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56章 我们家落落乖着呢

    带落落回家,杨言还是有些忐忑的,不过,他也没有打算一直瞒着家人,所以暂且不说心理上的难关,现在摆在杨言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回家。

    在粤省范围内,荷城可以说是距离羊城比较远的,别说还没有高铁覆盖,动车都没有,杨言以前放假回家,都是乘坐长途大巴。

    但很显然,带着才六七个月大的落落去乘坐春运期间一堵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大巴车是不现实的,杨言也舍不得这么折腾女儿。

    除了大巴车,杨言还有飞机和普通专列的选择!

    可是,虽然飞机速度快,落落还这么小,杨言也不放心带她去坐飞机。

    所以,最终,杨言还是订了火车上的软卧车票。

    六个多小时的车程,软卧是很不划算的,可谁让杨言现在挣到钱了呢?虽然各种开支摊开下来,剩下的也不过是几万块钱,可是杨言的手头已经比起三个月前宽裕了许多!

    以前身上只有八九千块钱的时候,他都愿意一口气给落落买好几千块钱的过冬衣服,现在他自然是更加不愿意委屈落落,直接这辆列车上“最高档”的软卧席位走起!

    ……

    “坐火车咯,坐火车了!”

    挤在春运的人潮中,杨言也跟其他外来务工人员一样,抱着孩子拖着行李,唯一的区别只是他没有跟其他人一样面对那长长的队伍,哭丧着脸连声叹气。

    杨言还是很乐观的,他一点也不着急,一边跟着队伍慢慢往前挪,一边笑吟吟地跟他怀里的落落小声地嘀咕。

    尽管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而且人潮涌动的陌生环境容易让人感到紧张,可是,杨言朝气十足的笑容,积极阳光的态度,好像也感染到了小家伙,杨小落童鞋被爸爸用背带绑在胸前,也是有点小兴奋,她扭着灵活的小脑袋,好奇地望着身边经过的人们,仿佛这乱糟糟的场面,是一场颇为有趣的新鲜体验一样!

    “你好,先生,二号车厢是下了扶梯后往前走。”检票的时候,羊城火车站一位看上去还挺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看到杨言是一个人带孩子,便主动地提醒他。

    “谢谢!”杨言笑着跟对方点了点头。

    或许是听到了爸爸说话的声音,刚才还在迷茫地左顾右盼的落落,这时候也下意识地抬起小脑袋,她两个小手轻轻地按在爸爸的身前,圆圆的大眼睛看着爸爸眨了眨。

    杨言刚好低下头,一边将车票收回兜里,一边伸手去拉行李箱的拉杆,他看到落落注视他的目光,便冲小家伙眯眯一笑。

    落落没想到爸爸这时候会看自己,但看到爸爸和蔼可亲的笑容后,落落愣了一下,旋即很开心地咧开小嘴巴,跟爸爸也“嘻嘻”地笑了起来。

    落落这两个月长齐了下面两颗小门牙,所以她咧开小嘴巴笑起来的时候,那两颗白嫩如玉的小门牙看起来尤为可爱!

    软卧车厢说高档,实际上也高档不到哪里去。相比起拥挤的硬卧,它可以说空间上稍微宽松一些,也有包厢门,增加了一定的私密性。可是它依然是一个车厢四个床铺的情况,而且还分了上下铺!

    “我们是第六车厢的这个,下铺!”杨言跟落落嘀嘀咕咕地走到了自己的车厢,一进门就看见了自己的床铺,因为那是唯一空着的。

    春运期间的列车就别想一人独占一个车厢的这种好事了,车厢里其他床铺上都坐满了人,杨言的上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刚刚坐在床沿塞着耳机听歌,不过,看到杨言到来,而且还把背着的书包放在了下铺,他连忙收回自己的腿,跟杨言致以歉意的笑容。

    “你好!”杨言笑着,跟对方,以及跟车厢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

    有时候,你可以把火车的环境看成是社会的一个小缩影,有的人热情,有的人冷漠。

    像杨言打招呼,有的人会很热情地回应,比如杨言上铺的那个年轻小伙,也有人很平淡地、很警惕点点头,比如杨言对面那个下铺,一位同样带着孩子的母亲,也有人选择无视,比如对面上铺一个早早盖上被子假装睡觉的中年男子。

    当然,这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杨言已经忙了起来。

    他不能像以前那样,行李一丢,躺下就睡。只见杨言解下背带,让落落先半坐半躺在列车提供的被子中间,天气很冷,杨言把刚才裹在外面防风的小被子给落落盖上,小姑娘还不甘寂寞地抽出了自己一只小胳膊,有点恶作剧地冲爸爸笑着。

    接着,杨言将行李箱横放,塞到床铺下面,然后是书包,他要把背带叠好塞进书包,同时拿出落落的奶瓶,临时装奶粉的小袋子,还有一个大大的保温瓶。

    从市区中心赶来搭火车,一路上已经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杨言知道落落也饿了,所以他准备让她喝了牛奶,再哄她睡觉。

    杨言在中间的小桌子上忙活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身边好像有什么,转头一看,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正探过头,一边打量他冲奶粉的操作,一边好奇地偷偷看看杨言身边的落落。

    不过,这个看上去才五六岁的小男孩还是很羞涩的,他发现杨言看到他的小动作后,连忙缩回脑袋,钻回了他妈妈的被窝。

    一会儿,杨言便听到了那个嗓子有点天然沙哑的小男生和他妈妈的对话。

    “妈妈,那里有一个小妹妹!”

    “你怎么知道她是小妹妹?”

    “因为,因为她的帽子是红色的(其实是粉红色)。”

    “哦……”

    他妈妈似乎对这个话题不太感兴趣,伸手掖了掖被角,就不吭声了。

    但孩子到这个时候,是最爱说话的时候,没一会儿,那个小男孩又说话了:“妈妈,那个,那个小妹妹,她会哭吗?”

    “什么?”

    “那个小妹妹,她会哭吗?”小男孩很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别说话,睡觉。”他妈妈就没有那么耐心了。

    “可是,可是如果她哭的话,我就睡不着了。”小男孩的逻辑很清晰。

    “嘘,不许这么说话!”他妈妈虽然有点不耐烦,但她明显懂得杨言一个人带孩子搭火车回家的辛苦,害怕杨言听到了心里不舒服,连忙压低声音,警告道。

    杨言没有吭声,他假装没有听到,轻轻摇着奶瓶,转过身去,依然面带笑容地抱起落落,坐下来喂她喝奶。

    小姑娘也没有因为环境变化而焦虑不安,似乎因为爸爸就在身边,落落还很安心,两个手抱着她的奶瓶,甜甜地喝了起来。

    “我们家落落乖着呢!”杨言看着小姑娘恬静可爱的样子,有些骄傲地在心里嘀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