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6章 和落落一起看江景

    在夏瑜家的“豪宅”住下,杨言发觉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而,因为房子很大,同时也很空,甚至可以用空旷来形容,只有落落和自己住在这里,杨言莫名地感觉心里空空落落的,好像缺少了一点什么。

    当然,杨言也没空多想,送走雷震天后,很快夜幕降临,随着落落的一声熟悉的哭声,他又开始忙了起来。

    “你呀,真的是不肯让爸爸有半点清闲!”杨言笑呵呵地说道,弯腰抱起在婴儿床上哭哭啼啼地向他伸着小手的小家伙。

    这是一边唠叨埋怨,一边笑容满面,用雷震天的吐槽来形容,那就是有病!不被依赖不舒服斯基……

    被爸爸抱起来后,落落的哭声就没有那么着急了,她只是将小脑袋埋在爸爸的怀里,微微抽泣。

    “走,我们去阳台看风景!”杨言想到昨晚来时候,落落好像挺喜欢阳台的夜景的,为了让小家伙有个好心情,杨言便从婴儿床上拿起落落的小被子,笑着提议道。

    他积极阳光的笑声,还是多少能够感染到落落,小姑娘将跟鸵鸟一样埋着的小脑袋抬起来,她肉嘟嘟的小脸蛋上,红润的小嘴巴还是委屈地瘪着,但那双挂着泪花的大眼睛,却是出神地看着爸爸。

    才两个多月大的孩子长得都差不多,甚至没有一头柔顺的长发,也有点难以分辨她的性别。但落落的这双眼睛不一样,无论是修长浓密的睫毛,还是漂亮的双眼皮大眼睛,又或者是波光粼粼的眼眸中楚楚可怜的小神采,都在告诉着大家:人家是可爱的女孩儿!

    杨言对此百看不厌,他一边有说有笑地逗着落落,一边给小家伙裹上小被子,然后才推开露台的玻璃门,走了出来。

    已经是十一月的羊城,虽然还不像北方那样早早地进入寒冷的冬季,甚至白天的时候还有点热,体质好点的,一件薄薄的衬衫也能应付过去。但到了晚上,太阳落山后,气温就降了下来,尤其是江边,风簌簌地吹过,让人感到有一丝丝凉意不停地往衣服里钻!

    婴儿的体质弱,身体抵抗力不够,杨言也是担心落落会被冻到,所以出来看风景,防风防寒措施要做齐全。

    夏瑜家的270°超大的观景露台上布置了一架竹藤编织的秋千吊椅,杨言可以抱着落落坐在里面,甚至还有一种可以跟猫窝一样可以窝进去的舒服感。

    坐在秋千吊椅里,杨言饶有兴趣地抱着落落轻轻地荡了荡,不知道是不是跟摇篮一样很舒服的缘故,落落都已经不哭了,她只是静静地偎依在爸爸的怀里,有点怯意的大眼睛偷偷地看了看阳台一角,随后又赶紧收回视线,看向阳台外面。

    阳台外面是宽广、平静的珠江,或许是倒映着对岸高楼大厦上五光十色的灯影的缘故,夜晚的江面并不黑暗,粼粼的光影,仿佛化身成了一大块美轮美奂的琉璃,忽而明、忽而灭,又忽而变得迷离,就好像雾气一般,光影氤氲开来。

    当然,还不到三个月大的落落,是看不清楚太远的景色的,但那五光十色的江景灯影,就好像朦胧的星光一样,梦幻而且美丽,小家伙看不真切,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被吸引到了。

    杨言不知道落落还看不到那些大楼,难得落落安静下来,不需要他哄,杨言便指着对岸,饶有兴趣地跟小家伙介绍起来:“那边,落落,你看到那些高高的楼吗?都很漂亮的那些。”

    “它们都是很有名的一些大公司,像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啊,很大很大的银行的华南总部,那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国内五百强的企业,都有超多很厉害的在里面!”杨言的声音中,隐隐地透露着一些向往。

    “爸爸其实有一个梦想,就是等研究生毕业,就去里面某个很厉害的互联网工作,穿着很帅的西装,然后挣很多很多钱!”杨言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却发现怀里的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抬起了小脑袋,清澈的大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杨言忽然间觉得自己跟一个小孩子讲梦想讲职业,是不是有点太严肃了,他顿时忍不住哈哈一笑,伸手去轻轻拉着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小被子的小手,亲昵地逗了逗她,乐呵呵地说道:“当然,爸爸如果挣很多很多的钱,就可以给你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你说是不是啊?”

