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7章 打完针才反应过来要哭

    落落要接种疫苗了,虽然不是自己打针,跟在杨言身后的夏瑜自己却紧张了起来,她进去后,看见医生拿着针管,灯光下,长长的针尖闪烁着银光,更何况,医生还滋出了一些带空气的药液。

    “这么长的针!他们怎么给落落用这么长的针?”夏瑜伸手拉了拉杨言胳膊上的衣服,小声问道,“落落才这么小啊!”

    杨言虽然不懂医理,但他好歹也是带落落来接种过疫苗的,有经验的他回头跟夏瑜笑了笑,示意她放心:“没事,这是很正常的针,而且又不是完全扎进去。”

    负责接种疫苗的是一位中年女医生,她抬头看了看杨言和夏瑜,隔着口罩出声问道:“要不要换妈妈来抱孩子?一会儿要抱紧了,而且爸爸要帮忙将孩子的手抓稳。”

    “啊?”夏瑜发现医生说的是自己,顿时慌了起来。

    她还压根没有留意医生话里那称呼的问题,害怕打针的夏瑜现在脑袋有点发懵。

    倒是杨言好心地帮忙解释起来:“不是,医生,她不是孩子的妈妈?”

    说完这话,杨言发觉,自己有点越描越黑的趋势,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古怪了,没办法,杨言只好放弃解释,跟医生笑了笑,尴尬地说道:“我抱着孩子就行了。”

    尽管八卦的魂火在燃烧,但医生也不好多问,她拿起棉签,跟杨言示意道:“把孩子的外套脱一下,要把左边胳膊都露出来。”

    天气很冷,不过预防保健科很贴心地在接种疫苗的房间里提供了暖气,杨言也便放心地给落落脱掉外套,并且从里面贴身的长袖小衣服里,轻轻地将落落的小胳膊抽出来。

    还好,杨言有了一次的经验,这次他来之前,给落落穿的是比较柔软、宽松的衣服。

    不过,这动静还是有点大,刚刚睡着的落落,迷迷糊糊地抬起小眼皮,隔着长长的睫毛看看爸爸。或许是爸爸熟悉的面庞和温暖的感觉让她觉得还是很安心,小姑娘又迷迷糊糊地靠在爸爸的怀里,任由摆布地接着睡觉。

    不哭不闹的落落给了医生很不错的印象,她一边用棉签给落落的小胳膊擦上酒精,一边夸奖道:“你的女儿还是很乖的。”

    “是啊!”杨言有点骄傲地笑了,瞧他的笑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被夸奖了。

    夏瑜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她担心地伸出手,两个手合成一个屏障,挡在了落落的小脸蛋和医生的中间,害怕落落看到那寒光四射的针会被吓到。

    专业给小朋友打预防针的中年女医生有着很熟练的动作,她只是轻轻捏起落落的小胳膊,然后都还没等杨言反应过来,她手上的针头就已经扎进了落落的小胳膊。

    这下子,落落还是有了感觉!

    小姑娘再次迷迷糊糊地抬起小脑袋,想要往自己的胳膊那里望过去,但夏瑜的手遮住了她的视线。

    快、准、稳!

    中年女医生稳稳地将针筒里的疫苗推完,然后都不等落落因为疼而紧张,她已经很利索地抽出针头,换一个棉签按在上面。

    “爸爸拿着这个!”她跟杨言笑道,碰到一个“配合”的孩子,她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谁也不想要麻烦。

    然而,这时候,从睡意中渐渐醒来的落落才意识到不对劲,她从干妈夏瑜松开的手后,看到了自己露在外面的小胳膊,还有那吓人的“酸酸麻麻疼疼”的感觉!

    哪里是蚊子咬?这可是被大怪兽咬了呀!

    渐渐的,委屈的情绪在落落的小脸蛋上酝酿起来,她抬起小脑袋看爸爸的时候,杨言看到,小姑娘的小嘴巴都使劲地瘪了起来,下嘴唇嘟得长长的,快可以挂上酱油瓶子了!眼泪珠子更是晶莹剔透地在她的大眼睛里打起了滚儿……

    这模样,这股委屈的劲儿,杨言看着都觉得是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辜负小情人的事情,心里愧疚坏了!

