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2章 夏瑜背后的故事

    夏瑜也不卖关子,她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跟杨言坦荡地说道:“他是我父亲的秘书,之前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我父亲说介绍他给我认识,要我们两个处一处,其实也是因为,贺嘉伟是他老领导的儿子……”

    似乎这个关系有点混乱,杨言脑海里先画个图理一理,贺嘉伟是夏瑜父亲的老领导的儿子,同时又是夏瑜父亲的秘书……

    杨言一边整理,一边有些忐忑地看着夏瑜,问道:“夏瑜,你的父亲,就是我们荷城市的夏向阳副市长吗?”

    “嗯……”夏瑜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这个房子很贵,我的父亲是当官的,怎么买得起是吧?”

    杨言不想否认也不想承认,只是看着夏瑜那双明亮的眼眸中浮现出来的一丝难过的神色,他忍不住劝道:“夏瑜,你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不,我想说。”夏瑜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无奈和苦涩,但她很快坚定了下来,善睐的明眸注视着杨言,跟杨言刚认识她那时候那样干练果断,“杨言,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我也把你当成了好哥们,跟你说也无妨!”

    虽然不是很喜欢好哥们、好朋友这样的“待遇”,杨言还是愿意给夏瑜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我的父亲,他以前是一名军人,所以我记忆中的童年是在部队里度过的。”夏瑜跟杨言说道,“后来我父亲退伍转业,到了地方公安局,我也觉得他很厉害,抓了很多坏人,破了很多案子,我记得有年春节,他加班,我在他办公室玩,有个群众还给他送锦旗了!”

    说到这,夏瑜笑了笑,美目熠熠生辉地看着杨言:“当时看到我爸爸那么受人欢迎和爱戴,我就觉得警察这个职业很崇高,然后从小就树立下了我一定要当像我爸爸一样的、能抓很多坏人的警察的人生目标!”

    杨言感觉得到,夏瑜此刻心情很好,也很怀念那段时光。

    但很快,夏瑜话锋一转,有点忧伤地说道:“后来,他升官去了荷城后,一切都变了!我那时候跟我妈妈在羊城上高中,反正就是觉得他应酬渐渐多了起来,别说平时了,逢年过节都看不到他,然后我和妈妈去荷城看他,都觉得他整个人变得好陌生,就成了那种很官僚、嘴上都带着虚伪的笑容的那种人,杨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言连忙点头,安慰道:“夏瑜,我明白,毕竟官场是一个大染缸,而且人都是会变的,有些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那你呢?假如是你,为了钱、为了权利,你也会变吗?”夏瑜调转矛头,问道。

    杨言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但谁又说得清未来?

    夏瑜好像不是想从杨言这边得到答案,她只是抒发着内心的郁闷,这会儿又无奈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就是觉得,男人有权或者有钱后就变了!以前我父亲刚从部队出来的时候,是不收礼的,现在呢?我都亲眼看见过他收别人的烟酒。”

    “还有这个房子!”夏瑜伤心地指着那奢华的装饰,说道,“这是我念警校时候他买的,说是给我以后在羊城扎根,但这房子是我们家那个经济水平能买得起的吗?我妈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现在还退休了。我都不敢去问他,这房子多少钱、哪来的钱买的,因为我怕我问了他,我会忍不住去检举他!”

    当然,夏瑜也只是说说气话,她做不出那么绝情的事来。

    杨言想了想,推测道:“夏瑜,之前你说你小舅给你买了车当高中毕业礼物,那有没有这种可能,是这套房子实际上是你小舅给你买的?”

    杨言当然知道不太可能,毕竟和一套房子比起来,二三十万的车实在是太廉价了!只是,杨言看到夏瑜伤心,他心里也不好受,想帮她往好的方向去想。

    “不可能。”夏瑜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小舅是在老家,京城那边做生意,但他也只是开店卖电脑的,哪有这么多钱买这个房子?”

    杨言知道夏瑜的判断可能没有错,毕竟她知道的信息一定是最多的。所以杨言轻轻叹息:“夏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宁愿在外面自己租房子住吗?”

