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22章 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

    似乎老天也明白今天的意义,即便是羊城这样一个大都市,今天的天气也是令人意外的好,天空蔚蓝如洗,在镜头中能映出一圈圈光晕的夏日,在这蓝得纯粹的天幕下,仅仅是和稀疏的几朵白云相衬。

    如此空旷、透亮、静美,甚至能给人一种来到茶卡盐湖的幻觉……

    当然,在羊城这样的城市,夏天如此晴朗的天气,最大的寓意恐怕只有热!

    南粤大学的校园里,垂榕、大叶榕、柠檬桉、南洋杉等等,有着很久年头的老树,它们枝叶茂密,就好像撑开的绿色大伞,虽然无法阻拦闷热的空气热烘烘地催人汗下,但至少隔绝了太阳的直射,让地表少了一点炙烤感!

    夏瑜从学校外面的大马路走进来,就感觉仿佛是从两个世界中跨越而过一样,校园里树荫下的微风吹拂,倒也是让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三十几个学院、学系的毕业典礼在这几天陆陆续续地召开,这样的毕业季,南粤大学的校园也如同开学时候一样热闹,不仅是到处飘扬着小旗子、到处张挂着指引的标识,还有许多外地赶来的家长,熙熙攘攘地和他们的子女们走在校园里,拍照留念。

    穿着便装的夏瑜恬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人来人往,在她的表情里,似乎找不到和这个环境能相融合的热闹、积极……

    直到她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声,夏瑜欣然一笑,那岁月勿扰的静谧,才如同被投了石子的湖水一般,被这笑的涟漪给打破了。

    夏瑜转头看去,中轴线的校道上,杨言穿着好像魔法袍一样的学位袍,汗涔涔的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正抱着今天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落落,大步流星地走向她。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夏瑜有些惊喜地问道。

    虽然她没有等得不耐烦,但杨言这么快就出现了,夏瑜心中还是很欢喜的,因为她感觉到了杨言对她的重视。

    “对啊,我们在前面小礼堂的草坪那里拍照,正好接到了你的电话。”杨言笑着说道。

    “落落让我抱吧,你看你,满头大汗,先擦一下。”夏瑜掏出了一包纸巾,直接塞到杨言的手里,然后伸手将落落抱了过去。

    落落在爸爸的怀里其实也很热,毕竟大热天的,爸爸还披着一个跟被子一样厚实的学位袍……只是小姑娘还不懂得喊热,她只是时不时难受得用小手腕抹一抹她小脖子上流下来的汗水,小脸蛋都被烘得红红的。

    现在她被干妈抱了过去,顿时好像离开了一个大热炉,小姑娘抱着干妈的脖子,还贴在干妈凉爽光滑的手臂肌肤上,舒服得眯起了大眼睛,似乎这时候让她回去爸爸的怀抱,可能她都不愿意了。

    “没办法,今天毕业典礼,必须得穿学位袍,我里面的衬衫,都已经湿透了!”杨言无奈地跟夏瑜笑了笑,他用夏瑜给的纸巾擦脸上的汗,可是根本擦不完,脑门上的汗水都不停地往外冒。

    杨言带着夏瑜回到了他们班的驻地,落落的婴儿手推车,以及放在里面的美羊羊背包也都还寄放在雷震天父母身边,杨言要给落落拿奶瓶,让小家伙多喝点水。

    但夏瑜的出现,还是引起了杨言他们班同学的轰动,一些早就听雷震天八卦过的女生们,还有一些凑热闹的男生,都纷纷跑过来,要看看杨言“交好”的警察姐姐有多漂亮!

    当然,也有一些不知道真相的同学莽撞地凑过来,嬉皮笑脸地喊了夏瑜:“嫂子好!我是言子在大学时候的好兄弟,我叫……”

    “哇,嫂子这么漂亮,难怪落落也长得这么好看!”

