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4章 落落这声妈妈

    夏瑜的生活比较平淡,作为一个基层民警,她的节假日时间跟正常人的就不太一样,也是因为受伤了,她才暂时被安排到户政管理室工作,因此有了正常的上下班时间和闲暇的周末。

    但闲下来的夏瑜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

    平时放假,她会被霍嫣然喊出去逛街,但现在的夏瑜明显是没法去逛街的,霍嫣然白天的时候也有自己的事情,晚上碰到有活动也是很晚才回来……所以这个周末,夏瑜无聊到只能宅在家里看电视。

    正确地说,她是窝在杨言家的沙发里看电视。

    中午在杨言这边吃了饭后,她就没回去,现在落落在睡觉,杨言在旁边的餐桌上用笔记本电脑查看邮件,而夏瑜则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落落一个毛绒公仔,舒舒服服地看着电视剧。

    不过,夏瑜看电视也不认真,经常会走神,比如时不时地转过头,扫视一下正在轻轻敲击着键盘的杨言。

    有时候夏瑜也会被杨言发现,杨言关心地问道:“是键盘声吵到你了吗?”

    毕竟他用的是外接键盘,机械键盘的声音再轻微也会很吵。

    “没,没有。”夏瑜连忙摇了摇头,红着耳朵转回了头。

    电视剧播完后,夏瑜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看了什么,她只好跳着台,看有什么节目可以打发一下时间的。

    粤省卫视现在播放的是一档省内新闻节目,夏瑜作为公务员,她下意识地关注了一下。

    “……加强巡查,挂图作战,全力推进项目的建设。荷城市代市长夏向阳表示,该高速路建成后,将极大地缓解……”

    虽然是主持人在解说,但电视画面上却是一群站在工地上、戴着安全帽的人。夏瑜愣了一下,她看到了站在中间、手指指指点点,好像在说着一些什么的父亲。

    “这是你的父亲吗?”杨言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吓了夏瑜一跳。

    她慌忙换台,转头一看,杨言正看着电视,这时候才转过头来微笑地看着她。

    “你不是在工作吗?干嘛偷看电视?”夏瑜有点羞恼地叫道。

    “我是在工作啊……刚好听到了你父亲的名字,就看了一下。而且我只是在回一个同事询问技术方面问题的邮件,不影响。”杨言笑了笑,说道,“夏瑜,我记得你父亲之前是常务副市长,现在居然是市长了啊!”

    “代市长,之前的老市长前几天因为身体有恙,生了大病,提前退休,他才临时顶了上去。哎,你管这些干什么?”夏瑜没好气地说道。

    “好好好,不说他。”杨言还想恭喜一下夏瑜的,但看到她不高兴,便把话留在了肚子里,笑着摆了摆手,继续看电脑。

    ……

    晚上,霍嫣然要参加一个酒会,会晚点回来,所以夏瑜还是留在了杨言的家里。趁着杨言去洗澡,自己又有机会跟落落独处的时候,夏瑜便迫不及待地要继续教落落说话了!

    “落落,来干妈这里,你叫干妈一声好不好?”夏瑜抱着落落坐在沙发上,她故作可怜地抬起落落的小手,亲了一口。

    落落有点弄不明白干妈是要做什么,茫然地眨了眨大眼睛。

    “好,咱们不说干妈,因为干妈太难叫了,你试试,麽啊妈,妈妈!”夏瑜压低声音,轻轻地跟落落说道。

    “麽啊妈,麽啊妈,妈妈!”夏瑜就好像做贼一样,红着脸,重复了几遍。

    落落这会儿似乎弄明白了,她歪了歪小脑袋,用她圆溜溜的大眼睛,在干妈的脸蛋上灵动地看来看去。

    “妈妈……妈妈……”夏瑜试验几遍,她担心杨言听到,心里砰砰乱跳,都快要放弃了。

    忽然,好像看完了的落落咧开小嘴巴,“嘻嘻”地一笑,小身子往前一扑,挤在了夏瑜的柔软的怀抱里。

    “哎呀,怎么还是跟上午那样?我不是在跟你玩呀,我们是在学东西呢!”夏瑜有些哭笑不得,轻轻地揉了揉落落肉感十足的小脸蛋,嗔道,“叫妈妈呀,叫妈妈!”

    落落从夏瑜的胸之间抬起了小脑袋,那漂亮的大眼睛表现得似乎她听懂了一样,终于,小姑娘开了金口:“妈妈……”

    有点失望的夏瑜愣了一下,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咦,落落,你刚才说了什么?”夏瑜托着落落的小屁股、将她抱到面前,有些惊喜地问道,“再叫一声好不好?妈妈……”

    落落乖巧地看着干妈,小嘴巴动了动,声音软软地传出来:“妈妈!”

    “哇!落落,你真的叫我了!”夏瑜高兴坏了,她笑得嘴角上扬,似乎是从未有如此的喜悦。

    夏瑜很满意了,没有再催落落去学,而是疼爱地将小姑娘抱在怀里,亲昵地在她光滑、细腻的小脸蛋上连着亲了几口。

    “哈哈哈!”夏瑜想着都高兴,抱着落落笑了几遍。

    “什么这么开心?”杨言刚刚从浴室出来,浑身似乎还有点蒸汽腾腾的,他疑惑地问道。

    夏瑜其实是很想在杨言面前炫耀一下的,但她又觉得自己是让落落成功地叫了“妈妈”而不是“干妈”,这个称呼可是有点微妙的!夏瑜哪里好意思说得出口?

    “咳咳,没什么!我忽然想回去。”夏瑜有些得意,又有些羞臊地说道。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杨言一边接过落落,一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钥匙。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又不是腿断了,我还是能自主的!”夏瑜也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性格,摆了摆手后,自己拄着拐杖就开门走向了电梯。

    “那你慢走。”杨言不是很放心,目送着夏瑜上电梯。

    电梯的门缓缓地关上,刚才一直乖乖地呆在爸爸怀里的落落忽然抬起她的小手,跟爸爸指了指电梯的方向,然后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跟爸爸说道:“妈妈……”

    这话说的,字正腔圆,发音很标准,就是有点奶声奶气,让人听了觉得很可爱。

    杨言吓了一跳,他连忙抱着落落往后退一步,关上门。

    “怎么忽然叫妈妈了啊?”杨言觉得自己有点窘迫,担心夏瑜会听到,哭笑不得地揉了揉落落的小脑袋。

    他倒没有追究是谁教的落落,从杨言的角度来看,落落有可能是自己听着听着就学会的。

    杨言平缓一下心情后,又忍不住笑了笑,他轻轻地用额头蹭了蹭落落的额头,柔声说道:“别急,爸爸知道你喜欢干妈,爸爸也在努力……但我们还不能这样叫干妈,你说是不是?会给人家带来困扰的。”

    杨言只是习惯性地自言自语,没想过落落能不能懂。

    落落的小脑袋当然也是有点弄不明白大人复杂的关系,她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最后还是伸着小手指了指电梯的方向,嘟囔起来:“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