    “落落不哭,没关系,已经好了!”杨言心疼地将小姑娘拥在怀中,除了拿着棉签的大手,他另一只手还小心翼翼地搂住落落瘦小的肩膀。

    “哇……”在爸爸的怀里,落落终于哭了起来,嘹亮的哭音在诊室里回荡,吓得后面过来的一个小男孩也慌张地回头抱着他妈妈的腿,哇哇大哭。

    “不好意思。”夏瑜满怀歉意地跟对方点了点头。

    医生却很淡定,她笑着跟杨言说道:“没关系,已经很乖了!不在打针之前、中间哭就好,最怕就是她翻滚挣扎,这样很难打针的。”

    杨言知道,他早就有过这样的经验,不过,有经验是一回事,每次落落疼得哭起来,杨言都很心疼,就好像针扎在落落的身上,疼在他的心上一样。

    “不哭,落落很乖的,不哭了,好不好?你看,都没有流血,好好的呢!”杨言一边哄着落落,一边轻轻地松开棉签,看没有什么问题后,便丢掉了它。

    不得不说,落落是真的很乖,哭了没两分钟,她便没有继续嚎啕大哭,而是渐渐云消雨歇,只是吧嗒吧嗒地掉着断断续续的眼泪,在爸爸的怀里轻轻地啜泣。

    可能也确实是不疼了。

    落落乖乖地让旁边的夏瑜干妈用小方巾擦掉脸蛋上眼泪,她含着一层泪花,用她大大的眼睛委屈地看着爸爸,似乎想要爸爸的安慰,也似乎在无声地控诉:“落落那么乖,怎么还给落落打针?好疼呀……”

    杨言低头亲了亲落落温热的小额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脸亲昵地贴了贴落落的小脑袋,给她最直接的爱的表达!

    这样做还是很有效的,女孩子很多时候要的就只是一个怀抱。

    落落很快都不哭了,很听话地让爸爸将小袖子给她穿回去,然后她又迫不及待地偎依在爸爸的怀里,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在旁边很关心地打量着她的夏瑜。

    我的爸爸呢!不是你的爸爸……

    落落感到很幸福。

    ……

    接种完疫苗,还要留在医院观察半个小时。

    杨言拿出包里的奶瓶,让夏瑜帮忙去倒一点白开水,网上说孩子打完疫苗后,要多喝水,及时地补充水分。

    不过,让杨言没想到的是,他抱着落落,和夏瑜一同穿过大厅的时候,之前那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正迷茫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你怎么又回来了?”夏瑜和杨言对视一眼,似乎很有默契地达成了共识,穿着警服的夏瑜走上前去,皱着眉头问道。

    让杨言和夏瑜都没想到的是,那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看到他们,不但没有吓到,反而有些惊喜,好像专门站在那等他们一样!

    只见他好像在给自己打气一样,轻轻地捏了捏拳头在身前,终于,他鼓起勇气,吞吞吐吐地跟夏瑜说道:“我,我……我不想当小偷……”

    虽然他是在跟夏瑜说话,不过,他躲躲闪闪的眼神还是求助地看向了杨言,因为他还是打心里害怕着穿警服的夏瑜。

    “啊?”夏瑜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忽然说这话,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怎么接话。

    “对不起,大哥,刚才,刚才是我偷了你的钱包……”年轻人支支吾吾地跟杨言坦白起来,他这回不敢和杨言直视,眼眶开始有些泛红了。

    杨言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们这边的动静还是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他琢磨一下,说道:“夏瑜,还有小兄弟,你……你怎么称呼来着?”

    “我叫巩建房……”

    “那我叫你小巩吧,我们都来这边安静一点的地方说话。”杨言说道。

    他们来到了一楼水房外面,夏瑜帮杨言给落落的奶瓶里打了一点白开水,热水和凉白开混在一块,摸起来只是温温的感觉,这样落落在这大冷天喝起来也舒服。

    小姑娘被爸爸抱着,她两个小手捧着奶瓶,一边喝着水,一边眨着还有点泪光、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怯生生地看了看那个陌生的人,当然,在爸爸的怀里,落落还是安全感满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