    夏瑜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没错,这个房子,我可是一天都没有住过。”

    她想到了杨言和落落还住在这,又连忙摆了摆手,笑道:“不过你们住在这里没关系,我觉得嘛,那个不是说什么民脂民膏吗?让你们用起来,我反而觉得负罪感小了许多!”

    “你的意思是,这个房子,是你父亲取之于民,然后你就打算用之于民,对吧?”杨言笑了起来。

    “对,对,就这个意思!”夏瑜点了点头,她冲杨言竖起大拇指,说道,“我就佩服你说话的方式,不愧是南粤大学的高材生,引经据典,一套一套的!”

    杨言连忙摆手,笑道:“可别佩服我,我哪里叫引经据典?只是瞎用一通,还是歪理邪说,可能老师听了会气死的。”

    “而且其实你这个想法还是不对,因为虽然是你让我住是为我好,但毕竟我是你的朋友,多少还有点……不好。”杨言跟夏瑜说道,他没有把“假公济私”的这个词说出来。

    夏瑜有些困惑地看着杨言,好一会儿她才明白过来,皱着秀眉,说道:“好像你说的有点道理啊!”

    “夏瑜,没关系,我现在已经跟同学一起做一个外包团队,接一些项目来做,所以经济来源上没有问题了,我也找个房子,搬出去住吧!”杨言拍了拍胸膛,跟夏瑜同仇敌忾。

    夏瑜听着很高兴,不过她又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不行,落落才刚刚好起来,你一搬出去,她又哭了怎么办?而且现在天气那么冷,搬来搬去太折腾了,等明年春天吧!你就住在这里,没关系,谁也赶不走你!”

    杨言挠了挠头,说道:“不是,没有人赶我走,我只是觉得应该跟你站在同一边。”

    夏瑜笑了起来,说道:“那你就听我的安排,等落落长大一些,等天气暖和起来,再搬吧!”

    杨言也明白夏瑜是在为他和落落考虑,只好点了点头。

    “对了,那个贺嘉伟,你可别说他是我的男朋友了!”夏瑜哆嗦一下,说道,“听着就感觉浑身鸡皮疙瘩,这个人总是心事重重的,整天想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喜欢!”

    “那他为什么说他是你的……”杨言不解地问道,后面那个词,夏瑜瞪了他一眼,杨言便咽了回去。

    “主要是当初我爸说的时候,我说我不愿意,然后我父母他们就说,贺嘉伟的家世怎么样怎么样显赫,然后贺嘉伟又怎么样怎么样好!反正只要我拒绝,他们就跟我唠叨,烦都烦死了!”夏瑜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索性我就闭嘴了,没说接受,也没说不接受,反正我不理他们,他们爱咋地咋地!”

    “后来我不是在羊城读书吗?贺嘉伟他来过几次,我除了第一次跟他见过面,然后彻底讨厌上这个人以外,后面都是躲着他的!”夏瑜想起了什么,连忙跟杨言说道,“对了,下次你如果看到他,他要是问起来,你就跟他说我不在羊城,到外地出差了……嗯,我们会有跨省追捕逃犯的行动。”

    杨言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问道:“既然你不喜欢,为什么不跟他摊开来说?”

    “我说了呀!我说我不喜欢他,然后这个姓贺的脸皮特别厚,你知道吗?他说什么政治联姻都是这样的,感情基础可以慢慢培养……”夏瑜无奈地跟杨言摊了摊手,说道,“你能想象,这是他说的话,还不是我爸说的吗?没办法,我只能躲着他。”

    “不过也没关系,他父亲,也就是我爸的那个老领导去年去世了,然后他也差不多要被提拔到基层任职,等他不做我父亲的秘书,少一点麻烦了,我再跟我爸摊牌!”夏瑜站起来,一边走向厕所,一边回头跟杨言嘿嘿一笑,胸有陈竹地说道,“反正姑奶奶不愿意嫁,谁也拦不住我!”

    瞧夏瑜傲娇的样子,杨言莫名地有些心跳加速。

    糟糕,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