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16章 谁邀请了谁?

    “你去,你去,我一出面,那个小导游就吓得哇哇哭!”幽暗的小区花园里,已经成功地和环境融为一体的张老黑,挥了挥手,和旁边白胡子很显眼的太白金星说道。

    跟张老黑一般,太白金星来到这个位面,也是需要熬过半年的静默期,才能和落落开口说话。

    但这个期间,太白金星也不是打算什么也不做,他有意地带着张老黑,时不时出现在落落的视野中,让她渐渐地熟悉他们的存在,为了未来的沟通打基础。

    然而,这不,今晚他们又再次现身,而且是绕到了杨言与落落走回来的小区内道前面,准备营造一次“擦肩而过”的相遇。

    不过张老黑有点不太乐意再招惹这个“爱哭”的小女娃,他把太白金星推了出去,自己则是躲在了花丛里。

    “人生如梦,朋友如雾,难得知心,几经风暴……”杨言抱着落落,哼着歌儿,已经出现在了前面。

    和同学们欢聚,杨言还是很高兴的,虽然很快就要分别了,但今晚大家一块聚餐一块欢笑的时光更值得欣喜,这不,杨言都反复哼唱起了他要练的歌,心情大好慢慢走来。

    落落现在都还不知道能听得懂几个字,更别说能听懂爸爸唱的粤语歌曲了,她只是好奇地看着爸爸的大脸,时而迷茫困惑,时而又为爸爸哼唱出来的优美旋律而高兴。

    听得高兴的时候,小姑娘的大眼睛弯弯地笑着,小身子似乎也在跟着节奏轻轻扭动,这可爱的模样,逗得爸爸开怀大笑,让他也是唱得更加起劲了。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这句歌几乎每个字都压着一个鼓点,所以杨言唱得很有感觉,脚步还是晃起来,似乎在感慨、沉醉,抱着落落也似乎是在晚风中飘摇一般,让落落更加清晰地感觉到节奏的欢快……

    “咯咯!咯咯!”小姑娘悦耳的笑声,在小区花园里传出了很远很远。

    小姑娘开怀地笑着,笑得都似乎没有怎么留意身边有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经过,直到那个白胡子老爷爷走远了,小姑娘才从爸爸的肩膀上面望见他身上奇怪的衣袍。

    咦?很眼熟?

    落落停止了笑声,疑惑地望着那个老爷爷消失的方向,她倒不觉得很害怕,因为那个老爷爷最后还转过头来,冲她慈祥地一笑,看起来不是很可怕,只是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还有些迷糊的小脑袋感觉得这一个老爷爷好像在哪见过。

    杨言没有发现落落的异常,他刚好回到了自己住处的楼下,生怕打扰别人,杨言也是不敢继续唱歌了。

    坐电梯上七楼,杨言这才留意到自家闺女好像有点神游,小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安安静静的。

    “困了吗?我们回家,爸爸给你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杨言笑着,一边哄落落,一边掏出钥匙开门。

    不过,有点出乎杨言意料的是,门锁他只是用钥匙一拧就开了!

    还没等杨言感到困惑,大门打开,客厅明亮的灯光映入了他的眼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夏瑜也刚好转过头,两人视线碰上了。

    “我说怎么门没锁,原来你在啊!”杨言脱鞋走进来,一边关门,一边笑道。

    “嗯,等你回来啊!”夏瑜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身体形成了优美的弧线,短短的T恤还露出了半截小肚子,令杨言不好意思地转过脑袋,假装换脱鞋,不敢直视。

    夏瑜走过来,向落落伸出了手。

    小姑娘欣欣然地侧身倒了过去,然后她在干妈的怀里,撒娇似地抱着干妈的脖子,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妈妈”!

    这称呼,落落好像已经很娴熟了,她喊得字正腔圆,不像有时候喊爸爸时候还会“巴巴、粑粑”地发错音。

    杨言和夏瑜很有默契地忽视了这个称呼的误会,杨言将落落的美羊羊书包放在饭桌上,拿出里面的东西,该整理的整理,该清洗的也被他挑了出来,而夏瑜抱着落落,站在一边,等杨言忙完,才跟他说自己的事情。

    “就是因为你的帮忙,我们才这么准确地捣毁了这个犯罪集团!但现在你的功劳都记在了我们身上了……”夏瑜很认真地和杨言说道,“谢谢你,杨言,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说什么感谢?”杨言转头和夏瑜微微一笑,“我做的事情才是最不起眼的,你拼命地抓坏人,还为了救小孩而弄伤了自己,这个三等功是你该得的啊!”

    “我们所长说,晚上回来喝庆功宴的时候,要我把你叫上,大家要好好感谢你!”夏瑜笑起来。

    “别啊,你们庆功宴,不是都流行灌酒的吗?我这点酒量,去喝酒,估计还得被背着回来。”杨言慌忙摆了摆手,说道,“而且最近我晚上也不是很有空,我们不是马上要举行毕业典礼了吗?我还跟班里的同学排了一个小节目。”

    瞧杨言害怕得都快把庆功宴当成鸿门宴了,夏瑜也没有勉强杨言,她笑着点了点头,爽快地说道:“那我明天帮你跟我们所长说一下,你决定要深藏功与名了!”

    夏瑜其实还是很满意杨言表现的,不好酒,这样才是一个好男人啊!

    提到毕业典礼,杨言倒是也有一份邀请要给夏瑜。

    “夏瑜,你六月二十五号那天有空吗?”杨言期盼地看着夏瑜问道。

    “没什么事情,那天刚好也是周末。”夏瑜自己盘算了一下,跟杨言点了点头。

    夏瑜反应还是很快的,她马上联想到了刚才杨言说的话:“你是说毕业典礼?”

    “是啊,你想去看我的毕业典礼吗?因为要提前申请家属观礼票。”杨言很自然地说了出来,他还没有留意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夏瑜脸色微红,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的家人呢?”

    她的心有些慌乱,毕竟两个人别说谈恋爱了,这关系八字还没有一撇,难道要直接见家长?

    杨言挠了挠头,说道:“我母亲年纪大了,坐不了那么久的车,然后我的哥哥、姐姐他们都没有空,所以他们都没有来。”

    夏瑜稍微松了一口气,她假装镇定地说道:“那可以啊,我去看你的毕业典礼,顺便还可以帮你照顾一下落落。”

    听到自己的名字,本来在干妈柔软的怀抱里舒服得想要睡觉的落落还动了动,她转过小脑袋,疲倦的大眼睛迷茫地眨了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