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6章 好心的小偷

    钱包不见了?什么时候丢的?哪里丢的?

    杨言皱着眉头,努力地往前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首先可以排除的是在的士上丢的,因为他来挂号时候给过钱。是预防保健科外面的走廊上?自己坐着的时候不小心从裤兜里掉下来了?

    又或者是在楼上,自己去找彭医生时候弄丢的?

    杨言刚刚准备转身去找钱包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个人拉了拉他的胳膊,他转头一看,是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看他年轻的面容,杨言觉得有点眼熟杨言的记忆力很好的,只是医院里他见过太多的路人,一时间还想不起来。

    不过,这个肤色黝黑的男子要做什么?

    “大哥,你,你的钱包掉了,刚……刚刚掉在了地上!”拉着他胳膊的男子抄着一口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跟杨言说道,说的时候,他的眼神躲躲闪闪的。

    杨言倒没有留意,他毕竟不是当警察的,看到钱包,杨言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惊喜,他高兴地接过钱包,连声感谢:“是我的,谢谢你啊,朋友!帮我捡到了钱包。”

    男子挠了挠头,他看了看杨言怀里的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哥,你数数吧,看钱有没有少。”

    杨言没有带很多现金的习惯,所以在钱包里也只是几百块钱,他只是打开看一眼,便笑着摇头,跟对方说道:“没少,真的谢谢你,哎,这世间还是好人多啊!”

    男子的脸上微微露出了羞愧的神色,不过,得益于他黝黑的肤色,脸再红也是很难被看得出来。

    杨言这时候才仔细看对方的样子,从朴素的穿着、粗糙的皮肤看,这个年轻人有点像农民工,杨言越发觉得过意不去,便诚恳地说道:“朋友,你喝什么?饮料还是咖啡?我请你吧!也是顺便谢谢你!”

    “不用,不用!”男子连忙摆起了手来。

    “不用什么?”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澈干净的声音,穿着警服的夏瑜有些疑惑地从门口走了过来。

    夏瑜知道今天落落要打疫苗,正好她在附近有点公务,就顺路过来看一看。

    夏瑜还想给杨言打给电话,问问他在哪,没想到,她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缴费窗口前面的杨言。

    杨言没留意肤色黝黑的男子一下子紧张起来的表情,他笑着跟夏瑜说道:“是这样的,这位朋友刚才捡到我的钱包,然后还给了我。我都以为找不见了,没想到还是遇到了好人!”

    夏瑜可是学过犯罪心理学的人,她一眼就看出了那个男子表情上很明显的不对劲,她顿时起了疑心。

    只见夏瑜微微皱起眉头地凝视着男子,问道:“你是在哪里捡到的钱包?”

    杨言愣了一下,他看了看夏瑜反常的表现,顿时也搭上了这根被钱包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断的弦他终于意识到确实有点不对劲……

    “那,那,我是在这地上捡的!”男子慌张地指了指大厅的地板,吞吞吐吐地说道。

    “地上捡的?”夏瑜看着男子那紧张得大冬天额头冒冷汗的样子,心里的怀疑更深了几分,她决定诈一下对方,“可是我朋友不是刚才丢的钱包,他已经找了好久了!”

    杨言仔细地端详着年轻男子的脸。

    只见他越发紧张了,终于,他忍不住,哭丧着脸,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刚才捡的,我是说捡到有一会儿了,终于等到他回来这边。”

    “那你怎么知道是他的钱包?”夏瑜追问道。

    “他可能是看了我里面的身份证吧?”杨言却忽然开口说道,他冲夏瑜使了个眼色。

    “对,对,我看到身份证了,然后就认了出来。”看上去不太会撒谎的男子连忙顺坡下驴,说道。

    夏瑜焦急地瞪了杨言一眼,她觉得自己都快破案了,怎么杨言忽然掺和一脚?

    杨言笑了笑,先手轻轻一按,示意夏瑜不要着急,他转头,跟年轻男子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很感谢你把我的钱包送回来,今天我是想给孩子接种疫苗的,正准备缴费。”

    “不,不耽误孩子的看病就好,对,对不起……”年轻男子都低下了头,不敢跟夏瑜对视。

    杨言简单地说了两句,便让那个年轻男子离开了,夏瑜闷不吭声地站在杨言的身后,一脸的纠结,但她没有阻拦,直到杨言给落落办好手续,她都气鼓鼓地站在那里,想要等杨言一个解释。

    “他应该是在我上电梯时候,偷了我的钱包。”杨言和夏瑜走到预防保健科的走廊,接着等候叫号,这时候,杨言才轻声地跟夏瑜说道,“我记得之前见过他的。”

    “你知道他是小偷,那你还对他那么客气?”夏瑜没好气地说道。

    夏瑜当然知道杨言为什么放走了那个皮肤黝黑的年轻男子,而且她其实持有的观点跟杨言差不多,不然她也不可能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那个男子离开。只不过,夏瑜背负着警察的身份,她的职责,还有她的理想在告诉她,这样的妇人之仁是不可以的……所以她的内心一直在挣扎。

    “因为他完全可以偷了我的钱包就远走高飞的,但他没有,他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他担心落落没钱治病,就把钱包给我送了回来……”杨言隔着针织小帽,轻轻地抚摸着在他怀里有些犯困了的落落的小脑袋,跟夏瑜说道。

    小姑娘到了睡下午觉的时间点,显然她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有精神地四处张望了,她静静偎依地在爸爸温暖的怀抱里,跟小猫咪蜷缩在让它很有安全感的纸盒子里一样,爸爸大手轻轻地罩着她的小脑袋,落落便舒服地枕着爸爸的胸膛,渐渐睡了起来。

    “这说明他本质不坏,只是不小心走上了歪路。我想给他一次改邪归正的机会,如果你当时抓了他,他可能就会很绝望,觉得他的善念是错误的,如果钻了牛角尖,这人很容易就走向另一个极端。”杨言跟夏瑜解释道。

    “可是,我们警察将小偷抓进去,也不仅仅是为了惩罚他啊!”夏瑜说道,“我们也是在教育这些做了错事的人,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过自新。如果你今天放过了他,他明天还来偷别人的钱包怎么办?你总不能指望他下一次偷了钱包,还将别人的钱包还回去吧?”

    杨言愣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顿时,他也沉默了下来,这个问题,似乎有点无解。

    不过,杨言和夏瑜的讨论也只能告一段落,因为落落要打的这个进口疫苗是不用排队的,很快,有护士出来,叫了杨言手里的排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