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5章 夏瑜的梦想

    第二天下午,一辆红黑相间的Mini Cooper稳稳地停在了君悦香槟府的小区门口,主驾驶座的车窗被按了下来,雷震天探出脑袋瞅了瞅,微微有些惊讶,然后回头,兴致勃勃地往后座叫道:“卧槽,言子,你确定是这里?那个警察姐姐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

    都还没等杨言回应,门口的自动伸缩门已经缓缓地打开了,而保安亭里也迅速跑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保安,一边弯腰跟他们问好,一边做好了帮忙指挥车开入的准备。

    “老雷,你把身份证拿出来,要登记一下。”杨言跟雷震天说道。

    这里的物业工作做得很好,昨天夏瑜都带杨言去办了常住人口登记,虽然保安通过电脑系统,看到是业主的车没有阻拦,也没有询问,但杨言为了待会出来时候方便,还是让雷震天做一下临时访客的登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不用他们下来,雷震天把身份证递过去,站在外面的保安便帮他们跑回去刷卡登记,然后又迅速跑回来,两只手递还给了雷震天。

    “兄弟,辛苦了!哎,别跟哥们客气!”雷震天这人是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的类型,他一高兴,就翻了翻身上的衣兜,将还没拆封的一包好烟硬塞给了保安,乐呵呵地跟对方竖起大拇指。

    “这里的管理还不错!”雷震天回过头来,一边开车驶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一边眉飞色舞地跟杨言说道。

    “能不好吗?你都说这里很豪华了。”杨言笑着说道。

    他抱着落落跟几袋行李坐在后面,因为没有婴儿安全座椅,只能将就一下,坐在后座上,对于落落来说比较安全。

    搬过来,杨言没有带太多东西,除了两人的衣服、电脑,还带过来的就是落落的婴儿车、婴儿手推车以及落落的口粮、纸尿裤。至于其他的椅子、水壶、电磁炉等杨言买的家具,这边都有了,完全没有必要拿过来,所以杨言跟江源都说好了,回头让江源拿回去宿舍用。

    江源还是跟昨天说的那样,去和施韵“约会”了,所以今天出了大力气帮杨言搬家的,还是这位高兴得跟孩子一样的老雷同志。

    “啧啧啧!”从进门开始,雷震天感叹式的咂嘴声就没有停过。

    倒不是他觉得这里有多豪华,家里有矿的雷公子什么豪华的场面没见过?他只是故意斜着眼看杨言,搞怪地发出调侃的声音。

    杨言知道他啥意思,雷震天一直在怀疑杨言和夏瑜有暧昧,但这话茬接不得,说多了就是对夏瑜的不尊重。

    杨言只能故作不认识这货,他抱着正在好奇地张望的落落,绕过客厅,来到美丽的江景露台。

    现在是白天,落落表现出了相当旺盛的精力,她用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遭,不过,可能环境还是稍微有些陌生,小家伙两个小手轻轻地抓在爸爸的衣服上,只是微微撑起小脖子看,还是需要有爸爸作为依靠。

    “落落,看,这里就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们要住的地方啦!”杨言低下头,用脸颊轻轻地蹭了蹭小家伙的耳鬓,笑着柔声说道。

    落落当然没能听懂,但她感觉到爸爸的关注,也便在爸爸大手的保护下后倾,扬起小脑袋,眼珠子滴溜溜地看了看爸爸,小嘴巴微微张开,不知道在想着一些啥。

    “好景色,当浮一大白!”雷震天也跟着走到了露台这边,看着开阔的江景,忍不住文绉绉地感叹起来,提到酒,他又兴致勃勃地转过头问杨言,“言子,这么好的地方,晚上我们买点下酒菜,在这里喝酒怎么样?”

    雷震天是好酒之人,以前除了和杨言他们打游戏,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他足球队的那群兄弟们出去喝酒,但这个学期大家都忙着听宣讲会、投简历找工作,哪有时间和这个闲心去跟他醉生梦死,所以雷震天也是好久没喝过酒了。

    但杨言从来都不是一个好酒伴,他对酒没有多大的兴趣,更何况,现在也不合时宜!

    “老雷,这里是夏瑜的家!”杨言笑眯眯地跟雷震天说道。

    “是哦,我忘了,警察姐姐的地盘!”雷震天微微一哆嗦,想起了之前他们去派出所找杨言,被夏瑜逮着一顿教育的经历,老雷可不喜欢再次被训,马上,酒瘾就被他抛到了脑后,他一本正经地说道,“算了、算了,喝什么酒?不健康!”

