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30章 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哇,言子真的把孩子带过来了,我来看看。”杨言刚刚跟着雷震天来到饭店的包厢,几个女生便叽叽喳喳地围了过来,甚至杨言都被挤在一边,无奈地笑着。

    雷震天为人豪爽,经常请客吃饭,虽然这次主要是叫的他们寝室和隔壁寝室他们战队的兄弟一起来吃饭,但算上“家属”,也就是他们的女朋友,还有几个要好的女性朋友,人数也不少了!

    当然,这些女生们跟杨言也很熟,毕竟大多都是一个学院的,就算不同班,也都经常串门,经常聚餐。

    这不,她们也跟雷震天他们一样叫着杨言的外号。

    看到落落是在婴儿手推车里甜甜地睡着大觉,都很有爱的女生们都不约而同地压低了说话的声音,雷震天的女朋友吴艺还转过头来,小声地问道:“言子,她怎么在睡觉啊?”

    都还没等杨言回答,旁边一个女生就替他说道:“大中午了,睡觉很正常啊!”

    “是啊,许若说的对。刚才在宿舍的时候看她玩困了,就哄她睡觉,到现在才睡了不到一个小时,所以落落可能没办法起来跟叔叔阿姨们玩咯!”杨言笑着补充道。

    “叫姐姐,叫什么阿姨?”女生们异口同声地抗议了起来。

    吴艺看着酣睡中的落落,心中那潜伏着的母性光辉都被激发了出来,她忍不住跟杨言多问几句:“言子,我看有些电视剧,说孩子白天睡得多,晚上,大半夜就会醒来哭闹,是这样的吗?”

    “一般她晚上都会醒来的,因为半夜要喝奶。”杨言说道。

    “每天吗?”吴艺一脸惊讶。

    看到杨言点头,几个女生纷纷皱起眉头,为杨言感到担心地说道:“每天晚上睡到一半起来,那得多折腾啊?”

    杨言笑道:“一开始是有点辛苦,不过后来都已经习惯了,提早一点睡就好。而且她也很乖,没有哭闹,喝完奶后就继续睡觉,也没有太折腾。医生也说了,等她长大一些,差不多六个多月的样子,喂她吃一点辅食,降低吃奶的频率,就差不多可以把夜奶断掉,就不用晚上起来。”

    “但言子你还是很辛苦的,又当爹又当妈。”吴艺和几个女生看着杨言的眼神都有些佩服了。

    几个女生没有能够抱到落落,多少有些遗憾,但她们还是爱不释手地围在婴儿手推车边上看了落落好久,许若更是伸手过去,轻轻地拉了拉落落伸在小被子外面的小手掌。

    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什么,落落软乎乎的小手忽然攥了起来,握住了她的一根手指头。

    “哇!”许若惊喜地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着眼睛,跟其他女生示意,让她们看。

    这也太幸运了!旁边几个女生都露出了羡慕坏了的表情。

    在江源和施韵过来之前,包厢里的气氛都是其乐融融的,就算女生们为了让落落好好休息没有继续围观,她们还是会饶有兴趣地跟杨言聊一些抚养孩子方面的事情。

    但江源和施韵过来,刚刚推开门,雷震天和杨言,还有几个男生们都笑着起身给他们拍手欢迎,这时候,气氛渐渐有了一些变化,有种很难以言喻的微妙!

    “言子哥……”施韵跟雷震天他们打完招呼,最后看向杨言,表情隐隐的有些尴尬。

    在她看来,的确是有点尴尬,因为她寝室的女生们都知道,她是有多喜欢杨言这个师兄,连着两年时间,天天都把“言子哥”挂在嘴边。

    但杨言收养了落落后,施韵的想法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她劝不动杨言,便冷下心来,渐渐地和杨言疏远开来。

    甚至,杨言搬到学校外面住后,那一个月里,她就跟着雷震天他们去探望过一次杨言,而后,她再也没有去过了……

    杨言倒没觉得这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很忙,而且施韵大三后专业课比较多,他也能理解。施韵自己心里负罪感却很强,因为只有她知道,这是她自己刻意做出来的疏远。

    而现在,她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江源的追求,江源又是杨言的舍友……

    不见面还罢,见了面,施韵顿时觉得心里波动很大,她也有点不解:难道这是愧疚感?

