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75章 搬家,夏瑜的用心

    三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天气很好,缠绵悱恻了好几天的春雨,在昨天终于停了,明媚的阳光在晴朗的天空中照耀下来,道路两旁的绿化树都仿佛披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泽。

    一辆红黑相间的Mini Cooper从高架桥上开过,缓慢而又轻快,如果离得近了,还能听得到车里面传来很有节奏、很有民族风味的歌声。

    “东边牧马、西边放羊,野辣辣的情歌就唱到了天亮……”

    这首歌不只是高音女声的高亢嘹亮,那极具节奏感的鼓点,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一起摇摆,像杨言身边坐在婴儿安全座椅里的落落,小姑娘就听得神采飞扬,两个小手用力地摇起来,小身子都顶着安全带扭了起来。

    “咯咯、嘎嘎…….”落落还在高兴地笑着,那悦耳的笑声,和着动感的音乐,在车厢里回荡。

    “想不到你也会喜欢这样的歌。”杨言笑着,跟前面开车的夏瑜说道。

    “没有,我以前在车里很少听歌,因为会分散注意力,不安全。”夏瑜解释道,“然后那天你不是说落落很喜欢这种民族风的歌曲吗?我就去找了一下,别人就推荐给了我这个,凤凰组合的CD。”

    夏瑜工作很忙,但杨言觉得她对落落的事情也真的很上心,心里隐隐有些感动。

    “这首歌很老了,我以前听过很多次。”杨言感慨地说道,“凤凰组合当时还没火的时候,我就跟我母亲一起看他们参加星光大道,一路走来。”

    “有新的歌啊!等等……”到了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夏瑜便兴致勃勃地调了调车里的CD播放器,很快,新的歌曲在喇叭里播放了出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还是很熟悉的民族风的节奏、乐器声,还是很熟悉的粗犷中带着柔情的女声,不过这首歌的歌词如此直白、简单,还是让杨言愣了愣,然后忍俊不禁地笑着摇起了头。

    虽然杨言觉得这首歌的歌词似乎有点太俗气了,甚至还比不上《月亮之上》,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也是一首很有节奏、很欢快的民族风的歌!

    这不,坐在一边的落落又听得心旌摇曳,她“嘻嘻”地笑着,两个小手,还有弱弱的小肉脚都开始舞动了起来。

    “这首歌好像是这两年才出的吧?老板说很受欢迎的。”夏瑜一边开车,一边和杨言说道。

    “落落挺喜欢的。”杨言笑道,“谢谢你,夏瑜,你还特地去给落落买了一个CD。”

    “哎,你跟我客气什么?落落喜欢就行,我还想等她长大后跳舞给我看呢!”夏瑜笑道。

    今天实际上夏瑜是过来帮杨言搬家的,杨言已经提前将所有要带过去新租的房子那里的东西打包好。当然,以夏瑜这辆小轿车是载不动那些货物的,他们请了搬家公司帮忙将东西送过去,而夏瑜只需要载着杨言和落落回去她住的荣富小区。

    荣富小区不能算是新小区,但在羊城这个古老又庞大的城市里,它的“历史”还不算悠久,至少小区的楼盘都是电梯房,不像一些老小区里,上八楼都要爬楼梯。

    小区占地面积很大,比君悦香槟府大很多,虽然楼房参差坐落,布局有点乱,但每栋楼下面都有很大的绿化面积,绿树成荫、安静祥和,也是很不错的住处。

    夏瑜住的是九楼,而她给杨言租下来的是楼下七楼的房子,这距离很近,即便不坐电梯,走楼梯串门都很方便。

    让搬家工人帮忙把带过来的东西搬进新屋后,剩下的拆封和整理,就由杨言和夏瑜来忙活了。

    “夏瑜,帮我搬一下这个茶几,正好打包的箱子不用丢,留下来可以给落落围一个安全的玩耍区域。”杨言思路很清晰,很快便已经理清楚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就好像他们一上来,杨言就先跟夏瑜将落落的婴儿床重新组装回来,让小姑娘能安全地呆在里面。

    现在落落就在婴儿床里翻腾着,一会儿,她高高地翘起脚丫子,手和脚丫子玩了起来,一会儿,她又自己翻过身子,爬在婴儿床上,小脑袋抬得高高的,好像对爸爸和干妈做的事情很好奇。

    “马上!”夏瑜搁下裁纸刀,跑过来帮忙。

    马上,两个人便弯着腰,抱着茶几,一边七嘴八舌地互相指挥,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茶几搬进去了届时会空下来的房间里。

    新房子肯定没有夏瑜家的豪宅那么舒服,就连沙发都小了一圈,客厅、饭厅也不大,如果留下茶几,落落玩耍的区域就更小了,所以杨言索性将它搬进了比较小的房间里,那个房间估计也是要当成杂物房来用的。

    “接下来呢?”夏瑜拍了拍手,跟杨言问道。

    “那两个写着衣的箱子,是落落的衣服,你帮我把它们拆开,把衣服拿出来吧!”杨言笑道,“我来弄其他的。”

    夏瑜想要帮忙,杨言就让夏瑜做一些比较简单、轻松的活。而其他需要整理收拾的大件物品,杨言当然是要将麻烦留给自己。

    “好!”夏瑜卷起袖子,埋头拆起了箱子。

    第一个箱子拆开,里面落落的小衣裳都已经被杨言叠得整整齐齐,夏瑜只需要将它们小心地抱出来。

    “放到哪个柜子?”夏瑜跟杨言询问完后,直接将落落的衣服放进了柜子里。

    不过,拆第二个箱子的时候,夏瑜还是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哎哟!”夏瑜忽然惊呼了一声,手缩了回来,右手捏着左手一个手指在胸前,轻轻地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杨言刚刚抱着一些调味料去厨房了,他慌忙跑出来,担心地问道。

    “没事,刚才手指割了一下。”夏瑜倒不是很在意,她将割到的左手无名指含在嘴里,想要嘬一下。

    “割到了还说没事?”杨言着急地伸出手,抓着夏瑜的左手,轻轻地拉过来。

    夏瑜倒也没有反抗,神思一晃,就被杨言把手给拉了过去,然后她傻乎乎地看着杨言捏着她还沾了一点口水的无名指端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