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76章 帮你贴个创可贴

    夏瑜还没跟别的男生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现在杨言担忧地站在她面前,不由分说地把她的手指给拉了过去,她都感觉自己有点大脑短路,不知道应该要做出什么反应。

    杨言捏着她的手指,刚才划了一道小口子的地方渗出了一点血丝。

    但夏瑜还是没有感觉,她呆呆地看着杨言低着的头。

    以前夏瑜都把关注点放在了落落的身上,没仔细看,现在她发现,杨言好像还挺帅的!

    不是那种时下流行的奶油小生般的俊美,也不是八十年代那种浓眉大眼、刚毅俊朗的帅,杨言属于国字脸,文质彬彬,又带着点书卷气的帅气!

    而且杨言有着像哥哥(颜值上当然跟哥哥没法比)一般的气质,即便是一个大男生,也一样温婉如玉,心态平和,让人越看越舒心,越看越耐看。

    “夏瑜,夏瑜?”杨言关切的询问声,最终还是让有些发呆的夏瑜回过了神。

    “什么?你说什么?”夏瑜反应有些迟钝地问道。

    杨言其实已经讲了两遍,看到夏瑜没反应才叫他的,现在只好再重复一遍:“我是说,我们去医院,送你去打一针破伤风吧!”

    “啊?打针?不要,干嘛要打针?”夏瑜一下子瞪起眼睛,她也慌忙缩回了手,抗拒地叫道。

    夏瑜从小就不喜欢打针,倒不是说到现在长那么大了还怕疼,她是打心里抵触着打针这个概念。

    “你割到手了啊!夏瑜,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小伤口,你那把裁纸刀都有点生锈了,割到手很危险的!”杨言耐心地劝说道。

    “哎呀,谁说是裁纸刀割的?”夏瑜笑了起来,她发现杨言误解了,“不是裁纸刀,是我抓这个箱子,想要把它没割开的那个部分撕开的时候,不小心给箱子的纸皮划到手的,没想到它纸皮这么锋利。”

    不是就好,杨言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虽然不是刀片割的,拿双氧水消毒一下,然后贴个止血贴。”杨言说道。

    他也不太懂,不过,大家好像不是都这么处理伤口的吗?

    只要不是打针,夏瑜就没有反应那么大,杨言拆开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家庭医药箱出来。

    以前杨言在宿舍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但因为要照顾落落,平时家里还是要备一些常用药、常用的医疗器械,像婴儿脐贴、体温计、创可贴等等,所以杨言也准备了一个医药箱。

    只见杨言拿出一瓶双氧水,还有一包棉签,他先是用双氧水给夏瑜冲洗一下左手无名指的伤口以及周围的皮肤,然后他用棉签沾上双氧水再仔细擦一遍伤口。

    纸皮割的伤口其实很细,而且现在因为人体的自愈功能,早已经没有再渗血了,杨言这番摆弄,总给人一种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但夏瑜没有吭声,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杨言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抓着她的手很认真地在擦拭……

    最后,杨言拿出一包创可贴,他撕开一条,给夏瑜仔细包扎上之后,夏瑜发现,这个创可贴上面居然印着卡通图案!

    杨言看到夏瑜收回手后,在仔细地摩挲着手指,以及端详着那个有着卡通小鹿形象的创可贴,他才想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之前去买的时候,别人说这种创可贴,孩子会比较喜欢,所以买的都是这种创可贴。”

    夏瑜抬起头,跟杨言笑了笑,她还在想要说一些什么话,缓解一下此刻她有点微妙的心情的时候,忽然她放在旁边饭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嗯……现在回去开会?”夏瑜接通了电话,一会儿后,她有些惊讶地问一声,“嗯……好,我知道!”

    夏瑜放下手机,微微有些兴奋地跟杨言说道:“我们所里来通知,说上面来人,要开会跟我们通报一个案子。”

    “不好意思,杨言,我要回去一趟派出所。”夏瑜抱歉地跟杨言说道。

    “没关系,你工作重要,赶紧去吧!”杨言笑道,“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忙了,剩下就两个箱子,我自己很快就能搞定的。”

    “那晚上……晚上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再打电话给你。”夏瑜本来还想让杨言煮她的饭,不过想到上面这么兴师动众地派人下来说案子,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便改了口。

    ……

    回去派出所的路上,夏瑜还是有些激动的,因为刚才电话里,同事告诉她是市里的刑警同志下来,有案子需要大家协助。

    在沙坪街道派出所,夏瑜就没有见过什么正经的案子,即便是发生在辖区里的,大案子都要移交给市里。

    就好像去年年底捣毁偷盗犯罪团伙的那个案子,虽然是夏瑜发现的,而且夏瑜和他们沙坪街道派出所立了大功,但到了后面查到主犯还牵连别的人命案件,以及要跨省追查的时候,整个案件都被市里接管了过去……

    论功行赏时候,夏瑜的功劳没有人跟她抢,但夏瑜一点也不高兴,她需要的不是一张奖状,她想要参与到破案的过程中。

    现在难得有一个大案子,还需要她们民警配合,夏瑜能不激动吗?

    ……

    不过,还没等到天黑,夏瑜就回来了。

    她情绪不是很高地坐在餐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逗着落落,跟正在炒菜的杨言讲她今天回去加班的事情。

    “就是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一个会,说是现在省里发现,近期儿童走失的报警、立案数量骤增,怀疑是有流窜至粤省的人贩子在作案,而且很有可能是比较大的犯罪集团,要求我们平时外出执勤时候要多加注意。”夏瑜无奈地说道,“就说了这些,他们很吝啬,都不提供什么犯罪嫌疑人的照片、线索什么的给我们看,这让我们怎么抓坏人嘛?”

    “他们可能也没有吧?要是有线索,肯定直接抓人了啊!”杨言笑道。

    “不是,市里、省里的刑警队肯定有线索,我是去集训过的,知道,他们都接到那么多报案了,肯定有收集到一些监控录像的信息。”夏瑜说道,“但他们现在没拿出来,就是担心我们这些民警中间,有人泄密,怕打草惊蛇,抓不到人。”

    “你也知道别人这样处理是有苦衷的,为什么还埋怨啊?”杨言不解地问道。

    “没有啦,我只是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我也好想参与到主要的行动中,而不是大海捞针这样的,毫无目标地在街头乱转。”夏瑜吐槽道。

    杨言笑了起来,安慰她:“没关系,说不定,以你的火眼金睛,也能在街上一把抓到他们犯罪团伙的主犯呢?这不就立大功了吗?”

    “嘻嘻,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夏瑜冲杨言皱了皱鼻子,笑道,“好了,我还是会努力去巡逻,看能不能抓到坏蛋!”

    夏瑜不放心地叮嘱道:“但你也要小心,跟落落外出的话,要看好孩子。我也不知道那些人贩子会不会来羊城。”

    “你放心吧,要是带落落出去,我基本上都是抱着她的,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的视线。”杨言笑道。

    虽然是这么说,杨言还是提起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