    ……

    说起夏瑜,夏瑜现在正在市局的会议厅里,和其他之前被抽调的民警们一起接受羊城市领导的慰问和嘉奖。

    “这位是夏瑜,我们来自沙坪街道派出所的巾帼英雄!”终于,领导来到了夏瑜的面前,市局的某一位副局长站在一边,笑呵呵地给夏瑜介绍起来。

    市领导满意地点了点头,或许因为同是女性的缘故,她多打量一下夏瑜,有些惊奇地问道:“夏瑜同志看起来很年轻啊,参加工作还没几年吧?”

    这个问题,市局的领导也了解不多,夏瑜便主动地回答:“靳市长,我是今年六月份开始参加工作的。”

    市局的领导连忙补充:“夏瑜同志还是很优秀的,她刚刚开始正式工作没几个月,就积极报名参加了市里的执法行动,不畏艰险,不辞辛劳。”

    靳市长握着夏瑜的手,赞赏地说道:“好好好,我们警队里就是需要一批你们这样年轻、敢为的年轻人。”

    除了夸奖,靳市长在走向下一个警察之前,还亲切地表达了一下对年轻同志的关心:“小夏,你在工作上,有没有碰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困难需要组织上帮你解决的吗?可以尽管跟我说。”

    靳市长其实也只是客套一下,但她没有想到,她面前的这个年轻同志,并不是一个圆滑、懂事的人,夏瑜还真地摆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点头说道:“靳市长,还是有的。”

    市局的领导在一边紧张了起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不私底下说,跟直系领导说,而是在这时候突然发难的呢?他都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然而,夏瑜淡定地忽视了他。

    “哦,是吗?夏瑜同志说一说,是什么问题?”靳市长都愣了一下,但她刚才的话都放出去了,也只能耐心地听一下夏瑜的要求。

    夏瑜来了兴致,只见她轻轻地将鬓角的发丝撩到耳后,眼里绽放着兴奋的光芒,说道:“靳市长,是这样的,我从小就梦想着成为一名厉害的刑警,可以抓坏人、破大案,可是因为之前没有被分配到刑警支队,而且我听说从民警转为刑警的例子很少,所以我想能有机会进入刑警支队,或者说能争取到这样的机会!靳市长,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

    听完夏瑜的话,不光是旁边看热闹的,还是站在靳市长旁边的市局领导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夏瑜提的是这样一个请求!

    听起来,就有点说自己的缺点是做事情太过认真一样心机重重!但看夏瑜的表情不像作假,她好像是认真的!

    “小夏同志,你想要成为一名刑警?据我所知,刑警的工作可是非常繁重的。”靳市长饶有兴趣地说道。

    “我不怕,靳市长、吴局长,我就是想成为刑警,打击罪犯!”夏瑜挺着胸膛,笔挺地站着说道。

    靳市长不是主管公安战线的,她也拿不定主意,只能转头看向市局的吴副局长,吴副局长当然要给领导分忧,见状马上凑上来,在靳市长身边嘀咕了几声。

    “小夏啊!”靳市长点了点头,笑眯眯地跟夏瑜说道,“既然你今天提出来了,组织就要帮你解决,不过呢,进入刑警队的机会是有,但能不能把握得住,是要看你的表现哦!”

    夏瑜惊喜地点了点头。

    ……

    事务繁忙的靳市长离开后,嘉奖大会也很快结束了。夏瑜领了自己的奖状,便和同一个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小哥一起回去。

    民警小哥已经工作了几年,但本质上还属于年轻警察的行列,在车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了一下夏瑜:“小夏,你知道,刚才你跟靳市长说那么多,是有可能会得罪到领导的!”

    他虽然没有明说是哪个领导,但很明显,他们派出所的几位领导知道自己的下属越级汇报后,心里肯定会不痛快!

    “我知道。”夏瑜的回答很出乎他的以外。

    “你知道?”民警小哥惊讶地看着夏瑜。

    “对啊,我知道。但有什么关系?我的梦想是当一个能破案的刑警,又不是想当大官。”夏瑜淡淡地说道,她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她只是不喜欢阿谀奉承,或者说她很反感这些官场的门门道道。

    更何况,沙坪街道派出所那些领导她知道的,她当初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来到沙坪街道派出所又受到那么多领导的关注、关心,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如果她不自己做出一些尝试,可能就没有机会跳出去了!

    如果不能为了梦想而努力,那只是当一个只知道讨好领导的警察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