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71章 夏瑜的真相大白

    “落落,落落,来,跟爸爸说,波啊爸,爸爸……”

    第二天早晨,周末不用值班的夏瑜过来,杨言便迫不及待地想要给她演示一下昨晚的发现。只见两个人围蹲在落落的“安全区”的箱子外,杨言柔声地跟落落呼唤着,嘴型也是很认真。

    不过,落落就没有昨天那么配合了,小姑娘正在玩一个会沙沙作响的小气锤,好一会儿,她才依依不舍地将注意力从自己手中的玩具那里,转移到了爸爸的脸上。

    小姑娘看着爸爸,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好像在疑惑,为什么爸爸和干妈都在围观自己。

    但想不明白的事情,落落才不会去想,她很干脆地冲爸爸咧开小嘴巴,露出了她甜甜的笑容。

    爸爸是在跟自己玩呢!落落很高兴。

    不过,杨言并不只是想要逗落落笑啊,兴冲冲地想着要在夏瑜面前表现、表现,结果遭遇了滑铁卢,气氛有点尴尬。

    杨言挠了挠头,跟夏瑜有点窘迫地解释道:“早上起来,可能落落还有点跟不上节奏。”

    夏瑜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甚至她看向杨言的目光都是柔和的,语气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只见她微微一笑,安抚杨言:“没关系,你再试试啊!”

    得到了夏瑜的鼓励,杨言便再次尝试。

    不过,落落没有说话的欲望,她反而被爸爸这段像顺口溜一样的“波啊爸”给逗乐了,小姑娘仰着小脑袋看爸爸,一边“咯咯”地发出一串风铃一般长长的悦耳的笑声,一边手上摇着“沙沙”响的小气锤,好像在手舞足蹈,乐得不可开交。

    更引人瞩目的是,她笑的时候,小嘴巴会露出下牙床上的两颗小门牙,在粉嘟嘟的小脸蛋映衬下,别提有多可爱了!

    用后世的话来说,别人是喝母乳或者奶粉长大的,而落落,她可是喝可爱多长大的!

    杨言甚至都有些被小姑娘打败了,他不但提不起埋怨的念头,还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哎呀,真的拿这宝贝闺女没有什么办法!也舍不得怪罪她啊!

    杨言只好看向夏瑜,她正抿嘴憋着笑,和她对视后,杨言也笑了起来,强行替落落解释一番:“落落今天好像没状态,但昨天,她真的有说爸爸,而且叫得还很响亮,真的,我没骗你!”

    夏瑜其实挺欣赏杨言这个认真劲的,她伸手进去,一边疼爱地抚摸着落落的小肩膀,一边转头看向杨言,用鼓励的语气说道:“好啦,我相信你,慢慢来,不要着急,我相信落落会越说越好的。”

    落落似乎玩腻了自己手上的小气锤,小身子往前一俯,两个肉肉的小手掌在垫子上撑着,膝盖一蹭一蹭地往前爬,就摸到了上次方婧玉来时候给她买的婴儿电子琴玩具前面。

    这当然不是真的电子琴,只不过它做成了迷你电子琴的模样,然后落落按在上面,还会根据按键的不同,播放出不同的音乐旋律。

    落落很喜欢这个玩具,不过她不会用手指来按,小姑娘是爬到电子琴玩具的跟前,抬起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掌,泰山压顶一般地拍了下去……

    “嘟嘟,嘟嘟,嘟嘟嘟……”音乐声从侧面的小喇叭上响了起来。

    “嘻嘻!”落落高兴地笑了一声,撅着小屁股,撇下爸爸和干妈,兴致勃勃地自己玩了起来。

    杨言和夏瑜还蹲在那边,他们看了一会儿,夏瑜才示意一下杨言,他们走到露台上说话。

    夏瑜两只胳膊交叉着压在露台的护栏上,江边的微风轻轻地吹拂起她短短的发梢,那倒映出来粼粼的阳光令她犹如水晶般纯粹干净的眼眸看起来也有些微微迷离。

    杨言依靠着护栏,跟夏瑜相反方向,但也是站在她的身边,他一边看着屋子内正自己玩着的落落,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夏瑜的侧脸,恍惚间,竟然有种看到孙燕姿在唱《逆光》的错觉……

    当然,杨言心中,夏瑜还是最美的,她那不用任何化妆品修饰,便能微微翘起的嘴角,总是能在杨言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象。

    夏瑜忽然开了口:“还记得你春节那时候,跟我说,让我去问问我父母这房子的事情吗?”

    杨言转过头,刚好看到夏瑜也在转头看他,他愣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想了很久,觉得你讲的很有道理。”夏瑜微微一笑。

    “你已经跟你的父亲谈过了?”杨言看到夏瑜表现出来的是以往谈到这事时候完全不一样的一种状态,他隐约知道了答案,惊喜地问道。

    “我不是跟我父亲谈的,我昨天晚上,跟妈妈通电话的时候,问了她一下。”夏瑜笑道。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好消息吧?”杨言笑着问道。

    夏瑜轻轻地点了点头,简单地跟杨言说起来:“没错,我才知道,原来在我还没懂事之前就去世了的外公,在京城有一个四合院。后来整条胡同都拆迁了,我妈和我小舅两个人分了很多钱。”

    夏瑜的母亲是大学教授,虽然现在已经内退了,但从夏瑜母亲接受的教育来看,她们家也是书香门第的家庭。

    “不过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我都没有记忆。当时,我小舅让我妈妈拿钱在京城买房子,说以后退休了,可以回去住……”夏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都不知道我们家在京城还有房子。因为每次去京城,我们都是直接在我小舅家住的,他们家地方比较大,而且收拾得很干净,我舅妈还特别会做饭。”

    杨言专注地听着,但他心中已经是摇头苦笑起来:之前只是知道夏瑜是官二代,没想到比起官二代,她这个拆二代更有分量啊!

    “后来我不是在羊城读警校,然后也打算留在羊城工作嘛?我不想去北方,不习惯那种一到冬天就天寒地冻的生活。我父亲当时就和我母亲商量,拿京城的两套老房子卖了,然后在羊城买了这一套房子。”夏瑜跟杨言继续说道。

    毕竟夏瑜是家里的独女,而且她的性格看上去也不像是要走官场这条路的人,夏父、夏母也是希望能早点帮夏瑜稳定下来。

    杨言听着,都有些感动了!

    “那你不用再伤心了,因为之前都只是误解,你也可以搬回来住了啊!”杨言高兴地跟夏瑜说道。

    别把杨言想得那么龌龊,他只是为夏瑜感到高兴,至于自己,他已经做好打算,现在天气暖了,他准备重新找一个房子(现在他的经济情况允许他租一个好房子了),然后和落落搬出去住。

    总是麻烦夏瑜,杨言真的心里过意不去。

    更何况,杨言真的很喜欢夏瑜,这样,他就更要做到独立自主,做到自身强大,做到能帮到夏瑜而不是老是依赖她的资助……不然,他都没有这个勇气去追夏瑜,他可不是一个愿意吃软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