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29章 宿舍的几个哥们

    “兄弟们,你们看,是谁来了?”雷震天粗犷的嗓音,轰轰隆隆的,走廊另一头的宿舍都能听得到,而他也是推着婴儿车,跟开坦克一样,得意洋洋地挺胸走在前头,一马当先。

    506宿舍,正坐在各自电脑前的江源和方禾旭惊讶地望过来,虽然压根不用猜,但他们看到杨言抱着一个襁褓,跟在雷震天后面走进来,他们也都纷纷哈哈地笑了起来。

    “咦呀,呀呀呀!稀客啊!”方禾旭还乐呵呵地调侃起了杨言。

    “言子太久没回来宿舍了,我们都想死你了!”江源推开椅子站起来,他笑着凑过来,低下头,眼睛和正在好奇地张望的落落对上了,“嘿嘿,杨小落,还记得叔叔我吗?我是你江源叔叔啊!”

    落落直勾勾地看着他,只是眨了眨自己水灵灵的大眼睛,无动于衷。

    “唉,你这样不行,怪蜀黍让开。”方禾旭兴冲冲地也凑了过来,他的两个胳膊压在江源的肩膀上,也是对视着落落,深情款款地说道,“小朋友,你怎么这么可爱?哥哥带你去喝奶茶好不好?”

    落落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她还只是在努力地辨认他们看上去有点熟悉的面孔,杨言就已经忍不住了,他一边抱着落落转身避开,一边往后尥蹶子,轻轻地用膝盖踢了一下方禾旭的屁股。

    “你们都走开,都是怪蜀黍还自称哥哥!”杨言笑骂道。

    落落被爸爸抱着转一圈,微晕的感觉让她感到很新鲜,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小家伙伏在爸爸的胸前,小嘴巴轻轻咧开,开心地露出一点笑容。

    杨言搬出去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了,现在他的床铺上已经搁满了其他三人的行李箱、被袋,下面的书桌倒还算干净,就是上面摆着一个外接键盘和鼠标垫隔壁宿舍阿标的,看来他也是经常跑过来跟雷震天一起玩游戏。

    当然,杨言并不在意,他只是回来看看兄弟们,有个位置可以坐下来,能跟大家聊聊近况就已经很开心了!

    “饭盒,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杨言关心地问道。

    方禾旭故作矜持,实则得意地说道:“唔,现在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拿了几个offer,太难选了。”

    江源在一边帮腔:“他现在收到了扣扣的、粤商银行的、红狮游戏的,还有传统行业什么鸿都汽车、新南方的offer,咱们学院offer界的超级大牛!”

    方禾旭有点不乐意地辩驳道:“新南方怎么就成传统行业了?现在教育培训行业是朝阳产业好吗?”

    “饭盒,那你打算签哪个offer?”杨言坐在椅子上一边问道,一边伸手去把婴儿手推车拉过来。

    现在落落有点犯困了,眼皮微微耷拉着,脑袋靠在爸爸的臂膀里,都不像刚开始那样四处张望了。毕竟出来玩了这么久,小家伙的精力也消耗得差不多,需要一段睡眠来补充。杨言准备等将她哄睡,就将她放到可以平躺的婴儿手推车里面睡觉。

    方禾旭也不卖弄关子了,他犹豫一下,跟杨言说道:“暂时来说,我比较倾向于新南方。”

    “新南方?”江源不解地问道,“可是它跟咱们学的专业,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啊!”

    “我本来就不想按照我们专业的方向去找工作,论专业水平,我比你和言子都差多了。”方禾旭说道,“所以扣扣招我去做后台开发、粤商银行招我去做技术岗、红狮游戏招我去做游戏策划,我都不太想去。”

    “那你当时为什么投这些简历?”雷震天都忍不住问了一声,“既然你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不是浪费你和别人的时间吗?”

    “这叫广撒网好捞鱼!”方禾旭嘿嘿一笑,说道,“而且我也想去试试,说不定终面碰上能够聊得起来的HR总监,他肯给我去做管培生呢?”

