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8章 爸爸吹口仙气就好了!

    杨言看落落在乖乖地喝水后,才转头跟还在那忐忑不安的巩建房说道:“小巩,这位是夏警官,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她说。我相信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你也要相信我,相信夏警官,因为只要你想,没有人能阻拦你做一个好人!”

    “可是,可是我的身份证被他们,被他们拿了,也没有钱。”巩建房吞吞吐吐地说道,“他们说,说我今天不偷到东西就不给我饭吃。”

    巩建房的话,有些让杨言摸不着头脑,但夏瑜倒是听明白了,她蹙起眉头,问道:“你说的他们,是强迫你去偷东西的人吗?”

    “对,我和,我和大春哥来羊城打工的,后来,后来大春哥说打工没有钱,就带我来这里,他们说要身份证……”

    从巩建房语无伦次的描述中,杨言和夏瑜大概弄明白了故事的来龙去脉。

    巩建房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小伙,但他不只是面相年轻,而是真的很小,他今年才十七岁!不过巩建房小学都没读完,以前一直在家里老老实实地种地,后来他们村里那位全名叫徐春的大春哥在外面闯出了名堂,给钱在家里翻盖了新房子。

    今年夏天,眼红的巩建房老妈就拎了几个老母鸡,上门拜访,最后让巩建房能够跟大春哥一块出来打工!

    可是,谁知道,大春哥不是出来打工,靠勤劳赚钱的……

    巩建房于是就稀里糊涂地加入了盗窃团伙,前几个月,他就一直在跟老师傅学夹钱包等偷术。可是巩建房很笨,怎么学都学不会,要不是大春哥是一个小头目,饭量还很大的巩建房早就被打断手脚清理出去了。

    今天是巩建房第一次出来偷东西,然后他居然很巧合地第一次成功下手,就是偷了当时注意力都在女儿身上的杨言。

    “很多被抓进去的,也都交代说他们是第一次偷东西!”夏瑜不是很愿意相信巩建房这段话。

    “是真的,真的是第一次,然后刚才,刚才你抓到我,那个看着我的人就跑了!”巩建房涨红了脸说道。

    “夏瑜,这其实没关系,重要的是他现在想要改邪归正。”杨言连忙跟夏瑜说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小巩他可以提供信息给你,这样你们就可以把那帮经常在医院这些地方偷东西的人一网打尽啊!”

    夏瑜冷静了下来,她当然明白杨言的意思,刚才听巩建房说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她不可能会放过这些丧心病狂地想要偷病人救命钱的混蛋!

    “小巩,既然你想要摆脱这些人的控制,那么你就要配合我们把他们抓起来。我不知道你和这个组织有多大的牵扯,也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犯过事,但你要争取立功,争取将功补过!这样你才有机会改过自新,你明白吗?”夏瑜认真了下来,她就跟其他老刑警一样,半真诚、半恐吓地先在巩建房面前树立起自己的威信以及让他认为警察才是他的救命稻草。

    “我明白!”巩建房连忙点头。

    不过,巩建房又吞吞吐吐地说道:“但是,但是夏警官,你能不能也放过大春哥啊?他对我真的很好,不让他们打我。”

    “这个我不能保证,你先跟我回派出所,我们再视情况和你的那位大春哥沟通,如果他也积极配合,在抓捕行动中有建功的表现,那么后面法官会酌情予以罪情的减免!”夏瑜说道。

    她严肃的模样,落在杨言的眼中,竟然是那么“帅气”,那逻辑清晰的表述、游刃有余的表现,更是令人着迷!

    不过,夏瑜可不是要在杨言面前做秀的,她觉得自己手上抓到的,很有可能是一个大案子,浑身热血沸腾的她,匆匆地告别了杨言,带着巩建房往派出所赶去。

    今天,夏警官要加班了!

    ……

    落落打完疫苗后,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只是打针位置好像被蚊子叮了一样,微微有点发红,但医生告诉杨言这是正常的表现,所以杨言等过了半个小时,便拎着医生开的碘伏,带小家伙回家。

    虽然如此,在网上查过疫苗是什么的杨言还是不敢怠慢,一整晚都在小心翼翼地观察落落的状况。

    “来,落落,咱们量一下体温,待会爸爸给你洗澡,洗香香再睡觉啊!”杨言拿过来体温计,笑着轻轻地拉开了落落的衣领,将体温计插在她的腋窝处。

    落落低头看看,然后有些茫然地看着爸爸,似乎在问:“爸爸,这是什么?”

    杨言已经养成了自动脑补和唠叨的习惯,只见他笑吟吟地解释道:“要量体温,因为下午爸爸带你去接种疫苗,要提防着你发烧呢!”

    显然,这样的解释也没用,落落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被爸爸抱坐在那,小脸蛋上挂着一副“爸爸在说什么”的呆萌表情。

    不过,不懂也没关系,小姑娘脑回路似乎很新奇,她觉得爸爸跟她的互动很有意思,只见她大大的眼睛忽然弯了起来,细长的睫毛微微地翘着,好像浓墨淡抹的竹影掩映着澄澈透明、水光潋滟的月牙泉!

    小姑娘看着爸爸莫名其妙就开心地笑起来。

    “哈哈哈,你这个小可爱!怎么就这么乖呢?”杨言也是被女儿的笑容逗得心花怒放,他亲昵地刮了刮小姑娘的小鼻子。

    不过,洗澡的时候,落落就发现了自己小胳膊的不舒服。

    小姑娘还是很喜欢洗澡的,似乎盆里暖暖的水给她很亲切的感觉,每次杨言给她洗澡,她都一直眯着笑眼,尽管很乖巧地任爸爸拉起小手,但这副享受的模样,让杨言觉得自己是在伺候着一个小皇帝一样!

    当然,小皇帝哪有这么可爱?

    今天,落落让爸爸洗着澡,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小胳膊上起了一个小红包,她便“嗯嗯”地叫着,一边拉着爸爸的手指头,有点焦急地抬起自己的小胳膊给爸爸看。

    虽然她还不知道怎么表达,但小姑娘似乎很聪明,知道找爸爸帮忙。

    “没事,不痛的,爸爸吹一口仙气,明天就好了!”杨言灵机一动,一只手拉起小姑娘的胳膊,另一只手托着落落的后背,以防她坐不稳摔倒在浴盆里,他凑过了脑袋,嘟着嘴,轻轻地吹了吹落落胳膊上的小红包。

    落落眨了眨大眼睛,似乎很新奇。

    杨言笑着抬起头来,准备抱她去擦干净身子穿衣服的时候,小姑娘又“嗯嗯”两声,焦急地向爸爸抬了抬她白白嫩嫩的小胳膊。

    杨言居然秒懂了,他笑道:“还要再吹吹啊?”

    他又低下头,给落落吹了口“仙气”。

    “嘻嘻!”小家伙这才满意地跟爸爸继续眉开眼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