    这些话,顿时让夏瑜有些懵圈,她红着脸,不知道是应该实话实说地解释,还是应该怎么样应对,毕竟她也是知道杨言为了减少麻烦,向很多人隐瞒了落落的真实身世。

    不过,杨言这次并没有跟之前落落叫夏瑜“妈妈”时候那样装聋作哑,他还是很在意夏瑜的感受的,他也知道,这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是一件很影响她个人声誉的事情!

    所以,刚才还蹲在婴儿手推车边的杨言站了起来,他一只手拿着保温瓶,一只手拿着落落的奶瓶,哭笑不得地跟同学们解释起来:“夏瑜是我的好朋友,今天过来,是来看我的毕业典礼,和帮我照顾落落的,大家别误会了。”

    虽然有杨言的解释,但是大家也只是将信将疑地打量着杨言,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夏瑜。

    就算没有落落的联系,杨言和夏瑜之间的表情、默契,怎么看也不像只是朋友的关系!

    还好,班长方婧玉挤了过来,她从雷震天、方禾旭他们那里了解过一些隐情,也知道杨言和夏瑜之间有点暧昧的关系,她笑着凑过来,将大家拉了过去,小声地嘀咕了几句她没有提落落,只是偷偷告诉同学们,这个夏小姐不是落落的妈妈,但她是杨言喜欢的人。

    这就好理解了!

    大家都笑着点了点头,看向杨言和夏瑜的眼神就更加有趣了!

    “杨言,你和夏瑜要不要也拍一张照片?待会我们入场后,可能就要等毕业典礼之后才能凑在一起拍照咯!”方婧玉嘀咕完,便笑嘻嘻地跑回来,跟杨言他们说道。

    杨言正在给落落倒水,夏瑜帮她拿着奶嘴和保温瓶的盖子,听到方婧玉的话,夏瑜便抿了抿嘴,有些羞涩地看向了杨言。

    这模样,根本不像夏瑜平时的性格,反而像只听丈夫话的小媳妇一样,夏瑜低眉顺眼的,等着杨言的意见。

    杨言却也要征求夏瑜的意见,他也抬起头看向夏瑜,关心地问道:“你要拍吗?”

    果然是大木头……

    夏瑜想起了闺蜜对杨言的判断,气恼得忍不住咬了咬牙。

    终于,她也是忸怩不下去了,只见她轻轻呼一口气,眼神坚定下来,斩钉截铁地说道:“拍,当然要拍,我都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哈哈,我来给你们拍!”雷震天从自己父母那里拿过了单反相机,笑呵呵地走过来,朗声笑道,“刚好我跟张航学了两手!”

    既然要拍照了,杨言将落落的奶瓶递给方婧玉,让她帮忙拿着,让里面的热水放凉一点,等一下再给落落喝。

    “落落让我来抱吧?”杨言伸出了两只手,声音轻柔地询问着夏瑜。

    现在他和夏瑜的关系还只是友达之上,让夏瑜抱着落落,在这张照片里的意义可能就比较耐人寻味了,杨言想得比较多,担心夏瑜会受影响。

    然而,落落却不愿意离开干妈舒服的怀抱,她看到爸爸还穿着那个黑黑的大衣服向她伸手,便摇着小脑袋,往干妈的怀里钻进去。

    “不……不……唔唔……”小姑娘现在还学会拒绝了呢!

    夏瑜心里还是有点害臊的,她强装镇定地跟杨言笑了笑,说道:“我抱着就行了!”

    杨言只好收回了手,和夏瑜并排着站在一起,他觉得自己有点心跳加速,只好借着戴上学位帽的动作,掩盖自己的慌乱。

    “选哪个景?礼堂?还是前面有很多花的毕业墙?”雷震天抓着单反相机,一边调试,一边问道。

    吴艺在旁边笑道:“还问什么?多拍几张啊!礼堂的背景好看,那个毕业墙是心形的,也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