡觉,如果她是醒着的,没有人会拒绝她天使般的笑容呢!”

    江源反而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又患得患失地叹息一声,说道:“哎,好不容易找到他们这个小区房是一房一厅的,不大也不小,错过了很可惜啊!”

    “那倒也是,我还是挺喜欢他们小区楼下的小花园的。”杨言忽然有了一个主意,跟雷震天商量道,“老雷,你说我们可不可以给小区的物业留个电话?说不定还有业主想要出租,他们小区应该有不少这样的小户型房子。”

    “那倒是,忘记跟他们的保安说了,你们等一下,我去买一包烟。”雷震天拍了拍脑袋,笑道。

    别看雷震天是很粗犷的一个人,他出生在更加注重人际关系的北方,深谙跟这些人打交道的门道。

    “我跟你一起去!”杨言哪里好意思让雷震天掏钱,他连忙跟了过去。

    然而,一场希望一场空,虽然杨言还是在保安那里留下的自己的电话,但是目前没有别的房子正在等待出租,他们还是要继续找房子……

    “言子,快到晚上了,你带落落先回去。”雷震天看了看时间,拍了拍杨言的肩膀,“我和江源明天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再叫你出来!”

    “老雷,那个……那个明天我可能没空。”江源有点尴尬地看着雷震天和杨言,吞吞吐吐地说道,“我约了人去图书馆呢!”

    “施韵吧?”雷震天知道江源最近跟施韵走得很近,他没好气地骂了一声,“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你不会跟施韵说明天没空啊?言子的事情这么着急!”

    杨言连忙拉住了雷震天,笑道:“没关系的,老雷,江源他好不容易才约到施韵,咱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明天我也出来找吧!早点出来,中午早点回去,只要不走在大太阳下面,带落落出来,就跟现在这样,应该没关系的!”

    “不好意思啊,言子。”江源一脸歉意地跟杨言说道。

    他心里其实还是很感激杨言和落落的,因为要不是杨言收养了落落,施韵就不会对杨言死心、对杨言渐渐疏远,也就不会给了他机会……

    听了江源的话,杨言连忙摆了摆手,笑道:“江源,你这几天帮我这么多忙,我都还没来得及说感谢呢!你还跟我道歉,哪有这样的道理?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

    ……

    别看杨言在兄弟们面前表现得很轻松,回到家,他心情还是有点沉重的。因为这几天找房子的经历,让他对这个现实的社会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而他和落落下一个住处的确定遥遥无期,也是让杨言感到很不安。

    “你要是不每天晚上哭多好?”杨言坐在床边,伸手逗了逗正睁着大眼睛的小家伙,落落滑嫩的下巴肌肤摸起来很舒服,杨言都没有缩回手指,让落落抓住了。

    “嘻嗯……”落落小小的手攥住了爸爸的手指,她一下子兴奋了以来,一边蹬着小脚丫,一边冲着爸爸眉开眼笑着。

    杨言忍不住也眼神柔和地看着小家伙的笑眼笑了起来,只是嘴上还笑着说道:“爸爸知道,现在你还是乖宝宝,还没到晚上呢!”

    “咚咚咚!”忽然,杨言的房门被敲响了。

    难道是房东又来催了?杨言微微皱了皱眉,他将落落留在婴儿床上,起身去开门。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门打开后,门外站着的不是老奶奶,而是一个穿着露肩的亮黄色碎花长裙的短发美女,要不是那双明亮、漂亮的大眼睛太过熟悉,他都差点认不出眼前这个打扮时尚又气质超然的大美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