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86章 给夏瑜喂饭

    杨言帮忙破解了手机密码,这对案子的侦破能够起到很大的帮助,没一会儿,夏瑜便在手机里面找到了一些疑似拐卖人口犯罪团伙的头目的电话,以及在手机的相册里找到一些被拐的孩子的照片。

    “看来不只是一个孩子被拐走。”夏瑜心情沉重地说道。

    “等等!”杨言好像想起了什么,他伸手跟夏瑜要过手机,一边在手机上操作,一边跟夏瑜解释道,“有这么多孩子的照片,说明你们抓到的这个人不简单,她们应该有一个比较好传输照片或者交流的渠道,而且移动运营商应该比较不容易识别和拦截的那种。”

    很简单,杨言打开了手机上面扣扣的软件,他和夏瑜就找到了那些遍布着孩子照片,还有售卖去向、分赃交谈的对话。

    “这些都是人贩子!”夏瑜激动地抓住了杨言的手腕,但她忘记了,自己带伤在身,扭伤的脚不小心在地上跺了一下,顿时疼得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慢点,别激动。”杨言反过来抓着夏瑜的手,担心地说道。

    “我没事,杨言你帮我把这些记录保存下来,我再看看怎么样抓人!”夏瑜激动地说道。

    杨言却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说道:“你先别急,我有办法!”

    只见杨言再次将手机连上自己的电脑,不过,这一次,杨言没有再用木马了,他直接将数据做了一个镜像的拷贝。

    接着,只见杨言在电脑上插上一个移动网卡,能够上网后,他登录了一个网站,夏瑜和其他民警们凑在后面看,好像是一个安全网站,查询登录信息的。

    杨言再次玩起了让他们眼花缭乱的操作,电脑上各种窗口被打开,一行行代码,被他手指飞快地敲了上去。

    这噼里啪啦的响声,清晰地落在落落的耳朵里,好像是很有节奏的鼓点一样,让本来有点不耐烦的小姑娘安静了下来,她坐在爸爸的怀里,还轻轻地扭起了小脑袋,好像也是和着节奏在跳舞一样!

    这次时间比较长,看不懂的民警们都觉得眼睛有点酸,想打个哈欠了。

    “好了,你们看这个……”杨言打开了一个他弄好的文档,指给夏瑜和民警们看,“这是刚才我们在嫌犯手机里找到的另一些犯罪嫌疑人的扣扣信息,然后我查出来了他们近期他们最常登录的IP地址,汇总起来,大概有五个地点,你们看,除了羊城,还有这两个地方,我还查过电信记录,大致的地点信息应该是这个。”

    这里面,杨言花的功夫可多了,当然,这不需要跟夏瑜她们解释,毕竟有点不太合法。

    “最常登录是什么意思?”都没用过扣扣的楠叔问道。

    “就是登录扣扣,你可以这么理解,是他们经常拿着手机上网的地方。”插话的是刚才审讯嫌犯回来的陈哲。

    “这五个地点,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的窝点!”夏瑜斩钉截铁地说道,“快去抓人,杨言都帮你们把地方给标出来了!”

    几个民警面面相觑一下,最后还是陈哲苦笑着跟夏瑜说道:“小夏,咱们所没有这么多人去抓人……”

    夏瑜沉默了下来,她当然知道一个小小的沙坪街道派出所,不但没有权利随便跨市抓人,更没有这个警力去搞这么大的行动……虽然破案心切,但夏瑜还是明白的,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耽误了那些孩子的解救和罪犯的追捕……

    “哎,楠叔,麻烦您跟市局的刑侦支队领导联系一下吧,把我们拿到的情报上交给他们,请……请求他们帮助解救被拐卖的孩子。”夏瑜语气很冷静、表情也很冷静地说道。

    “好嘞!”看到夏瑜想通了,楠叔高兴地应了一声,便走到一边自己的办公桌去打电话了。

    杨言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夏瑜,他小声地问道:“你呢?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脚,可耽误不得。”

    夏瑜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旁边几个民警也在劝她:“对啊,小夏,你快去吧!”

    “小夏,这边就由我来帮你跟上面交接吧!你放心,今天的这个案子都是你的功劳,我会跟刑侦支队的领导们说清楚的!”陈哲笑道。

    夏瑜还是很想参与到破案的过程的,但她现在胳膊受伤、脚也崴了,怎么看都是不能冲到第一线的……她最后还是苦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杨言先掏出一个空白的U盘,将自己电脑上的相关资料拷贝下来,还有一些总结性的文件在办公室的打印机上打印出来,一起交给陈哲。

    “没事,你是小夏的朋友,有什么,到时候我们会去找你帮忙的。”陈哲笑着拍了拍杨言的肩膀。

    杨言收养落落时候,这件事就没几个人知道。陈哲也不知道,他今天第一次见到杨言,就觉得杨言跟夏瑜的关系有点奇怪,可是杨言又带着一个孩子,应该不可能是夏瑜的……

    在他看来,这关系有点太混乱了。

    但陈哲还是一个聪明人,没有多说什么,别人的私事,留给别人自己去解决。

    医务室的阿姨也一块跟着去,所以不用杨言帮忙搀扶夏瑜,他背上书包,抱着落落走到夏瑜跟前,轻声说道:“走吧!”

    “嗯……”夏瑜看了看杨言担忧的眼神,轻轻地颔首。

    ……

    还是熟悉的南粤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杨言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等夏瑜拍完片子,经过医生初步治疗,最后半躺半坐在病床上休息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杨言已经给落落喝过牛奶,现在小姑娘很乖巧地坐在他借来的婴儿手推车里,似乎很懂事地自己抱着一个洋娃娃玩,只是偶尔会偷偷抬起眼睛看爸爸,并没有发出声音,打扰爸爸和干妈的谈话。

    “你自己先吃啊!”夏瑜含含糊糊地说道,她嘴巴里的饭还没吃完,杨言的勺子又送到了她的嘴边。

    没办法,夏瑜今天伤到的是右腿和右胳膊,为了不牵扯到伤口,使得手臂上的伤口撕裂流血,夏瑜只好答应了杨言给她喂饭。

    “你是病号,而且我还不饿,中午我做意面,吃了很多。”杨言笑道。

    “你居然自己偷偷做意面吃!”夏瑜呜呜地瞪起了眼睛。

    杨言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夏瑜抬起左手,轻轻地拍了拍杨言的胳膊,不依地嗔道。

    “没什么,没什么。”杨言笑着摇头。

    他当然不会告诉夏瑜,说自己是因为看到她没有从派出所出来时候那样低落、沮丧,而且表现出平常的样子而松了一口气笑的。这时候再提起夏瑜没有能够参与到后续破案的事情上,杨言怕夏瑜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心情又变糟糕。

    不过,这时候,夏瑜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夏瑜转过头看看,“嫣然姐”三个字跃然于屏幕上。

    “啊!糟糕,忘记嫣然姐了!”夏瑜张了张嘴巴,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快要饿死在家、披头散发的深闺怨妇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