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63章 护食的杨小落

    不会哄孩子,或者说不具备哄孩子的颜值的张老黑后来放弃了尝试,他沮丧无奈地再次躲进了小角落,避开和落落的接触,心里在滴血地盘算着自己一点点被消耗掉的假期。

    “早知道,就不第一个下来了?咋碰到了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女娃子?”张老黑委屈的叹息,在虚空中幽幽地传出了很远。

    ……

    当然,对于杨言来说,落落只是因为调皮作怪的瀚瀚而哭,小姑娘很快也安静了下来,除了还有一点后怕地偎依在爸爸的怀里,她就跟平时一样乖巧,晚饭的时候,不挑不拣地跟爸爸吃了一点米糊。

    这时候,王子瀚嘟着快可以挂酱油瓶子的嘴巴,不情不愿地挪了过来,他看着落落,支支吾吾地说道:“妹妹,对不起,我不应该要骗你的红包。”

    落落吃米糊,糊着半边小嘴巴,她还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王子瀚浩浩和瀚瀚这对双胞胎,确实有点难以分辨,落落都看得一呆一呆的。

    这又是哪一个呀?

    瞧着妹妹这萌萌的小模样,王子瀚刚才心里的那点闷气顿时不翼而飞,说完那段被勒令要做的道歉后,他挠了挠头,傻愣愣地站在那。

    “没关系,瀚瀚,落落会原谅你的,不过以后兄弟姐妹要相亲相爱哦!”杨言笑道。

    王子瀚不太愿意回到他那个死板又凶巴巴的老爸那里,只见他偎依在长椅上,无处安放的小爪子还搭在了杨言的大腿上,看着杨言拿小毛巾擦擦落落的小嘴巴。

    “舅舅,舅舅,妹妹她,她在吃什么啊?”王子瀚刚才那点小情绪早就抛到了脑后,他好奇地伸头看了看杨言手里那个小瓷碗,开口问道。

    “米糊啊,就是用米粉冲成的米糊。”杨言随口说道。

    落落窝在爸爸的怀里,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探过头来的哥哥,她莫名地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只见她两个小手伸出,环抱住了爸爸兜在自己身前的那只大手,以及大手里握着的小瓷碗。

    杨言看到了女儿的这个护食的小动作,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他收回刚刚拿小毛巾的手,轻轻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笑道:“放心,瀚瀚哥哥不会抢你好吃的。他吃不惯你这个米糊呢!”

    “我才不吃这个呢!我去放鞭炮了!”王子瀚有点心理阴影了,他害怕这被他老爸听到又打他屁股,连忙缩了缩脑袋,灰溜溜地逃开,跑去找王子浩玩了。

    ……

    杨言在家里只是多呆了两天,大年初三,他又带着落落,坐上晚班的火车回羊城。

    刚刚下火车,在人头攒动、拥挤不堪的车站出口,杨言一眼便看到了在外面等候的夏瑜。

    羊城冬末春初的朝阳依然明媚,人群中那个穿着杏黄色连帽长衣外套的女孩,在阳光的折射下,就好像迎霜傲立的腊梅,美得暖人心脾,又坚毅得好像不受寒冷的西北风的干扰,亭亭玉立,气质拔群。

    当然,更让杨言感到怦然心动的,还是夏瑜戴着的那顶带毛球的针织帽。它的颜色和款式比较简单,只是色调上和她脖子上缠着的那条杨言送的围巾比较搭,可是针织帽帽檐露出来的那半短、微卷的发梢,轻轻地贴附在夏瑜光洁姣好的脸蛋上,给人一种邻家女孩般清秀单纯的感觉!

    “你还是来了?不是跟你说,我自己能坐地铁回去吗?”杨言走到夏瑜的面前,低头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有些心疼地说道,“你上完夜班,就回去休息啊!”

    夏瑜这身杏黄色的外套下面,穿的还是她那身蓝色的警服衬衫,要不是规定上不允许在下班时间穿警服,她估计都是披着那身藏蓝色的警服大衣来的。

    “没事,都已经值了几天夜班,早就习惯了!”夏瑜跟杨言微微一笑,接着她也低下头,逗了逗杨言怀里的落落,“落落有没有想干妈啊?”

    落落跟干妈有好几天没见了,她睁着大大的眼睛,微微张着小嘴巴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马上,小家伙摇了摇小手,咧开小嘴巴高兴地笑了起来。

    “你来抱着落落。”杨言接下背带,将落落递给夏瑜,柔声说道,“我来开车吧!”

    “也行,我跟我干女儿好好叙叙旧!”夏瑜抱着落落,很是满意地看着小姑娘笑了起来。

    上过夜班,或者通宵上网的人都知道,刚下班还不是最困的时候,只有在大脑活跃程度降低,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人才会渐渐地感觉到那排山倒海般袭来的困倦感。

    杨言开着车,慢慢地驶在因为春节而变得有些空荡荡的羊城道路上,他通过后视镜,看了看跟落落坐在后面的夏瑜。

    当然,夏瑜不是抱着落落坐在后面,她是当警察的,知道这样不安全,所以她和杨言早就给落落买了一个婴儿安全座椅,即便落落才七个月大,她也依然可以安然地坐在里面。

    夏瑜坐在后座上,只是为了陪一陪小家伙,怕她一个人坐在后面会害怕。

    不过,杨言有看到,夏瑜没有刚才那样神采奕奕,她都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困了吗?困了你先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再叫你。”杨言说道。

    夏瑜伸了个懒腰,笑道:“不用。”

    和夏瑜在一块,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感觉还没过了多久,杨言便开车回到了君悦香槟府。

    “你吃早餐了吗?”杨言从后备厢拎出了行李,关心地跟抱着落落的夏瑜问道。

    “还没,回去再吃。”夏瑜说着话,忍不住抬起手,遮着嘴巴又打了个哈欠。那慵懒的眼神,有点像收敛起来爪牙的大猫咪,很难得,因为平时她目光炯炯的,就好像大老虎一样。

    “要不你一起上去,我从家里带了荷城最有特色的腌粉,等会儿弄好了,一起吃吧!”杨言和夏瑜说道,他的声音很柔和,似乎有点担心惊扰了夏瑜的睡意。

    不过,他哪里知道,对一个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能让她在昏昏欲睡中振奋起来的了!

    只见夏瑜的眼睛忽然刷得亮了起来,她有些惊喜地问道:“是那个腌粉吗?街头卖的那种?放点酸菜和花生,我以前去荷城,和我妈去逛街的时候吃过,很滑很爽口,特别好吃!但在羊城就找不到了……”

    杨言笑了起来,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有点骄傲地说道:“是啊,在羊城买不到这么正宗的腌粉,不过你放心,我这次带了一大袋干的腌粉过来,够吃好几次!”

    “那太好了!我都有两年没吃过了,好怀念!”夏瑜抱着落落,欢喜得眉色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