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64章 睡着了的夏瑜

    晒干的荷城腌粉,模样有点像意粉,长长的,像一根根编织竹篾用的竹皮,需要用水泡软,然后再煮熟。但杨言发现自己光顾着邀请夏瑜上来吃早餐,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泡软粉干要花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人家夏瑜就算在路上买两个包子吃,回到家睡觉还不用两个小时啊!

    还好,夏瑜不是很在意,她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让杨言继续:“不就两个多小时嘛!我又不困,想到有腌粉吃,我哪还提得起兴趣去吃别的早餐?”

    她还帮杨言给落落冲奶粉喝,在厨房外面的餐厅里逗着在婴儿床里坐着的落落玩。

    发现夏瑜对腌粉的兴趣很浓,杨言更是精神振奋,使起了浑身解数,想要做好这份早餐,不能让夏瑜失望!

    在等粉干泡软的时候,杨言没有闲着,他开始准备起了其他材料。

    酸菜是从老家带来的,杨言撕下几片后,洗干净,上砧板切成丝。

    还有花生米,冰箱里有一些杨言年前买的花生米,不过这生吃味道很一般,杨言热薄油,将花生米煎了一下,关火后,撒了点盐沫上去,再翻两翻,出锅备用。

    最最重要的还是到时候要淋上腌粉的酱料、泡好的花生油……

    杨言在厨房里,锅碗瓢勺的声音动静不大,但偶尔响起的哐啷声,也仿佛形成了一首悠缓温和的钢琴曲,令人听得心绪安宁,精神放松。

    不知道过了多久,稍微可以停下手里的活的杨言,笑着转过头,但他有些惊讶地看到,夏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椅子上睡着了!

    夏瑜是反身坐在椅子上的,可能是要看杨言在厨房里忙乎的身影,她抱着椅子的靠背,下巴轻轻地搁在了靠背的上方。

    不过,夏瑜家的家具都是比较豪华的,连椅子都包绒,夏瑜可能是抱着太舒服,精神上也是太疲倦了,不知不觉就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杨言洗干净手,走过来,他看到落落自己一个人在婴儿床里玩她的小玩具,小家伙倒也不在意夏瑜干妈丢下自己去睡觉,她自己嘟着小嘴巴,小手掌拍了拍毛茸茸的小羊,也不知道脑海里构思着什么样奇特的故事,竟然也是看着小羊咧开小嘴巴笑了起来。

    杨言没有打扰女儿的自娱自乐,他过来主要还是想让夏瑜先去床上,或者沙发上休息一下,睡在椅子上可不行,有摔倒的危险不说,这样睡着还很容易着凉。

    看着抱着椅子靠背睡觉,姿势有点特别的夏瑜,杨言总感觉心里的柔软被触动,很想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她抱起来,轻轻的,很温柔的,将她抱到床上,不打扰她甜甜的美梦。

    但杨言又担心唐突佳人,手掌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夏瑜的肩膀。

    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毕竟夏瑜只是普通的警察,不是经历过险境的军人,她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看了看杨言,带着一点鼻音,呢喃地问道:“有吃的了吗?”

    “还要等,要不你先去床上睡一下?”杨言关心地问道。

    “还要等啊?那我先躺一会儿,哈呼……”夏瑜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跟杨言灿烂一笑,说道,“哎,困死了,我打瞌睡打瞌睡,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夏瑜自己的动作是很麻利的,直接往客厅的沙发上翻身一倒,怀里抱着一个抱枕,脑袋靠着另一个抱枕就准备睡觉了,她显然是不打算到房间里睡的,心里的矛盾还未消除。

    不过她还有点不放心,刚刚躺下,又抬起头来,望了望杨言,提醒道:“待会做好腌粉,记得叫我起来吃!”

    杨言都还想说一些什么,但听到夏瑜这番话,他都有些哭笑不得了,没想到夏瑜对美食的执念有这么大!

    “放心吧!”杨言笑着跟夏瑜说了一声,然后走到卧室里,抱了一床新的羽绒被出来。

    这个被子还没有被盖过,杨言之前买来,是因为他担心住在江边冬天会很冷,就多买了一床,准备叠在原来的棉被上多盖一层被子。但没想到夏瑜家有暖气,杨言和落落都住得很舒服,所以最后它就没有派上用场。

    杨言从柜子里翻出被子,抱着出来的时候,夏瑜已经闭上眼睛,呼吸绵长地在睡觉了。杨言只好自己摊开被子,小心地给夏瑜盖上。

    羽绒被不像棉被那样厚重,轻软舒适,杨言给夏瑜盖上的时候,她都似乎没有感觉,只是鼻子皱了皱,翻个身子,很快眉毛舒展,继续沉沉地睡去。

    夏瑜睡得很恬静,跟她平时风风火火的样子判若两人,此刻的她,就好像没有依靠的浮萍,柔弱、憔悴,却有种坚强、倔强的俏美……

    杨言注视了一会儿,才轻轻叹息地挪开了脚步,回到饭厅。

    夏瑜的辛苦,他还是知道的,连续上了几天夜班,还很热情地帮老同志值班,让别人回家和家人团聚,熬了几天夜,能不困吗?

    杨言回到饭厅,却看到落落在转动着小脑袋,寻找他的踪迹。

    “咿呀!哈、哈呀!”落落看到爸爸后,很高兴地拍着婴儿床上垫着的小被子,努力地用一些她认识中的语气词来表达她的喜悦。

    现在落落也快到了学说话的时候,虽然还不懂得怎么发音,但她比起以前,更加喜欢开口,咿咿呀呀也照样说得很起劲。

    杨言看着小姑娘,不禁莞尔一笑,他自己脑补了一些语境,弯下腰,轻轻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柔声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干妈还是你的干妈。”

    落落压根不知道爸爸在说什么,她很喜欢爸爸跟她玩,所以,小姑娘抬起头,眉欢眼笑地看着爸爸,开心之下,她还向爸爸递过去她的一个小玩具。

    杨言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也或许是他心里有点话想找人倾诉,于是,他将落落抱起来,凑在她的耳边,很轻微、很轻微地说道:“还不行,你的干妈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可是爸爸还配不上她……”

    “但没关系!”杨言看了看正一脸懵懂地看着自己的落落,他微微一笑,还是很小声,但神采焕发出自信的光芒,说道,“爸爸正在努力,要赚很多小钱钱,要争取到她家人的认可,不能给你干妈带来麻烦,还能支持你干妈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你说是吧?”

    落落都听不懂爸爸说的话,更别说回应了,但她看到爸爸说完了,自己高兴地仰着小脑袋,冲爸爸“嘻嘻”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