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8章 如何化解尴尬?

    傍晚时分,羊城的街道路灯逐个点亮,犹如蜿蜒的长蛇,承载着缓慢而有序的车流,为辛劳了一天的人们指引了家的方向。

    在夏瑜红黑相间的Mini Cooper里,杨言和夏瑜不约而同地在沉默着,落落一声奶声奶气的“妈妈”,似乎打破了一点点之前他们都在努力维护着的微妙。

    别看杨言此刻在专心地开着车,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慌乱如麻,他以为落落之所以会喊夏瑜“妈妈”,都是因为自己经常念叨这个词,打电话、讲故事、自言自语的时候……

    无独有偶,别看夏瑜也是在笑盈盈地拉着落落的小手,但她早已经心不在焉,正小心翼翼地留意着杨言的反应。

    夏瑜知道,落落会叫“妈妈”,还不是自己突发奇想地教出来的?这么一个意味深长的称呼,落落喊了出来,杨言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夏瑜心里七上八下的,五味杂陈。

    但他们都还在沉默着,很有默契地没有开口,似乎不曾听到落落这声“妈妈”一样……

    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落落可没有想那么多,小姑娘喊完“妈妈”之后,反而心情大好,似乎把心里的委屈都释放出来了一样,而且干妈都还在拉着她的小手,看上去在冲她笑、逗她玩一样,落落自然就将刚才那点小情绪丢到了一边……

    小姑娘两个肉肉的小手一起合作,抱住了干妈的一根手指头,然后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就甜甜地跟干妈笑起来:“嘻嘻!”

    然而,夏瑜心不在焉着呢,哪里留意落落在跟她笑?

    还好,车内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杨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熟悉的旋律,作为手机铃声,一下子节奏感十足地在车里响起来。

    夏瑜吓了一跳,她都不知道杨言什么时候换上了这么劲爆的歌曲作为手机铃声。而落落则是眼睛一亮,她可喜欢这些歌了,顿时小脑袋刷得一下就转了过去,大眼睛期盼地看向了歌声的来源。

    “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这个歌词,背后还伴着一个激动的和声“留下来”!

    落落似乎很喜欢这种土味的节奏,小姑娘兴奋地在儿童安全座椅上轻轻地扭了扭。

    最有意思的是后面那段“哟啦啦呵啦呗,伊啦嗦啦呵啦呗呀,我听见你心中动人的天籁……”

    节奏一下子加快了许多,而且女声唱得激昂欢乐,落落听得都开始手舞足蹈了。

    不过,手机铃声毕竟是手机铃声而已,它所代表的是有人在给杨言打电话了!

    “夏瑜,你帮我看看,是谁的电话。”杨言正在开车,为了落落和夏瑜的安全,他不会贸然伸手去拿手机接电话,所以,杨言只好求助夏瑜了。

    夏瑜探出脑袋,伸手在扶手箱那里拿过来杨言又在震动又在“唱歌”的手机因为工作需要,这段时间杨言用的是安卓系统的那款智能手机。

    “是一个叫胡思萍阿姨的人打来的。”夏瑜看了看手机界面,跟杨言说道。

    “噢噢,她是你家,君悦香槟府那边的住户委员会的主席,之前散步时候认识的,你帮我接一下电话,看看她有什么事情。”杨言笑道。

    夏瑜便接起了电话。

    胡阿姨在电话里说了一些什么,杨言是不知道的,杨言只是听到夏瑜讲的话。

    “我是杨言的朋友。”

    “不是,不是,阿姨您误会了……”

    “嗯……”

    “好的……”

    “我知道了,我会转告给他,让他待会给您回一个电话,嗯……”

    夏瑜比较简短地回复了几句之后,就完成了这通电话。

    “胡阿姨讲什么事情?”杨言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夏瑜脸蛋有点微红,不过她掐掉了前面的“误会”,跟杨言讲起了正事:“胡阿姨说,她们舞蹈队下个月初,也就是六月六日,在花城广场有一个夕阳红舞蹈比赛,问你有没有空,可以带落落去看看。”

    说完后,夏瑜还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为什么会让你带落落去看舞蹈比赛啊?”

    杨言笑了起来,他简单地跟夏瑜描述一下那天他和落落去散步,碰见胡阿姨她们跳舞的事情。

    “落落很喜欢胡阿姨她们跳的舞,当然,她其实是什么舞都喜欢,特别喜欢有节奏的曲子,听到都会自己扭一扭。”杨言笑呵呵地说道,“所以胡阿姨知道自己有个小粉丝,也是很高兴,之前我们还住在君悦香槟府的时候,胡阿姨有什么好吃的,都会送上来给我们呢!”

    “原来是这样。”夏瑜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我说她怎么喜欢那么多这样的歌,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胡阿姨的邀请,杨言晚点会给予答复,夏瑜倒是饶有兴趣地拿着杨言的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播放了之前手机铃声的那首歌,跟落落在后面一边听,一边笑嘻嘻地扭起来。

    一大一小两个家伙还玩得很开心。

    似乎,夏瑜都忘记了刚才落落叫“妈妈”的尴尬,而杨言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两人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

    羊城的节奏比荷城快,但夏瑜都已经下班和杨言回家了,荷城的市长办公室的灯光还在安静地亮着。

    一位双鬓花白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多年的养尊处优,早已让夏向阳失去了当兵时候刚毅的面庞,而岁月的侵蚀,也让他的身材不再宽厚伟岸,此刻的夏向阳,不过是一个胖了许多、也沧桑了许多的老男人。

    只有一双坚韧的眼睛,还隐约地透露着他当年的风采!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色的大木门被轻轻地敲了敲,得到允许后,戴着细脚银框眼镜的贺嘉伟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一个记事的本子,说道:“夏市长,您晚上有个行程,八点钟和龚局吃饭。”

    “好!”夏向阳的回应干净利落,一边说着,他也一边收起了自己手上的文件,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

    “那我现在安排司机开车过来。”贺嘉伟准备要出去。

    “等一下,小贺,你过来坐一下,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夏向阳声音洪亮地说道,他的手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