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37章 我哪来的男朋友?

    刷完牙后洗了把脸的杨言精神很好,似乎已经从今晚吃不香、坐不稳的难受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要知道,他今晚虽然做了味道不错的番茄牛腩,但杨言自己吃得都不是滋味。

    不过,回去卧室睡觉前,杨言还是要为后半夜的给落落喂奶做一些准备。

    比如清洗干净落落的奶瓶、奶嘴,用开水烫一遍消毒好。

    再比如在煮水壶里装满一壶自来水,因为夏瑜家的煮水壶是比较高级的,杨言设定好开始煮水的时间……

    每晚落落起来的时间都差不多,杨言都已经算好了,按照这个时间来煮水,等他起来,就不用苦苦等待开水凉下来,只要麻利地给小家伙喂完奶就可以回去继续睡觉了!

    等杨言忙完这些,再次回到卧室,他也不急着睡到床上,今天落落感冒了,虽然吃了一次药后有了一点好转,但杨言担心小家伙睡觉的时候发烧,所以他睡之前,还是凑过去,伸手去摸摸落落的额头。

    情况正常,小家伙睡得很香甜,她薄如蝉翼一般的眼皮盖住了那双可爱的大眼睛,小脸蛋、小鼻子、小嘴巴,不仅是皮肤白皙娇嫩,水灵灵的,轮廓更是越长越好看,跟两个多月前的那个红通通的小肉团相比,现在的落落是越来越有女孩子那种楚楚可怜、温婉娇柔的感觉了!

    当然,感冒还是对落落产生一定的影响的,杨言在一边都能听得到落落呼吸中传来“嘶嘶”的杂音,显然她的小鼻子还有点堵。

    “快点好起来!”杨言轻轻地摸了摸落落的头发,在心里暗暗为小姑娘祝福。

    终于,杨言坐回了他的床上,躺下的时候,他随手拿起了手机,瞄一眼准备放下。

    “咦?”杨言疑惑地停下了放下手机的动作,重新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有短信?

    杨言意识到了什么,他原本平静下来的心有点慌乱地跳了起来。

    其实还是没有死心,还是抱着一点残余的希望罢了……

    杨言犹豫一下,按确认键,然后*号键解锁了手机。

    果然,短信是夏瑜发来了。

    “男朋友?我哪来的男朋友?”如果这个时代的短信能发表情包,夏瑜肯定会发一个黑人问号在后头。

    看到这条短信,杨言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他的心更是猛烈地跳动起来。

    不是,不是男朋友!

    虽然杨言确实在此之前都还不敢冒出追求夏瑜的念头,内心还有点自卑的他可能担心自己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对如此善良、优秀的夏瑜的亵渎!

    但他的心中还是不知不觉地有了一颗种子在生根发芽,或许杨言是想再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争取能配得上夏瑜之后,再做一点点尝试……

    他内心是有那么一点点渴望的啊!

    他不希望唯一的那一点点希望被今晚出现的那个男人摧毁……

    而且,杨言压根不喜欢贺嘉伟,就算他不说自己是夏瑜的男朋友,杨言都觉得这人不好,当然,具体不好在哪,杨言也说不出来,因为当时他的脑子有点发懵,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东西。

    等等!

    夏瑜说她没有男朋友,那就是说贺嘉伟是在撒谎?他上楼去拿了什么?他该不会是小偷吧?自己怎么没有看住他?

    杨言又是自责、又是担心地准备发短信问夏瑜,但他看到刚才那条短信后面,夏瑜还发了一条短信!

    “等等,我知道了,你是说贺嘉伟吧?这人很烦的,老是自以为是。别理他,放心住我家。他以为他是谁啊,能干涉我的事情?现在没空跟你聊,这事情说来话长,回去再跟你说是咋回事!”夏瑜的短信,字里行间都写满了匆忙,就好像中学生躲着老师在玩手机,当然,夏瑜现在在集训,估计也是在睡觉前才拿出来手机看一下。

    从夏瑜的短信里,杨言已经知道,自己不用担心贺嘉伟是小偷,不过,他还是有点疑惑,似乎贺嘉伟自称是夏瑜的男朋友这件事上,还另有隐情?

    但杨言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短信去追问夏瑜,怕打扰她的休息。

    既然夏瑜说回来再细说,那就等她回来吧,而且,杨言想到夏瑜在上条短信里说的说自己哪来的男朋友,他心情又灿烂了起来。

    关灯睡觉,杨言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出了贺嘉伟那成功人士的模样,还有他那看向自己略微有些不屑的眼神。

    “杨言,不要再说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这样的话了,自怨自艾也不会有人予以同情,想要把握命运的主动权,你就要先让自己变强起来!”杨言在心潮澎湃的思忖中,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

    夜深人静,下半夜那犹如银盘一般的月亮来到了天空的另一边,也将它清冷浅淡的光芒从房间的窗户里折射了进来,与另一边不夜的江边灯影交相呼应。

    在落落的婴儿床旁,一道淡淡的、肉眼不见的光芒也在幽幽地漫散出来,一如既往地落落的身上聚集,好像落落是一块天然的吸铁石一样。光芒犹如一层薄薄的皮肤衣,穿过她厚厚的小被子,覆盖在正睡得很香甜的小姑娘身上。

    有点像皮肤会呼吸,越来越多的光芒被落落的身体吸入,而落落睡梦中呼吸的那“嘶嘶”的声响,不知不觉也是渐渐减弱,直到没有了异响。

    似乎也是因为感冒,流淌至落落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浓厚,比起以往还要多……

    “嗯……”眼皮紧闭着的小姑娘浅浅的眉毛皱了皱,接着,她似乎有点难受地扭了扭小身子。

    但这都是无意识状态,落落还没有醒来。

    冥冥之间,似乎有些感应,也同样睡着觉的杨言翻了个身,手臂搭在床边,搭在了旁边的婴儿床护栏上。

    这时候,好像太阳表面的耀斑一样,一缕光芒漫散而出,幽幽地附到了杨言的身上。

    虽然不多,跟落落身上浓厚的光芒比起来,也仅仅是九牛一毛,但逸散出了一些,落落小脸蛋上微微有些难受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夜,又静悄悄的,只留下客厅的时钟嘀嗒嘀嗒的微弱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