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49章 夏瑜和霍嫣然

    这人一旦忙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商铺、街道都开始张灯结彩,不过,它们可不是为了庆祝什么中华的传统节日!一棵棵塑料做的洋杉树被运进来,被组装得高高的,然后一个个灯饰、装饰品被挂上去,只不过是为了迎合即将到来的圣诞购物潮!

    不要以为圣诞节在人们心目中就真的那么高大上,它只不过是人们约会、浪漫、浪费的借口,就好像平安夜是XX夜的借口一样,你要问他们平安夜代表着什么,还真没几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但只要有热闹,就有商机,各家店铺就趁机搞起了促销活动,装饰得洋里洋气的,吸引人们的眼球。

    今天下午,夏瑜就站在闺蜜的奢侈品专卖店里,陪她一起将金苹果、小糖果等饰品,挂上塑料圣诞树上。

    “你也真是大忙人哦!去贵省培训一个月就算了,回来半个月,约你出来吃饭,结果没有一次见得到人。”霍嫣然从圣诞树后面探出头来,埋怨着说道。

    用未来的一些网络用语,霍嫣然就是典型的一个网红脸美女,精致的瓜子脸,涂着鲜红口红的唇瓣,还有那身时尚的穿着打扮,走在街上,都让人有种端起相机给她拍几张大片的冲动。

    不过,在闺蜜面前,霍嫣然就不用端出清冷高傲的架子,她捏着涂了紫色星空美甲的手指,照样在人字梯上爬上爬下。

    当然,这也是因为她不放心夏瑜的审美,要自己亲力亲为,夏瑜反而成了站在一边打下手的。

    “那有什么办法?前段时间碰到一个大案子,一忙就是一个多星期,就是可惜,把那些小偷抓了,结果市里的刑警队就接手了过去。我们都审讯出有几个人背着人命案子了,又被他们摘了桃子!”夏瑜跟闺蜜吐槽了起来。

    “这么可恶的?”霍嫣然为闺蜜打抱不平起来,“你们办的案子,都能被别人接走?功劳还被抢了?这什么道理嘛?”

    “不是抢功劳,前期我们还是有功劳的,只是那些小偷,有些人是在外省犯了事,甚至还是通缉犯,所以比较严重,要刑警队去顺藤摸瓜地查,只是我觉得不甘心,我也想查下去啊!”夏瑜瘪了瘪嘴,说道。

    今天夏瑜又穿了裙子,毕竟是难得休假一天,她准备晚上和闺蜜去吃饭,闺蜜强烈要求她穿得像女人一点,没办法……夏瑜只能换掉她比较喜欢的便装,穿上闺蜜给她挑的裙子。

    “毛病……清闲的工作不爱做,一门心思想去刑警队,你也不看你去不去得了!”霍嫣然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爸爸当初能托关系把你安排到沙坪街道派出所,就算你以后真的去了刑警队,他不也一样把你调回去?”

    “凭什么啊?他的手还伸得到刑警队吗?”夏瑜气呼呼地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挺同意他这个做法的,你一个女孩子,去刑警队那个又累人、又危险的地方干什么?”霍嫣然伸出手,说道,“把那包拐杖糖递给我。”

    “这个你要挂在哪?好像没有线。”夏瑜递给她,才接着说道,“哎,我都说了好多遍了,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啊,就好像你喜欢好看的衣服、喜欢有很多很多色系的口红一样,我喜欢破案子、抓坏人,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说服不了你,算了。”霍嫣然摇了摇头,她没有接过那包糖果,而是伸手捏起一根拐杖糖,张开她猩红的嘴唇,轻轻地咬下手指没碰到的一小块,,“这包不挂的,我留给自己吃,你不吃?”

    “还有自己吃的啊?我当然也要,好久没吃过这种糖果了!”夏瑜去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喜滋滋地也抓了一个拐杖糖,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两人在店里忙了一会儿,布置好圣诞树后,霍嫣然便把店门给关了,拎着她的袖珍小包包,和夏瑜去吃晚饭,不过她们不是去吃西餐,霍嫣然知道有一家潮汕的牛肉火锅店不错,两个打扮时尚的大美人儿就兴致勃勃地杀向了火锅店。

    不过,同样是吃火锅,霍嫣然就比夏瑜淑女多了,她吃烫好的牛肉丸,是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剩下大半的牛肉丸晾在哪里,然后接着喝茶、跟夏瑜聊天。

    “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霍嫣然轻轻地放下茶杯,跟夏瑜问道。

    “很好啊,越长越可爱了!”夏瑜吃得嘴巴鼓囊囊的,还跟霍嫣然展眉一笑,她手上的动作也不停,烫了一滤勺的肥牛,她给霍嫣然的碗里夹了一块,剩下的一股脑倒到自己的碗里。

    没办法,谁让霍嫣然吃得少?多给她一块,她还吃不完,剩在那里浪费。

    “你还跟之前那样,经常去看她啊?”霍嫣然都不看肉,笑着跟夏瑜问道。

    “嗯,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对了,之前没跟你说,她现在住我父母的那套房子里,因为她前段时间哭得很厉害,杨言被房东赶出来,没找到地方住,不过现在都已经好了,平时都很少哭,笑得都不知道有多可爱!哎,我给你看看照片吧!”夏瑜一边说着,一边兴致勃勃地搁下筷子,掏出手机要给霍嫣然看。

    “等等,你说杨言,就是那个收养了小女孩的大学生?你让他住在你家?”霍嫣然眼睛都瞪圆了,惊讶地看着夏瑜。她还第一次知道这消息,之前夏瑜不知道为啥,不好意思告诉她。

    “对啊!不过是我父母的那套房子,我不住,用来做好事还是可以的啊!”夏瑜理所当然地说道。

    霍嫣然摸了摸下巴,一脸八卦地打量着夏瑜,虽然火锅的蒸汽腾腾,看不出正在埋头吃得很欢快的夏瑜有什么异样,但霍嫣然的第六感告诉她:这里有问题!

    “我问你,夏瑜,这个杨言,他人怎么样?帅吗?”霍嫣然积极了起来,更加不想吃东西了,笑嘻嘻地问道。

    “不是问落落吗?怎么忽然问起了杨言?”夏瑜抬起头,皱着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