    糊里糊涂之下,施韵连杨言笑着跟她说的话都听不太清楚,只是隐约记得杨言是在祝福她和江源,直到她和江源在圆桌边坐下,施韵脑袋都是很混乱的,一团糟!

    暗恋有时候真的是一件奇妙又悲哀的事情,有时候你在意得死去活来,而对方却视若浮云,甚至稀里糊涂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像杨言,他是真的不在意,跟施韵同往常那样打了招呼,也调侃她和江源几句后,杨言便跟其他人继续叙旧,询问他们的近况,毕竟大家都大四了,忙着找工作的、考研的、考公务员的,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奋斗着。

    “想不到,就只剩下半年多的时间。”雷震天端起茶杯,感慨着说道,“很快我们这帮人就要各奔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聚了!”

    这话不是煞风景,而是太过于令人感伤了,一时间,酒店包厢里都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丝无奈。

    吴艺见状,连忙笑道:“没有关系啊,就算大家都毕业了,我们也可以约一年半载聚一次嘛!比如在羊城的,可以经常出来约个饭,不在羊城的,咱们定期搞一个聚会。”

    “这件事就交给大嫂来安排了!”方禾旭笑道。

    “这没问题!”吴艺跟雷震天一样,都是北方人,性格上都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豪迈,当下拍了拍自己的胸,笑着答应下来,“不就是组织大家聚餐吗?多大点事啊!”

    别看大多数人都快要毕业了,但他们都还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们,现在大家开心地喝着酒吹着牛,很难能理解和想到踏上社会后所要面对的艰辛和困难。

    毕业之后,即便有人组织,又会有几个人能抽得出时间来聚餐呢?工作便让他们身心俱疲,更不用说有些人还要面对感情上的变故,想要再聚一次,真的是千难万难。

    可能真的到了社会上,他们才知道,现在的一切都还是纯真和幸福的……

    ……

    下午,施韵跟江源在女生宿舍楼下告别,她一个人回到了宿舍。

    “吃大餐回来了?”同寝室的舍友兼闺蜜孙艺嘉笑着调侃道,“怎么样?见到前暗恋对象,有什么感想?”

    “嘉嘉!”施韵娇叫了一声,嗔怪地看了她一眼。

    “说说嘛,我就不信你没想法!”孙艺嘉嘻嘻哈哈地拖着椅子凑了过来。

    施韵嘟了嘟嘴,自己有些纠结地说道:“嘉嘉,我觉得我要变坏了,怎么办?”

    “什么意思?”

    “就是,我今天我看到杨言,还是忍不住心动,我觉得他好帅,比江源还帅……”施韵苦恼地跟孙艺嘉说道。

    这些心里话,施韵当然不会傻到到处乱说,她跟孙艺嘉是无话不谈的超级好的闺蜜,这才向她倾诉自己的内心矛盾。

    “韵儿,你可别乱来啊!”孙艺嘉吓了一跳,连忙劝说道,“你跟那个江源怎么样我不管,但杨言那边,你自己都明知道是火坑了,千万千万不要还要往里面跳!”

    “我知道,我只是纠结一下嘛!你说,他怎么那么傻,要收养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施韵托着腮,眉目间流露着一丝哀婉。

    “既然没希望,你就赶紧死了这条心吧!”孙艺嘉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还有啊,我都不知道,既然你还是喜欢帅哥,为什么当初会看上江源。”

    施韵愣了一下,她低下头,忧伤地说道:“那又有什么办法?我喜欢的人又不在乎我,我就不能找一个在乎我的人吗?而且江源他对我是真的很好。”

    “那你现在怎么想的?”孙艺嘉都被她弄糊涂了。

    施韵抬起头,又笑了起来:“哪有什么想的?对比之下,还是江源好!哎,你都不知道,今天中午,他还给我夹菜了,怕我够不着,傻傻的,但很可爱……”

    女人的心思,还是难猜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