    有些公司的管培生的招聘,是有专业限制的,所以这也怪不得方禾旭投机取巧。

    “那现在新南方是给你管培生的职位吗?”杨言问道。

    “没错,新南方这边比较好,我三个月轮一次岗,能接触到什么运营啊、招生啊、客户管理啊等等不同的工作。”方禾旭侃侃而谈,“而且你们不觉得,现在教育培训产业正在兴旺地发展,大家经济条件好了,都愿意砸钱给孩子上补习班,未来我从新南方出来,自己开个教育培训机构,是一个很有钱途的事吗?”

    “完了,饭盒,你是钻进钱眼里了。”雷震天摇了摇头。

    方禾旭不服气地说道:“什么叫钻钱眼里?想挣钱难道有什么毛病吗?”

    这时候,杨言和江源都摇了摇头,齐刷刷地说道:“没毛病!”

    咦?这么整齐的?杨言和江源都惊讶地看了看对方,会心地笑了起来。

    “就是咯,老雷,你不要以你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你家里不差钱我知道,但我想赚钱啊!言子要抚养孩子,也要挣钱。江源更不用说了,谈恋爱后手头不宽裕,你看他都已经开始吃馒头配咸菜了!”方禾旭得理不饶人地嚷道。

    江源红着脸,连忙说道:“不,我没有。我那只是,只是我们西陕那边有个地方喜欢这样吃,我试试而已……哪有天天这样吃啊?”

    杨言听着他们的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跟方禾旭一起挤兑江源:“没关系,江源,你就大胆承认嘛!都说谈感情伤钱,我们还是能理解的。”

    江源扭捏着,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挠着头说道:“这不怪施韵,是我看到她有喜欢的东西,我都想给她买,所以……所以就开销大了一些。”

    虽然现在他们东拉西扯,苗头已经从雷震天和方禾旭身上转移掉了,但雷震天是一个外粗内细的人,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不太恰当,这便朗声说道:“好了好了,不用说了,刚才都是我的错,嘴欠了,待会我们去吃饭,我请客,然后自罚三杯,给你们赔礼道歉吧!”

    “老雷,哎,客气什么?咱们兄弟之间互相调侃很正常,用什么赔礼道歉?还是AA吧!”杨言连忙摆了摆手,说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今天中午这顿,说好的我请客,我都叫了咱们战队其他兄弟,难得你回来一趟。”雷震天拍了拍杨言的肩膀,不容置喙地说道。

    ……

    临出发前,江源率先起身,拿着手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先去接一下施韵,待会跟你们在校门口集合。”

    “去吧,去吧!”雷震天挥了挥手,他留下来跟杨言搭把手。

    方禾旭却随便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在楼道里拦下了江源,有点焦急地问道:“江源,你怎么把施韵叫过来了啊?”

    “老雷他不是说,要带家属吗?他都带女朋友了啊!”江源不解地看着方禾旭。

    “但施韵怎么可以?哎……你又不是不知道,施韵以前喜欢的是言子,你现在把她叫过来,多尴尬?”方禾旭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可是言子之前不是说,他不在意我和施韵在一块吗?”江源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是不在意,我又不是说言子,他只是把施韵当一个学妹和普通的朋友,你能追到施韵他都为你感到开心。但我说的是施韵会尴尬啊!你傻啊!”方禾旭真为江源感到捉急。

    有句话方禾旭还不敢说出来:你就不怕施韵看到杨言后,会旧情复燃,觉得自己喜欢的还是杨言吗?

    “施韵也没事啊,昨晚我都问过她了,她说没关系的。”江源傻乎乎地挠了挠头。

    “唉,算了,既然你都通知了,不好再改变,那就去接她吧!”方禾旭摇了摇头,冲江源挥了挥手。

    江源赶着要去见施韵,都顾不上跟方禾旭多问,脸上带着笑意地下楼去了。

    方禾旭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