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35章 看得屁股都要拱起来(1/6)

    其实,杨言对霍嫣然的了解并不多,他只是知道霍嫣然是夏瑜的闺蜜,还开了一间卖衣服的店。

    但那是怎么样的店?是批发市场的帐篷小店?还是大商场里的时装店?杨言就不清楚了他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

    所以,霍嫣然说想要带落落去买衣服,还拉上了夏瑜,杨言就没有多想,以为她们就跟自己姐姐何晓诗那样,喜欢逛小县城的那种商业街,买几件普通的衣服。

    ……

    周六下午,霍嫣然和夏瑜终于敲响了杨言家的门。

    开门的那一刻,杨言着实是被晃了一下眼!

    霍嫣然穿的是英伦风的衬衫和很短的牛仔短裤,她的衬衫还不好好穿,下摆在肚脐上端打了个结,露出了一截纤细的腰肢。

    当然,杨言的视线只是在霍嫣然的身上掠过,他看向夏瑜的时候,眼中的光彩才绽放了出来。

    夏瑜穿的是黑色的小背心拼搭淡蓝色的牛仔长裤,相比起霍嫣然,她的衣服稍微保守了一些,黑色小背心也仅仅是露肩,露出胳膊,不过紧身的小背心,还是衬出了夏瑜的好身材。

    不管是不是内衣的烘托,还是真材实料,那给人黑色的鼓囊囊的观感,还是让杨言看得有些口干舌燥!

    牛仔长裤虽然保守,可是夏瑜有着一双天然的大长腿,穿着镶钻的平底凉的她和穿着高跟鞋的霍嫣然站在一块,似乎她的腿还要长上一些。

    当然,这两姐妹虽然一个大胆、一个保守,但今天的风格都比较相似,毕竟是要一起逛街的姐妹淘她们还一块戴着大框的墨镜,看起来不是一般的酷!

    夏瑜很喜欢杨言看她时候那个惊喜的样子,她被杨言打量得有些羞涩了,还好有墨镜遮掩,她还能努力地扬着脑袋,故作高冷。

    杨言的视线最终落在了夏瑜的右肩,那里之前受过伤,虽然早已经痊愈了,结的血痂也早就掉完了,但当时被隔得很深的疤痕却很难消褪,现在夏瑜的肩膀上,还有一道蜿蜒的白痕。

    “你这里没事吗?”杨言关心地问道。

    霍嫣然看了看杨言所指,插话进来:“我刚才让她穿短袖或者长袖,她不听。”

    夏瑜轻轻地摇头,淡定地说道:“没事,不就是一点伤吗?正常的事。”

    杨言的关心,夏瑜心里还是感到了一股暖流,不过她不擅长表达和回应,只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今天你们要去逛街咯,你要乖乖地听干妈的话,知道吗?”杨言抱着落落出来,他手上还推着一个婴儿手推车。

    落落早就醒了,闹完起床气的小姑娘倒是恢复了正常时候的活泼,她虽然听不懂爸爸的意思,但看到门口两位穿得那么好看的“大姐姐”,小姑娘也不知道想的什么。

    只见她“咦”地一声,然后就转头抱住了爸爸脖子,看着爸爸的脸蛋,“咯咯咯”地尖声笑起来。

    就算不看她咧开的小嘴巴,从她的笑声里,杨言都听出了小姑娘的激动和欢喜。

    当然,落落也可能是想偏了,干妈和姨姨可不是来陪她玩的呢!

    霍嫣然喜欢落落,但这不代表她喜欢大热天还将一个小宝宝抱在怀里,折腾得一身臭汗。所以看到夏瑜迎上去,将落落抱起来后,做做样子抬一下脚的霍嫣然便自然地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夏瑜抱起落落后,小姑娘挤在干妈的胸前,虽然她只是依靠着,然后转过小脑袋,冲着爸爸灿烂地笑,但小姑娘无意间,却是压着干妈的衣服,将干妈的黑色背心看起来更加紧绷……

    只是露出了一边,可是那一边内衣的轮廓、峰峦的弧线,还有被挤出来的沟壑,看得杨言差点要出糗了。

    杨言连忙将视线往下,屁股微微往后拱,低着头,指着婴儿手推车,絮絮叨叨地讲了起来:“这个手推车,里面可以放东西的,如果你们抱累了,可以让落落坐在里面,然后东西放在下面的架子上。”

    虽然有夏瑜在,但杨言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单独带孩子的,他现在要将注意事项说清楚,也要把让她们带上的落落的日常用品交代清楚。

    “……还有这个书包,里面有落落的纸尿裤,夏瑜是知道怎么换的。”杨言将书包打开来,想要细数着里面的物品,让夏瑜她们有个了解。

    霍嫣然看到杨言要说得没完没了了,无奈地打断他:“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和夏瑜两个女人出去,怎么会照顾不了落落?”

    ……

    落落跟着干妈,还有她的“姨姨”去逛街了。

    杨言留在家里,成了孤家寡人。

    他关上门后,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

    似乎感觉有点神奇啊!

    “严格地来说,这算得上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家里!”杨言摸了摸下巴的胡子茬,微微有些兴奋地想着。

    倒不是他没有离开过落落身边,有时候他特别忙的时候,杨言也会让夏瑜帮忙照看一下小姑娘。

    但在家里,杨言都没有让落落离开过自己的视线!

    好像一下子,房子里安静了下来,少了小姑娘“咯咯”的笑声,少了她明亮的眼眸,少了她依赖的“要抱抱”,杨言觉得自己有点不自在。

    但总要享受一下“自由”的空气啊!

    杨言起身,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大懒腰,脑袋里琢磨起来:“做点什么呢?”

    一般程序猿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会做什么?

    唔……算了,那么玄学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杨言挠了挠头,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索性,他把书房里的笔记本电脑搬出来,看起了一些关于数据库架构的资料。

    潜下心来学习的杨言很认真,整个人坐在那里,几乎没有怎么动弹,就专注地盯着屏幕看,很快,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了他鼠标轻微的咔咔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嗡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杨言恍惚地回过了神,他这时候才发现,客厅里都暗了下来,阳台外的天空都已经是亮起了橘红色的晚霞,只有他电脑的屏幕还在莹莹发光。

    “夏瑜的电话?”杨言不知道是不是落落有什么情况,担忧之下,他连忙接了起来。

    寒门说

    求票票,月票,推荐票(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