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12章 咕咕是什么?

    落落平时吃得多,十个多月大的她长得跟一岁左右的小宝宝差不多大,但不管怎么说,落落也只是一个小宝宝,就算穿上了公主裙,也改变不了她跟婴儿一样小小的、肉嘟嘟的、萌萌哒的状况。

    但落落的五官都很精致,眼睛大大的,鼻子、小嘴巴也很好看,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杨言此刻看着镜子里的正和自己玩得很开心的女儿的正脸,心中浮现出了许多感慨,当初将落落抱回来的时候,他可没有想过落落会越长越好看!甚至,他还做好了接受被遗弃的落落可能会有某些遗传病的可能。

    但现在看来,这近一年来的辛苦、烦恼、纠结都是值得的,看着小姑娘健康快乐地成长,杨言也是满心欣慰着。

    趁着落落在和自己说话,杨言拿起了梳妆台上的梳子,擦掉啫喱水后,杨言给落落梳起了头发。

    头发也是一件值得说道的事情,杨言记得,落落刚抱回来的时候,她的头发稀稀疏疏的,还呈现出一点淡黄的色彩!

    根据当时彭医生的判断,落落的生母应该是在怀孕的时候,营养补充不足,比如胎儿如果没有摄取足量的蛋白质,她出生时候的头发就会比较干燥、缺乏光泽、稀疏并且容易脱落。

    现在,落落在杨言的悉心照顾下,吃得又多,又全面,像她经常吃富含维生素B和维生素C的蔬菜(蔬菜粥)和水果,现在小姑娘的头发不仅长得又长又浓密,而且还黝黑光滑,摸起来很舒服!

    虽然还不至于长到披肩的长度,但才十个多月的落落,也是终于看起来像一个女孩子,头发长长的,遮过了她可爱的小耳朵!

    当然,这个长度,还扎不起来,杨言只是帮女儿将睡醒后乱糟糟的头发梳理整齐,这样,穿着公主裙的小姑娘看起来就更加像一个小公主了!

    不用担心梳子会磕到落落柔弱的小脑袋,杨言是非常小心的,他一只手轻轻地捧着落落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拿着梳子,力度很轻柔,慢慢地在头发表面梳理过去。

    等杨言抬起头来,他发现落落正好奇地看着镜子里的爸爸,似乎她已经和镜子里的自己说完话了。

    “嘻嘻!”爱笑的小姑娘接触到了爸爸看过来的视线,便跟爸爸隔着镜子开怀地笑了起来。

    杨言微微一笑,将梳子插到梳妆镜前面的小插口里,疼爱地亲了亲落落的小脸蛋,说道:“好啦,我们要出发啦!”

    但落落还没玩够,她刚才是盯上了爸爸手里的梳子,好奇的小姑娘一个前倾,伸手去将那把小梳子抓了起来。

    杨言没有急着去阻拦落落玩这个梳子,他耐心地等了一下,看看落落的表现,等到有什么危险举动的时候才准备出手。

    这不,杨言有些啼笑皆非地看到,自家闺女兴致勃勃地模仿起了爸爸,不过她不是拿梳子往自己的脑袋上招呼,落落抓着梳子,在手上看了一会儿后,便像模像样地伸向了镜子。

    原来她是想要学着爸爸,给镜子里的自己梳头发呢!

    ……

    穿着正装的学生走在南粤大学的校园里,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场景,因为到了大四,忙于找工作的学生们已经不能再放飞自我,为了给面试官一个好的印象,一个比一个穿得正式!

    甚至大热天的,他们也要穿着厚厚的西装外套,衬衣的领子扣得高高的,再系上斜纹的、斑点的或者方格点缀的领带,满头大汗地飞奔在校道上……

    经历了几次挫折,他们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来学校时候的青涩和朝气,有的只是被社会磨砺过的坚忍、沉稳。

    当然,穿着正装,还抱着娃的学生,走在南粤大学的校园里,这个特别的组合就比较引人注目了!

    尤其是杨言一身亮黑色的西装,和落落白色的公主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路上擦肩而过的学弟学妹们,都忍不住好奇地回头张望两眼,甚至还有人偷偷地在侧面,在背后偷拍杨言父女。

    杨言没有在意,他的注意力多数放在了落落的身上,小姑娘好奇地张望着校园里那些有很久历史的参天大树,但还不知冷暖的她,光顾着看风景了,都没留意自己在这大热天里,不知不觉流了一些汗,刘海上的发丝都粘在了额头上!

    还好,杨言比较细心,他一边走着,一边掏出落落的小毛巾,给女儿擦了擦脸蛋上的汗水。

    等待会到集中的地方,再给落落喝点水!杨言心中这样想着。

    黑色西装的杨言和落落的白色公主裙形成了很好看的黑白配,但杨言肩膀上还背着落落一个粉红色的美羊羊小书包里面装着落落的日常用品,尽管看起来有点违和,但杨言也不在意这些。

    给小姑娘擦汗的时候,落落终于把仰着的小脑袋放了下来,她明亮的大眼睛兴奋地看着爸爸,刚才看了很多东西,落落可是很想要跟爸爸分享的!

    这不,等爸爸给自己擦完脸蛋,迫不及待的小姑娘便指着头顶的天空,跟爸爸叽里咕噜地说了起来。

    “上面有什么?”杨言很配合地跟落落一起抬起头,笑着望向天上,问道。

    “咕咕!”落落低下了头,很认真地跟爸爸说道。

    “咕咕?”杨言一头雾水。

    这又指的是什么?

    头顶的大树遮天蔽日的,阳光都不是很刺眼,但大树应该也不会用咕咕来形容吧?

    杨言都准备低下头去哄女儿了,这时候,忽然他的视野里有一小块东西动了动,黑乎乎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咕咕!”落落倒没有留意,她只是认真地重复着自己的表述。

    “原来是鸟啊!”杨言明白了,以前他买过白鸽回来给夏瑜煲粥补身体,落落是见过会叫的白鸽的,她估计是以为头上那些鸟就是“咕咕”吧?

    “爸爸看到了!落落真棒,你居然看到有小鸟在上面!”杨言低下头,一边笑着,一边用食指刮了刮落落的小鼻子,亲昵地夸奖了起来。

    “嘻嘻!嘻嘻!”落落喜滋滋地在爸爸怀里笑了起来。

    “言子!”这时候,侧前方忽然传来了江源一声惊喜地呼唤,“言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