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0章 淘外卖启航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夏瑜不至于要花一百天来恢复,但右腿打了石膏,她的行动就不那么方便了。不过,夏瑜没在家里休息几天,她便又拄着拐杖想要去上班。杨言只好开着她的车,送她去派出所,然后等到晚上又开车过去把她接回来。

    关于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的案件,杨言已经好久没有接到过市里的邀请,不过他还是从夏瑜那边陆陆续续地得到了一些好消息:

    先是粤省警方采取雷霆行动,将所有涉案人员一网打尽,然后是多省警察厅通力合作,解救出来那些已经被卖到外地的孩子们,现在案件还在进一步的审查和审判中。

    这么大的案子,不可能一直捂着盖子,夏瑜告诉杨言,省里会对她和其他立功人员进行先行颁奖,然后等到全部事情尘埃落定了,再将这个大案子做成一个范例来进行宣传,甚至还有可能被改编成电影……

    当然,杨言的介入不会被提及,这是杨言自己的要求,同时,大家都知道,没有警察身份的杨言这样做,其实还是有点违反规定的,不如不提、不宣传。

    ……

    到了五月之后,杨言开始忙了起来。

    一方面是毕业季的临近,毕业论文要做最后的答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方禾旭太厉害了,短短几个星期,他便将公司的框架搭了起来,甚至还在学校提供的创业孵化园区里,给他们申请到了一整层的办公区域,租金全免,只需要支付物业、水电等费用。

    这点,就连之前对方禾旭不放心、自己管起了财务的雷震天都不得不承认,方禾旭在经营方面确实有点天赋!

    杨言这个不太负责任的杨总,在五月七日公司正式挂牌的时候,才姗姗来了一趟公司主要还是担心新办公室的装修气味,杨言需要照顾落落的,他不能带着落落长久地呆在公司里。

    今天还好,夏瑜休息在家,刚好可以帮他照顾一下落落。

    创业公司都很简陋,只有正门口经过精心的布置,几个青花瓷的花盆,上面鲜花怒放,而公司的招牌下面,还砌有几步台阶,红毯铺就下来,上面才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淘外卖。

    “这些是我找风水先生看过,特地请专人来布置的,寓意是花团锦簇、步步向前!”方禾旭走在杨言身边,看到他在看门口的布局,便颇为得意地说道。

    方禾旭的家乡人人经商,当然,也是一个比较注重传统和风水的地方,他有这么多讲究,杨言倒不觉得奇怪,他只是仔细地看了看“淘外卖”的三个大字。

    这个公司的名字是他们三个讨论出来的,简单、易懂、朗朗上口,当然,也有借助网购爸爸的东风的小心思在里面。

    “这字也是找书法家写的吧?有点柳公权遒劲淡雅的感觉!”杨言笑着跟方禾旭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个牌子我是找老家一个老叔写的,他平生最喜欢的书法家就是柳公权!”方禾旭有些惊讶地看着杨言。

    在他印象中,杨言以前可没有写过毛笔字,难道他也懂?

    “我懂一些,虽然写得不好,但以前看过我父亲临摹书帖。”杨言笑着解释道。

    方禾旭倒是对书法没兴趣,压根没有打算跟杨言继续聊柳公权,他带着杨言,径直地走向“淘外卖”的核心团队,也就是杨言将要亲自掌管的技术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挂牌之前,“淘外卖”已经开始上线运营了!不管是杨言编写的网站、手机软件,都已经开始供客户使用,而方禾旭的业务团队、学生兼职团队,也同样分散了出去,到CBD中心的各个办公楼去做宣传。

    尽管是挂牌子这个重要的日子,“淘外卖”并没有因此停止前进的脚步,需要完善网站布局、维护后台工作,技术部门的同事们都在满负荷地工作着,除了他们每个人桌子上摆了一份奶茶、蛋糕,看起来比较喜庆之外,大家都很认真地盯着电脑工作。

    所以,方禾旭和杨言走进来的时候,都没有人留意,直到方禾旭开了口:“各位!给大家介绍一下……”

    “方总!”坐在最里面,那个空着给杨言的独立办公室外面、最靠墙的位置,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的牛仔裤男子反应了过来,他连忙站了起来,他看上去三十多岁,在整个团队中反而是年纪最大的,只是同样不刮胡子,乱糟糟的头发,让他一看就是那种很纯种的程序猿。

    不过,他站起来后,整个技术部门,另外七个人也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方禾旭被打断了,他没有在意,笑着跟杨言介绍道:“这位是之前我给你提到过的李佩云,英文名叫Passion,现在是你们部门的副经理。”

    杨言记得这个名字,方禾旭跟他说李佩云是从扣扣跳槽出来的,以前也是扣扣技术团队中比较资深的高级程序员,属于其他小公司可遇不可求的大牛级别人物。

    当然,李佩云比不上现在的杨言,但有他加入淘外卖,杨言确实省心许多,这不,在有经验的李佩云安排下,网站的架构有了更好的优化主要体现在用户的体验方面。

    杨言在看着李佩云的时候,李佩云也好奇地打量着杨言,似乎在寻找着杨言身上,与自己相似的痕迹,或者说程序猿应有的“气味”。

    “这位是杨言,杨总,我们淘外卖的三大创始人之一,也是我们公司的CTO(技术总监),今后Passion,还有大家都要在杨总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方禾旭给李佩云和其他员工介绍起了杨言。

    虽然都是程序员,但大家都是打工的,知道眼前这个小年轻是他们的大老板后,一个个都正襟危坐,连忙鼓起掌来。

    只有李佩云有点不情不愿,他虽然也在轻轻地鼓掌,只是他还是皱着眉头,盯着“白白净净”的杨言看,眼中流露着疑惑的光芒。

    “大家好!”杨言倒是热情地打起了招呼,他还友好地向李佩云伸出了手,笑道,“你好,Passion,要不我还是叫你李经理吧?不是很习惯叫英文名。”

    “叫什么没关系。”李佩云一只手和杨言握着,另一只手随意地摆了摆手,然后自己跳转了话题,“杨总,我听方总说,咱们淘外卖的网站后台是你一个人写出来的?”

    方禾旭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在之前面试李佩云的时候,就见识过这个人特立独行的一面李佩云就是一个技术狂,他才不管你是不是老板。

    杨言也有点不是很习惯李佩云这样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但他的性格也比较温和,没有在意地笑了笑,跟李佩云点了点头。

    “那杨总,我之前看你配送算法的代码时候,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李佩云越说越兴奋,隔着厚厚的眼镜片,他的眼睛都好像在绽放着光芒,“我看到你有使用到Go语言,这个是业内很新东西,你是怎么样做到在Job系统和Servie Orhestrator上实现Python和Go的共存?我试过,它们逻辑上,比如在内外网的协议转换上会存在冲突……”(注1)

    在他说这些的时候,旁边的方禾旭跟杨言用口型表示:“我们和李经理签过保密协议。”

    然后等李佩云絮絮叨叨地问完,方禾旭便招呼着杨言和李佩云到办公室里详细地谈,其他员工还是要继续盯着后台。

    杨言倒是比较愿意和李佩云讨论技术上的问题,他笑着,一边和李佩云走进办公室,一边手拉着手谈了起来这可不是杨言的意愿,李佩云拉着杨言的手,就跟抱到了大腿一样,不愿意撒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