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62章 背锅的浩浩童鞋

    夕阳的余晖在天边消失,天地间被夜的青黑笼罩的时候,落落又如同往常一样,看到了那个呆在角落里打瞌睡的燕颔虎须、膀大腰圆的黑大汉。

    当然,落落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虽然一开始落落确实是被他凶巴巴的样子吓得哇哇大哭,近半个月都处在惊魂不定的状态,但是黑大汉确实没有想要对落落做什么他还很努力地想要哄好落落,只是他豹头环眼一瞪,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起到反作用……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落落渐渐地意识到黑大汉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她觉得自家爸爸很可靠,可以保护到她后,小姑娘才终于不哭了,也没有再理会那个老是跟着她的黑大个。

    但今天,落落不知道,这半年没有啥声响的黑大汉变得不一样了!

    黑大汉也恰时醒来,看到落落看到他,等了半天的他顿时喜出望外,只见他络腮大胡抖了抖,大嘴张开笑了笑,当然,他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形象有点丑……笑得甚至让人觉得有点狰狞,是会吓坏孩子的!

    “哈哈哈……”黑大汉兴冲冲地从角落里站起来,大笑着走向落落,“小妮子,咳咳,不是,小导游,可算是可以跟你说话了,我张老黑都……”

    还没等他絮絮叨叨地介绍自己,头一回听到他开口说话的落落已经被他吓了一跳。且不说落落听爸爸讲话都是稀里糊涂的,黑大汉那瓮声瓮气、还带点北方口音的话,落落更是听不懂,也不敢听……

    被吓坏了的小姑娘只能“呜呜”地大哭起来,急急忙忙地寻求爸爸的保护。

    这不,杨言匆匆过来,落落便缩在爸爸的怀里,委屈巴巴地瘪着小嘴巴,有时惊恐,又是埋怨,就好像告状一样,可怜兮兮地指了指那个黑大汉给爸爸看。

    以前懵懵懂懂的,落落没法向爸爸描述自己的恐惧来源,但现在,落落可不同往常了!

    “不是啊!小导游,俺是好人啊!”傻眼了的黑大汉看到了这一幕,心里有点崩溃,甚至还想泪流满面,“怎么下来度个假都这么折腾我张老黑啊!”

    虽然知道自己不会被杨言看到,但黑大汉见到落落要指向自己,他灵机一动,一个闪身,魁梧奇特的身材居然如此灵巧,如兔起鹘落,他便躲到了一个小男孩的身后。

    ……

    杨言还以为落落是摔倒了,痛得哭声嘹亮,他慌忙跑了回来,拖鞋都被他撇在了门外。

    “她怎么了?”杨言看到女儿只是坐在沙发上哭,而且还很着急地向他伸着手,不像是受伤的样子,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弯腰将落落抱起来,向何管彤问道,“小彤,落落怎么了?”

    以杨言对女儿的了解,落落这么乖巧,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地哭啊!

    “我知道,小叔我跟你说……”何管彤兴奋了起来,告状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王子浩挠了挠头,站在一边,倒是“始作俑者”王子瀚小朋友有点心虚,偷偷地挪动脚步,想要开溜。

    然而,这时候,刚刚在爸爸怀里得到一点安全感的落落,开始啜泣着抬起小手,她也要向爸爸求助了。

    落落的小手摇摇晃晃,最后隔空指向了王子浩……或者说指向浩浩哥哥的方向!

    然后小姑娘委屈巴巴地抬起小脑袋,用她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爸爸,想要爸爸帮她出头。

    于是,杨言和正在准备长篇大论地讲述自己知道的故事的何管彤都齐刷刷地看向了王子浩。

    “浩浩?”杨言将信将疑地皱起了眉头。

    王子浩一脸懵逼地站在那,他脑袋还没转过弯来。

    “不是浩浩,不是浩浩啦!”何管彤翻身,一只腿跪在沙发上,拉了拉杨言的肩膀,想要把小叔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她叽叽喳喳地说道,“刚才是瀚瀚,他可坏了,想要拿空的红包,换妹妹的红包!”

    “我没有,我,我是逗妹妹玩的!”王子瀚心虚了,小声辩解道。

    “就是你,你想骗妹妹的红包,才把妹妹弄哭了!”何管彤哼了一声,叫道。

    王子瀚不服气地指了指王子浩,说道:“但是,但是我又没有骗到妹妹的红包,我,我都没有弄哭妹妹,妹妹还,还指,指的是哥哥!”

    王子浩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背锅了,他挠了挠头,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也没有弄哭妹妹啊……我……我……”

    杨言看了看还在委屈巴巴地指着王子浩的落落,他觉得自己弄明白了什么。

    “哈哈,好了好了,落落,没关系,这是你的红包,拿好了,没有弄丢,咱们不哭啊!也不是什么大事。”杨言笑着弯下腰,将落落刚才哭的时候丢到沙发一边的小红包捡起来,塞到她的小手里,顺便拉下了她指着王子浩的小手。

    这时候,大哥何晓文跟姐夫王建军也丢下了鞭炮走过来,他们关心地站在门口探头问道:“怎么了?落落怎么哭了?”

    “没事,只是一点小误会……”杨言笑道。

    但旁边何管彤已经迫不及待地嚷嚷着,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王建军瞪起眼睛看向了王子瀚,王子瀚下意识地双手往后护住了自己的屁股,紧张地嚷嚷道:“才不是我弄哭的妹妹,妹妹指的是浩浩!”

    “不关我事啊!”王子浩委屈了。

    杨言笑着摇了摇头,他安慰地拍了拍王子浩的小脑袋,说道:“舅舅知道,你们俩是双胞胎,落落肯定是把你认成瀚瀚了!”

    原来是这回事啊!

    因为长得像,浩浩童鞋还差点背锅!

    何晓文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王建军虽然等会儿还是要收拾瀚瀚这个不让人省心的熊儿子,但他也是被这个误会给逗乐了。

    大人们以为他们弄明白了真相,笑得前俯后仰,也没有过多地去追究,可是在落落看来,她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还好,那个黑大汉的存在已经让落落非常熟悉了,而且后来他还见势不妙,偷偷溜走,暂时消失在了落落的眼前,小姑娘的惊吓才渐渐地平缓了下来。

    “怎么还难过?落落不怕,你的红包还在呢!”杨言不知道女儿的委屈从何而来,他只知道落落虽然不哭了,但还是嘟着小嘴巴,含着泪花坐在他的怀里,他笑着拿出落落的小红包,跟她摇了摇,哄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