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1章 夏瑜归来

    十二月的羊城可算是彻底进入了冬季的节奏!

    新闻里寒潮南下,又是一场萧瑟的夜雨,早上起来房子外面冷得好像人的骨头都要冻成冰块一样。电视新闻里,羊城城郊的高山上,据说还下了点雪,犹如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般的雾凇挂满了山上的老树,晶莹剔透的,甚是好看!

    杨言很想去看一看这在南国相当难见的奇景,但没有办法,他觉得落落怕冷,更担心她会着凉、又一次感冒,别说去爬山了,他最近都很少出门,除非是买菜或者晚上很短暂的散步。

    不过,虽然杨言没有出门,他组建外包团队的前期进展得很顺利!

    因为他有一帮好兄弟!

    方禾旭嘴上瞧不起杨言做外包团队的工作,但他还是在去实习之前,抽出一点时间,带着江源,帮杨言招募到了五个成绩不错、为人可靠的队友。

    当然,杨言也没有在家里闲着,他在忙于照顾落落之余,还抽出时间将团队的整体框架写了出来,然后他根据自己在谢师姐公司工作的那些经历,针对不同类型的外包项目,分别整理出了一套知识库,里面包含了编码规范、测试规范、开发工具等内容!

    当然,整个团队的知识库,甚至未来的工作中针对不同案例采用的标准化工具都会在一次次项目中慢慢地积累和完善,但杨言现在写的这些东西,对于刚刚被招进来的萌新同学们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价值的经验宝库!

    深在象牙塔的萌新同学们对流水化的程序员工作还不是很了解,杨言只需要拿他整理出来的经验材料,让他们自己去学习和琢磨,也就省去了杨言一个个培训的麻烦!

    ……

    暂且不说杨言工作方面的事情,今天有件值得他高兴的事去贵省培训了一个月的夏瑜终于回来了!

    不过,夏瑜可没有提前跟杨言说,她悄悄地回来后,忽然出现在了君悦香槟府,给了杨言一个“惊喜”!

    “不错!我出差了一个月,你还是尽到了责任,把我干女儿照顾得,怎么说?”夏瑜将落落从婴儿床抱起来,亲昵地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也跟杨言拽起了文,“白白胖胖的!”

    杨言忍不住哈哈一笑:“什么叫白白胖胖的?又不是养猪。我们家落落现在是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好看得跟小仙女儿似的!”

    “反正就是又长大了一点,你看我抱着,都觉得重了许多!”夏瑜嘴硬着,不承认自己语文差。

    夏瑜是来了个突袭,看看杨言有没有好好地照顾落落,不过,她一个月没出现,落落都有点忘记她的样子了!

    毕竟是没奶可以喝的干妈,落落被夏瑜抱起来后,就两个手按在夏瑜的胸前,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她那双呆萌可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是困惑地看着夏瑜的脸。

    看起来有点熟悉,但小家伙有限的脑容量还是不太够用,她看了一会儿,还是张开小嘴巴,小脑袋转过去,着急地找爸爸。

    “呀呀!”落落眼边白皙娇嫩的肌肤都有些泛红,小姑娘带着点哭腔叫着,向旁边正跟夏瑜说笑的杨言伸出了她的小手。

    “干嘛了?你都忘记我了?我是你干妈啊!”夏瑜有些受伤地看着杨言将落落抱过去哄,小姑娘委屈地窝在爸爸的怀里,不过她还是有点好奇,偷偷地拿小眼神瞄向了夏瑜,夏瑜只能自嘲地摇了摇头,“看来嫣然说的没错,我是真得被晒黑了,连落落都不认得我了!”

    霍嫣然是夏瑜的闺蜜,也是今天去机场接她回来的人。

    杨言安慰她:“哪有,你这不叫黑,你这是健康的肤色!落落可能是一时没想起来,我来帮你跟她说说。”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杨言温柔的劝说起了作用,也或许是落落自己认出了夏瑜,记起了夏瑜以前对她的好,小姑娘终于犹犹豫豫地张开了她的两个小手。

    “嘻嘻!”夏瑜抱住了落落,也感受到她两个小手有些依赖地抱着自己的脖子,夏瑜很是满意地自己笑了起来。

    “你在贵省培训得怎么样?是培训完了,你就可以调到市局的刑侦支队吗?”杨言给夏瑜倒了一杯水,关心地问道。

    提起这个,夏瑜就有点郁闷了,她摇了摇头,跟杨言说道:“还不行,刑侦支队没有那么容易进,我现在只能说是经过培训的预备人员,以后有什么大案子,人手不够的时候才会把我抽调进去。”

    “所以你现在还是要回到沙坪街道派出所?”杨言给出了判断。

    “对,不过我以后不用再去做那些调解纠纷的工作了,我可以跟着一些老民警去抓人!”夏瑜跟杨言耸了耸肩膀,说道,“也只能这样,慢慢来,等刑侦支队招人,我再去试试。”

    杨言笑着鼓励她:“没关系,夏瑜,只要朝一个方向继续努力,我相信你一定会实现你的梦想的!孟子不是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等等、等等!”还没等杨言说完,夏瑜便眼睛一亮,激动地叫道,“这个我知道,以前背过!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劳……”

    杨言看夏瑜有点卡壳了,便小声地陪她一起念:“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夏瑜念到后面,都有些神采飞扬,好像她好不容易赶上了杨言的步伐一样。

    “所以我是要被降大任的人!”夏瑜壮志踌躇地握着拳头说道。

    “没错,天底下还有那么多坏人等你去抓啊!”杨言本来是想跟她解释一下这段话,讲点心灵鸡汤的,但现在他看着夏瑜高兴的样子,也便莞尔一笑,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夏瑜回来,杨言其实最想跟她聊的,是那个憋了半个月的问题。

    不过,杨言有点不知道如何切入那个话题。

    下午落落玩累了去睡觉后,倒是夏瑜自己想了起来,她在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将杨言刚才削给她、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上面,然后翻着自己的包包拿出手机,纤长的手指划拉划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照片。

    还是一群人的集体照,她两个手指放大后,拿给杨言看,说道:“对了!那天来的,是不是这个家伙?贺嘉伟。”

    这应该是一张新闻照片,好像有一群领导在视察什么,然后杨言也认了出来,夏瑜指的那个夹着公文包站在后面的,就是贺嘉伟!

    虽然照片上的那个人笑得很谦逊,在诸位领导的身后也显得很低调没有存在感,但他戴着银框眼镜的样子,杨言怎么可能会忘记?

    “对,是他。夏瑜,为什么他说他是你的男朋友?”杨言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哼,因为他想得美啊!”夏瑜收起手机,哼了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