    不知道她是听懂了,还是受到爸爸神采飞扬的笑容感染,杨言看到落落竟然跟着他的笑声,看着他,小嘴巴微微翘起一点弧度,露出了迷人的笑意!

    是的,在杨言的眼中,落落的笑,不亚于世界任何一种美好!她就好像小天使一样,笑得迷人极了!

    “哎呀!你笑了,落落,你终于在晚上笑了!”杨言高兴得,差点要掉下眼泪。

    这都过去快两个星期了,落落一到晚上就知道哭,杨言都不知道有多担心,别看他平时还是一副乐观开朗的模样,他对落落的牵挂都是藏在了心底。

    “爸爸不好,爸爸怎么能哭?爸爸这是高兴的!”杨言担心落落受到影响,又赶紧抬起手擦擦有些湿润的眼睛,然后低头亲了亲落落的小额头,笑着说道。

    ……

    晚上八点多钟,落落跟爸爸玩累后,早早地在她的婴儿床里睡下了。心情大好的杨言哼着歌去洗个澡,准备趁落落睡觉的时候,看一下江源发给自己的一些国外期刊。

    养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现在无论白天还是晚上,落落都比较黏着杨言,杨言更是很难抽得出完整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

    但杨言不会因此怪罪落落,因此后悔收养落落而导致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团糟,杨言相信方法总是比困难多,他也在积极调整,比如将白天比较多的得空的时间用来给谢师姐的公司写代码,将晚上的零碎时间用来学习、写毕业论文。

    当然,有没有效果尚且不知,杨言只是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开始艰难点没关系,未来总是能找到家庭和事业的平衡点的!

    不过,洗完澡的杨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脑没多久,大门被人用钥匙打开,夏瑜拎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走了进来。

    今天的夏瑜穿回了警服,相比裙装少了一点女性的柔美,但也多了几分飒爽英姿,一时间还真的很难分得出上下……

    “你回来了?”杨言连忙站起来,这话说出口,他就觉得好像有点怪异,但仔细琢磨好像也没有别的打招呼的方式。

    夏瑜没有留意,她换了拖鞋后,抬起头跟杨言笑了笑,反过来主动地问道:“怎么样,今天搬过来,落落和你都还适应吗?”

    谈到落落,杨言的眉毛便禁不住高兴地上挑起来,他指了指一楼靠外面、大开着门的卧室,说道:“换了环境确实是有好处,夏瑜,我跟你说,今晚落落还笑了!”

    夏瑜不知道落落的情况怎么样,或者是怎么笑的,但看杨言眉飞色舞的样子,她也禁不住有些为他感到开心,她一边将手上的袋子放到餐厅的桌子上,一边笑道:“是吗?早知道这样,就让你们早点搬过来了!相信落落会快点好起来。”

    “会的!”杨言很自信地表示。

    “我们派出所今晚有个庆功宴,所以回来晚了点。”夏瑜麻利地解开塑料袋,将里面一个个饭盒给取了出来,“我看他们都是在拼酒,没怎么吃菜,就给你打包一些回来吃夜宵,有孜然烤羊肉、青椒爆的猪肚,还有那个脆皮乳鸽……”

    夏瑜打包的那些菜还有讲究,她不会将不同的菜混在一块,甚至因为乳鸽有点大,她都是一个打包盒装一个脆皮乳鸽,看上去干净整洁,让人很有食欲!

    杨言不担心夏瑜喝酒的问题,因为夏瑜说话一点酒味都没有,估计她不愿意喝酒,也没有人强迫她。

    杨言看着这些饭盒,有些感动,又有些担忧地跟夏瑜问道:“夏瑜,你这样做,领导会不会有意见啊?其实你不用考虑我,我跟舍友吃过晚饭了的。”

    “有什么关系?”夏瑜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一个个都忙着给领导敬酒,剩一桌菜在那里,我不打包带回来也是浪费!”

    家有价值不下千万的豪宅,夏瑜居然还在意一些公费吃喝的剩菜会浪费?

    这一刻的夏瑜,真的是让杨言有些刮目相看,甚至,他都禁不住为夏瑜感到敬佩了!

    “来来,坐下来吃!”夏瑜从袋子里掏出几个一次性手套,冲杨言得意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小聪明。

    她自己也都戴上了一次性手套,坐在餐桌边,抓起一串烤羊肉,冲杨言招招手,准备开吃。

    “你还能吃?”杨言微微有些惊讶。

    “能吃啊!”夏瑜并不觉得不好意思,她还大大方方地点头说道,“刚刚从地铁那边走回来,又觉得有点饿了!”

    不过也是,杨言想起以前他和夏瑜去医院前吃得那顿饭,夏瑜的饭量确实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