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9章 落落的参与意识

    夏向阳这么郑重其事地想要和自己谈事情?贺嘉伟联系起了最近夏向阳代任市长,而且还有摘掉这个“代”字可能的传闻,他大概也能猜到夏向阳想要找自己谈话的方向了。

    当然,贺嘉伟只是在心里自己揣度着,表面上他还是很积极,不敢怠慢地点头坐了下来。

    “小贺啊,你跟着我,也有三年多了吧?”夏向阳做了一段叙旧的开场白。

    果然……贺嘉伟知道自己猜得不差了,他连忙笑道:“是的,夏市长,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三年就过去了。”

    夏向阳和贺嘉伟感慨着,聊了聊他以前和贺嘉伟父亲,也就是夏向阳的老领导贺宝丰的故事:“……可以说,没有你父亲,就没有我夏向阳的现在。”

    贺嘉伟笑道:“夏市长,您过誉了,我的父亲只是在您转业的时候帮了一下忙,后来您可是在端州市工作,而我的父亲回到了荷城。您现在还成为了我们荷城的市长,完全是因为您为人民做出了赫赫政绩得到了人民的认可啊!”

    “代市长,还只是代的。”夏向阳笑呵呵地摆了摆手,虽然他在否认,但夏向阳眉目间流露的淡淡喜色,还是瞒不住跟了他三年的贺嘉伟。

    回归正题,夏向阳接下来,就问起了贺嘉伟接下来的去向。

    他要当市长了,算是升了一级,身边的人如果用得顺手可以带着,当然也可以放出去,主要还是看夏向阳自己的意向。

    但贺嘉伟对他而言,不只是秘书那么简单,夏向阳因为老领导的关系,把贺嘉伟视为自家子侄,自然是想要全力栽培他,有了升迁的机会,夏向阳不会强留贺嘉伟在自己的身边。

    “夏市长,我还是愿意跟着您!”贺嘉伟这番表忠的话当然起不到作用。

    夏向阳摆了摆手后,还是表示想把贺嘉伟安排出去:“……你现在的情况就是,年纪轻、资历浅,缺少基层工作的经历,提到副处级也没有资格走上重要的岗位。”

    贺嘉伟轻声问道:“夏市长,您的意思是?”

    “我的计划是安排你去荷阳县一个贫困镇去主持工作,锻炼个一两年,再安排你提上来,这样你不管是留在荷阳县,还是上来市里,都能担任一些要职,对你未来的仕途有帮助!”夏向阳说道。

    夏向阳确实是希望能把贺嘉伟培养起来,毕竟有着一层贺宝丰的关系在,夏向阳把贺嘉伟视为了自己人。

    然而,贺嘉伟微微低下头,他推了推自己的银框细脚的眼镜,被一层反光挡住,夏向阳没看到贺嘉伟眼中闪烁的神色。

    “你可以考虑一下,毕竟到下面贫困镇上去,跟现在的工作环境有很大的差异,但你想要往上走,这个基层经验必不可少!”夏向阳轻轻地敲了敲桌子,说道。

    贺嘉伟只是挣扎了一番,他还是抬起了头,看向了夏向阳,努力地笑道:“夏市长,我听您的安排!”

    “好!”夏向阳满意地笑了笑。

    他们简单地交谈几句,夏向阳才打发贺嘉伟出去,让他安排车。

    不过,在贺嘉伟即将走出他的办公室时候,夏向阳想起了一件事情,他的表情微微有些严肃,喊了贺嘉伟一声:“小贺,鑫丰地产的老板贺宏远,去年你给我引见过,他是你的堂哥?”

    贺嘉伟身子微微一僵,转过身来,脸上还挂着笑,只是有些忐忑地点了点头。

    “你帮我安排一个时间,我要和你堂哥见一下面。”夏向阳严肃地说道。

    “好的!”贺嘉伟先是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夏市长,您找他是因为?”

    “前段时间,鑫丰地产闹出来的强制拆迁事情,在社会上已经引起了很不好的影响。我想和贺宏远谈谈,商人逐利,但更要懂法,按照政府的要求来挣钱。”夏向阳严肃的表情微微松了一些,但还是很郑重地说道。

    贺嘉伟连忙解释道:“这个我略有耳闻,其实是我堂哥手下的人误会了,导致富彪安装公司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这并不是他以及鑫丰地产的本意。夏市长,您放心,我马上联系我堂哥,让他明天摆酒,向您赔礼道歉。”

    “是向人民赔礼道歉!”夏向阳纠正他的说法。

    ……

    且不说荷城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在羊城,五月底的时候,落落可是又有了新的“进步”!

    随着小姑娘一天天的长大,她越来越不满足于只是坐在一边,看着爸爸和干妈在有说有笑地吃饭。

    渐渐地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更加广阔的视野的落落,开始好奇大人们在吃的是一些什么美食?开始有了强烈的参与欲望……

    尤其是晚上!

    这天,为了庆祝夏瑜拆掉石膏,伤愈大半,杨言特地给她准备了很丰盛的晚餐!

    “哇,酱油鸡!你居然会做酱油鸡了!”夏瑜大呼小叫着,惊喜于杨言厨艺的进步。

    “哈哈,看着菜谱,用电饭煲做的,还不知道好不好吃。”杨言谦虚地笑道。

    因为还很烫,他先是嘶牙咧嘴地撕下一个热气腾腾的大鸡腿给夏瑜,让她尝尝!

    “你看着表皮,你看着还滴着的酱汁,我先咬一口……哇,好烫,但好好吃,肉都很鲜嫩,味道刚好,不咸不淡,超级好吃!”夏瑜抓着酱油鸡腿,吃得嘴巴油亮油亮的,还赞不绝口地说道。

    杨言看到她吃得那么香,心里也是很高兴,笑道:“那接下来这些,你是想吃手撕的,还是跟平时一样切整齐的?”

    夏瑜纠结了起来。

    “手撕的?手撕的入味……等等,还是切的好,手撕的会把骨头撕没了,我喜欢带点骨头的……哎,我不管了,反正你弄好后,要把锅里那些酱汁淋上去!”夏瑜叫道。

    到了晚饭时间,杨言把做好的饭菜端上餐桌,除了酱油鸡以外,杨言还准备一盘芋头扣肉,一盘青菜,以及蒸了一大条鲈鱼,泡水的葱姜丝洒在上面,白的绿的颜色和蒸好的鲈鱼相映衬,看起来精致极了!

    “这么丰盛?”夏瑜感慨地说道,“怎么吃得完?”

    “今天不是嫣然姐过来吃饭吗?她第一次来,得准备充分一点。”杨言笑道。

    “别管她,嫣然姐的饭量特别少,晚上吃得更少,所以这些菜还是够滴……基本上要靠你和我消灭掉!”夏瑜一边帮忙装饭,一边得意地说道。

    刚才夏瑜给霍嫣然打过电话,霍嫣然说她马上就到了,所以快要开饭了。夏瑜没有下厨,但她不是饭来张口的人,她也会手脚勤快地帮杨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爸爸那边这么热闹,还传来了诱人的菜香,旁边安全区里落落坐不住了,小姑娘爬到了边缘,攀着垫子、颤颤巍巍地用自己柔弱的小短腿支起身子来。

    “嗯、嗯呐,爸~爸~……”小姑娘看了一会儿,便有些焦急地嘟起了小嘴巴,小手努力地向爸爸伸着,奶声奶气地叫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