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8章 老师们的反应

    在君悦香槟府住下来后,落落的恢复情况是一天比一天好,没半个月,小家伙晚上基本上都不哭不闹了,只是她还是很胆小,跟小猴子一样,总是要呆在爸爸的怀里,小眼神都是怯生生的,让人心疼。

    到了白天,杨言就不怎么需要为落落感到担忧了!

    因为白天的落落精力旺盛,趴在床上都兴致勃勃地抬起小脑袋张望着这个世界,杨言只要随便逗一逗她,小家伙就会咧开小嘴,咯咯地笑起来。

    瞧她天真活泼的样子,跟晚上简直是判若两人!

    ……

    “今天我们要去学校一趟哦,爸爸要跟老师讨论一下论文内容。”杨言拿着落落的小衣裳走过来,一边动作轻柔地跟她穿着,一边笑眯眯地跟小家伙说道。

    落落哪里听得懂爸爸说什么?她呆萌呆萌地被爸爸大手托起上半部分身子,穿好衣裳,小家伙都只是用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爸爸的脸,直到再被放回大床上,她好像才反应过来。

    好像刚才被托起来的感觉很有意思诶!

    “嗬嗬!”落落小嘴巴一咧,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小手还抬起来,在空中兴奋地招了招。

    虽然这笑声来得有点迟钝,杨言还是被她给逗乐了。

    他一边收拾背包,将电脑和落落的奶粉、奶瓶一同塞进背包里,一边时不时抬起头,冲小家伙挤眉弄眼。

    这招真的是屡试不爽,落落特别喜欢和忽闪忽现的爸爸玩捉迷藏,每次看到爸爸脑袋冒出来,她都激动地发出“咯咯”的笑声,就跟电视里的乐曲一样悦耳动人。

    如果只是杨言自己,钥匙一揣就可以出门了,但有了孩子之后,杨言就不能那么随意,出门一次,很多东西都要带上,磨蹭着,就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还好,因为落落,杨言都是比较早起来,他到达学校的时候,也还只是早上九点多,冬天的朝阳刚好将明媚的阳光洒满了还是绿意盎然的校园。

    “爸爸的学校很漂亮哦!你还记得吗?半个月前,咱们还住在这附近的时候,爸爸经常带你到学校玩。”杨言推着婴儿手推车从他们学院大楼前的草坪前走过,还刻意停下脚步,弯下腰跟落落笑道。

    杨言推着婴儿车走在校园里,虽然引起了一些路过的学生的注视和善意的笑容,但他并不算是特立独行,大家也不会特别关注,毕竟,在南粤大学的校园里,这一幕早已经让大家习以为常了!

    南粤大学本来就是一个老校区,有着超大绿化面积的校园就跟公园一样美丽,除了校职工家属,住附近的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也会带着自己的小孙子、小孙女过来玩耍,静谧、安全的校园环境,提供了他们一个休闲、养生的好处所。

    所以,杨言带着落落来学校,没人会觉得惊讶,大家只不过可能会认为他是面相比较年轻的老师而已。

    到了学院的办公室,落落又再次成为了老师们关注的焦点,不仅是因为大家对孩子有着天然的喜爱,更是因为,杨言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居然已经带娃上学,这着实令老师们感到惊讶,自然要上来围观一下。

    “可以的啊,杨言,不声不响,就摸了个孩子出来!”跟杨言比较熟,以前是杨言大二时候的一门专业课老师的赵星成低头看了看孩子,然后拍着杨言的肩膀,笑着说道。

    “好像是女孩,对吧?我听你们寝室的江源说过。”余明,杨言毕业论文的导师,在一边也探了探头,问道。

    “是的,余老师。”杨言点了点头,看到大家那么喜欢落落,他也很高兴,直接将小家伙从婴儿手推车里抱了出来,方便大家围观。

    不过,落落还是有点怕生,她看到那么多人在看她,就不敢乱动弹了,紧紧地偎依在爸爸的怀里,不知道是怕别人把她从爸爸怀里抱走还是什么原因,两个小手还抓着爸爸的毛线衫外套。

    但落落那浑圆剔透的大眼睛,灵动得一闪一闪,这模样,也是萌得几个女老师母性大发,争着想要抱落落。

    然而,落落还没跟她们混熟呢!

    杨言刚刚将小家伙小心地递到一位没有教过他、但也过来凑热闹的年轻女老师的怀里,落落便很快反应过来,“嗯嗯”地挣扎着,两个小手焦急地伸向爸爸。

    “哈哈,小孩子还是会认生。”女老师只好将落落还给杨言,自己不是很好意思地跟同事们打了个哈哈,“不过也是很可爱的,好像要个孩子啊!”

    “Susan老师也是心动了?赶紧回去跟你老公商量商量吧!”几个老师们都哄笑了起来,办公室的气氛热闹而且温馨。

    杨言忽然带一个孩子来学校,自然也是引起了一些老师的好奇,她们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教过杨言高性能计算导论课程的陈雁回老师就笑着问道:“小杨,你是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你这方面的消息?孩子的母亲是做什么的?也是学生吗?”

    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突然,杨言都愣了一下。

    要怎么跟老师她们说落落的情况?跟她们解释落落只是自己收养的吗?

    当然不能这样做,因为杨言收养落落,走得就不是合法的流程,真相知道的人越多,这件事就存在更多的风险!而杨言也不希望落落背负着“没爸没妈的孤儿”这样的身份,这对她的健康成长没有任何的益处。

    所以,从一开始,杨言和夏瑜,还有几个知情的舍友就统一了口径。

    “我还没有结婚,落落的妈妈是外省的,生了落落后,我们就因为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分手了。所以现在是由我来抚养落落。”杨言用之前和夏瑜商量过的借口,努力地跟老师们解释道。

    居然有这么曲折的故事?老师们都惊讶地张开了嘴巴,几个女老师更是皱起了眉头,陈雁回老师还生气地说道:“不会吧?居然孩子都不要了?这妈妈也够狠心的啊!”

    当过妈妈的都知道,孩子是自己身上割下来的肉,别说舍不得遗弃了,刚生下来那几个月,都舍不得让别人多抱一会儿,有过这样感触的陈雁回老师就很难理解“那个女人”的想法。

    杨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不能理解落落生母做出的举动。

    几个老师七嘴八舌地都在声讨着落落的母亲,杨言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感慨地站在一边。

    “不管怎么说,小杨,这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你要肩负起这个责任来。”陈雁回走近了,惋惜地看着落落那可爱的小脸蛋,说道,“你女儿还是很漂亮的,好好抚养,以后长大了,肯定是大美女!”

    这话杨言爱听,他忍不住开颜一笑,说道:“我明白的,陈老师,落落她又乖又可爱,我疼爱都来不及呢!”

    “杨言还是很有责任心的人。”赵星成老师在旁边,笑呵呵地夸奖起了杨言,“我记得他以前还当过他们班的班长,对吧?”

    杨言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大二时候,就只有大二那年。”

    几个教过杨言、也对他有着不错印象的老师都纷纷交口称赞起来,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论文导师余明还怕杨言中途放弃,他鼓励起了杨言:“没关系,养育孩子是一个先苦后甜的过程,开头几年是辛苦一些,但以后你会收获更多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