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58章 家人

    荷阳县是一个小城市,生活节奏远没有羊城那样匆忙、急促,甚至也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杨言家里就是一个三层的小楼房,带个小院子,和周围其他人家差不多,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只有各家各户院子里偶尔传出来的鸡鸣狗叫的声音,给人一种简单又幸福的感觉!

    在洒满温暖阳光的一楼大厅里,杨言抱着落落,坐在姐姐何晓诗,以及今天不用送两个外孙去上幼儿园的母亲陆秀丽面前,大致地将他收养落落的过程讲了出来。

    当然,有些敏感的细节杨言没有提及。

    “……情况就是这样,妈,姐,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将落落抚养长大!”杨言认真地说道。

    “哎,这个决定怎么能随便乱做?小言,你要考虑清楚啊!”何晓诗担忧地说道,“你还没结婚,一个人带着孩子,把自己耽误了怎么办?”

    碰到同样的问题,杨言已经很有心得了,他笑着安慰姐姐,不过显然无论杨言说他怎么不着急,这都很难说服何晓诗。在她看来,弟弟还是太年轻,太不懂事了!

    “妈,你也劝一下弟弟啊!”何晓诗有点着急地转头向陆秀丽求助。

    陆妈妈今年六十八岁了,身体还算硬朗,只是头发花白,原本红润的面庞这些年也添了好多皱纹。但陆妈妈当了一辈子的小学老师,不管何时她都依然会带着温和的笑容,让人的焦躁的心灵能变得平静。

    她没有回应女儿的请求,只是静静地看着杨言抱着落落时候的姿势,还有他讲述时候时不时看向怀里孩子的那疼爱怜惜的眼神。

    还用说什么吗?

    陆秀丽平静的目光仿佛已经看清楚了一切。

    “小言,让妈看看这个孩子。”陆秀丽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伸出了双臂。

    杨言连忙起身,想要将落落递到母亲的怀里。

    但他没有想到,刚才还精神奕奕地左顾右盼的落落,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会和很有孩子缘的母亲表现得很亲近。反而,在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要被别人抱离爸爸的怀抱时候,小姑娘一下子害怕了起来。

    落落刚刚被抱在奶奶的怀里,她就着急地转过了头,大眼睛急切地看向爸爸,“呜呜”地带着哭腔表达着自己的诉求。小姑娘还探着身子,长长地伸出了她的小胳膊,那焦急的小模样,好像要跟美人鱼那样向爸爸跳去。

    陆秀丽连忙抱稳了落落的小屁股,她还一边用右手托着落落倒过去的背脊,一边轻轻地安抚她。

    但没有用,落落在特别没有安全感的时候,就想要爸爸!

    眼瞧着她要真地哭出来了,杨言只好走回来,将小家伙抱了回去,他嘴里还轻柔地解释着:“没事啊,这是奶奶,落落,这是爸爸的妈妈,也是你的奶奶。”

    落落哪里能听懂?

    她还沉浸在失而复得中,委委屈屈地抓着爸爸的外套拉链,紧紧地依靠在爸爸的怀里,一边瘪着小嘴巴,一边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爸爸,似乎在表示:爸爸,你怎么可以不要落落了呢?

    这难过、委屈的模样,看得杨言都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丝愧疚。

    陆妈妈反而安慰杨言,她笑呵呵地说道:“没关系,小言,孩子还很怕生,慢慢来就好。”

    她暂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表达得很清楚,她还是愿意支持杨言这个善举的。

    为杨言感到着急的姐姐何晓诗此刻也沉默了下来,她毕竟除了是杨言的姐姐以外,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看到杨言哄孩子的那个温柔细心的劲头,她内心也被触动,只好轻轻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一些什么。

    虽然如此,等杨言哄得落落去睡觉后,陆妈妈还是把杨言叫了过去,避开了女儿,她先是温声细语地训斥了杨言这个先斩后奏的做法,以及表达了她对杨言这固执的思维的无奈,随后,她一边念叨着,一边抖抖索索地从衣柜深处,摸出了一个小铁盒。

    打开后,杨言看到里面居然有厚厚的一沓百元钞票,显然,这都是陆妈妈积攒下来的钱!

    不过,杨言不知道,陆妈妈因为自己有退休工资,但大部分时候需要帮补一下女儿过得紧巴巴的家庭,她这个小铁盒,是自己专门为杨言这个小儿子留存的一点私房钱。

    老人家有自己的考虑,她知道,虽然杨言很受哥哥姐姐的疼爱,但毕竟是杨言是收养的,谁也不知道她百年之后,这些孩子的家产分配上会不会出现矛盾……

    在荷阳县这个小地方,如果真要争夺家产,杨言是没有一点优势的!所以,她先给杨言攒了一部分钱,准备在未来某个时候偷偷交给杨言。

    现在,陆妈妈就是担心杨言又要读书,又要抚养孩子,囊中羞涩,她就避开了何晓诗,要将这几万块钱偷偷地塞给杨言。

    “妈!您这是做什么?这些钱您留着,我有钱。”杨言怎么会要?他连忙给母亲塞了回去,又是感动,又是哭笑不得地说道。

    “现在你还要照顾孩子……”陆妈妈还是要塞过来。

    “妈,您听我说,我现在确实有钱了。”杨言只好让母亲先不要塞来塞去,他给老人家,简单地讲述一下自己前几个月做的工作。

    “……这个外包团队的工作,就好像是我开了一个公司,邀请了几个师弟过来帮忙,我们一起给其他企业干活,对,也像承包一个工地一样。”杨言尽量用母亲能听得懂语言,他笑道,“这几个月下来,我已经挣了大约五万块钱呢!够我和落落的开销了,而且相信未来我们还会做得更好。”

    说到这,杨言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笑着说道:“妈,今年我还想孝敬孝敬您,这卡的密码是您的生日,您就收下,多买一点东西吃,保重好身体……”

    卡里的钱不多,只是一万块,杨言毕竟还要留出一部分现金流供团队未来几个月的周转,这点钱只能暂时表达一下心意。

    陆妈妈当然不愿意收,最后杨言劝了好久,她才勉强地收下,当然,老人家也是很欣慰,觉得杨言长大了,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杨言带着感慨、感动的心情离开了母亲的房间,他回到三楼,去看落落的睡觉情况。小家伙最近越来越活泼了,这是好事,但也有一定的弊端,比如她开始爱踢被子起来,杨言得多看几眼。

    刚刚掖好落落的小被子,杨言听到身后房门轻轻地敲了敲,一张熟悉的圆脸出现在了门口。

    戴着袖套的何晓诗捂着棉袄的外衣兜,跟杨言嘘了嘘,示意他低调,然后她掩上门,一边往外掏着一卷钱,一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