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34章 前方真香预警

    哄落落吃药,这可是一个技术活!

    杨言回到家后,便马上煮了一壶开水,彭医生开的小儿感冒冲剂没有太多特别之处,跟大人喝的差不多,褐黄色的颗粒用开水化开,上面还漂浮着一圈白白的泡沫很快就消失了。

    “嗯,甜的!”杨言自己先尝了一点,很快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了甜味,杨言就稍微有点自信了。不然,如果是那种特别苦的中药,杨言自己都不愿意喝,更别说落落。

    “阿嚏……”开水冲的药还很烫,杨言拿勺子搅拌的时候,身后婴儿床里的落落又打了一个喷嚏,小家伙打喷嚏的声音不是很响亮,短促微弱,要不是杨言没在做别的事情,可能都没有发现。

    但很快,感到难受的小家伙带着哭腔地发出“嗯嗯”的声音,焦急地找起了不知道去哪儿了的爸爸。

    “爸爸在这!”杨言连忙丢下勺子,两只手在身上擦了擦,去将她抱了起来。

    感冒消耗了落落不少精力,被爸爸抱起来后,她精神有点发蔫地将小脑袋依靠在爸爸的怀里,原先灵动好奇的大眼睛,现在也只是泪汪汪的,微微耷拉着小眼皮,难过又疲倦。

    “没关系,很快就会好了的,不过是一点小感冒嘛!”杨言心疼地伸手抚了抚落落的额头,小家伙的刘海都有点潮湿,可能是浸了汗水,杨言怕她再度着凉,回来都没有给她脱掉外套。

    落落还在流鼻涕,瞧她有点微红的、娇小可爱的小鼻子,下面淌着两条清亮的痕迹,杨言就明白她难受在哪里了!

    还好,彭医生有教过他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

    杨言在茶几上单手拧开盖子,抽出来一张湿纸巾,湿纸巾对折,然后用自己的手指头撑着。他也不是跟擦桌子一样直接在落落的小鼻子下面擦鼻涕,杨言只是用手指压着纸巾轻轻地按在小家伙的鼻涕上,抬起、换干净的另一角,慢慢将鼻涕吸附掉。

    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会太伤肤,如果用纸巾或者湿巾直接擦的话,没几次落落娇嫩的肌肤就要被擦红伤到毛细血管了!

    当然,也不是说湿巾就一定很好,彭医生的建议是刚开始可以用湿巾,如果擦太多次,落落那么脆弱的皮肤还是会受不了,该红还会红,最好还是用柔软亲肤的纯棉小方巾来给她擦拭,而且这么冷的天气,先用温水泡一下,拧干后再用效果会更好。

    但现在杨言还来不及给落落找一面纯棉的小方巾,所以暂用湿巾也无大碍。

    擦掉鼻涕,落落果然感觉舒服了一些,她没有再难受得“哼哼”叫,反而她在爸爸的怀里有点犯困,迷迷糊糊地想要睡觉了!

    “先喝药,喝完药我们再睡觉觉!”杨言连忙抱着落落坐到了餐桌旁边,他伸手摸一下瓷碗,然后在用小勺子舀一点在自己的皮肤上试试温度。

    冬天东西凉得比较快,刚才热腾腾的药现在也凉了下来。

    杨言将落落的小脑袋托在自己的左臂臂弯,然后右手拿小勺子舀了一小勺冲剂,想要喂给落落吃。

    然而,他忘记了,落落还不懂得这种吃东西的方式,小姑娘呆萌地眨着大眼睛看爸爸,要么是嘴巴闭得紧紧的,要么是杨言好不容易哄她张开一点小嘴巴,倾斜小勺子后,药液却从她的嘴角流淌了下来。

    “哎!”杨言刚才没给落落系上吃东西时候用的围兜,现在为了不要弄脏落落的衣服,他连忙伸手,用自己的衣服给落落擦掉。

    不过,爸爸的手忙脚乱似乎让落落看得很开心,她仰着小脑袋,大眼睛笑弯弯的,冲爸爸“嘻嘻”地笑起来。

    别觉得落落是在恶作剧,她压根不懂这些呢!

    杨言都被小家伙阳光的笑容给感染了,他笑着伸手去揉揉小家伙的头发,说道:“好好好,爸爸知道你是爱笑开朗的好宝宝,快点吃药,快快好起来吧!”

    用小勺子喂落落吃药的这个办法还是不管用,后面落落甚至都觉得这个小勺子有点烦人,她伸出小手推了推爸爸的大手,好像在表示:不想吃啦!

    “这样可不行,不喝药不容易好的,爸爸可不愿意看你受罪。”杨言头疼了起来。

    没一会儿,杨言忽然灵机一动,他将落落放回婴儿床上,麻利地跑去拿一个刚才他烧水后烫干净、准备给落落冲奶粉喝的奶瓶,之前装在碗里的感冒药被他倒进了奶瓶里。

    “好了,这样你该愿意吃了吧?”杨言一边拧上奶嘴,一边兴致勃勃地走向落落。

    果然,被爸爸再次抱出来的落落,很快张开了小嘴巴,她两个小手都抱住奶瓶,好像怕爸爸拿走一样。

    咦,味道好像有点不对?

    落落没有皱眉头,而是圆溜溜的大眼睛忽然亮起来她尝到了甜味,小姑娘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杨言看到落落这模样,脑海里浮现出了两个字:真香!

    可不是吗?

    她喝得太专注了,如此爱不释手,好像那是什么山珍海味,杨言看着都想尝一口。

    药不是很多,落落很快就喝完了,但小家伙还意犹未尽地吸着奶嘴,好像还有一样,杨言哄了一会儿,才勉强从她手里抢回了奶瓶。

    “再喝一点水吧,喝完就睡觉,让药效发挥,等会儿睡醒了,爸爸再给你准备‘晚饭’。”杨言笑着跟“咦咦”叫抗议中的小家伙说道。

    他一只手抱着落落,一只手拧开奶瓶,然后他在餐桌上搁下奶瓶,拿起已经放凉了许多的水壶,往奶瓶里倒了小半瓶白开水。

    落落依靠在爸爸的怀里,但小脑袋侧向奶瓶那边,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爸爸给她倒水。

    好不容易,充当独臂大侠的杨言一只手摆弄好这个装白开水的奶瓶,在落落望眼欲穿的眼神中,给她拿了过来。

    小家伙跟刚才那样,两只手抱着,大口大口地喝。

    杨言还在看落落喝完没有,忽然,落落自己停了下来,反应慢了半拍的小姑娘终于感觉到了她现在喝的,淡淡的,根本没有刚才那么好喝……

    “唔……”落落两个小手往外一推,不愿意喝了。

    但刚才她已经喝了不少,杨言都满意了,他笑着收起奶瓶,柔声哄道:“好吧,我们不喝了,乖,睡一觉,待会醒来可能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