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44章 按摩中的鬼哭狼嚎(4/6)

    晚上和夏瑜在一起,杨言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在健身房里拼命地锻炼了一个多小时,结果回来的时候,他腰酸腿疼,胳膊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连落落都抱不动了。

    “都怪我,忘记你是很久没有锻炼的。”夏瑜帮杨言抱着落落,有些愧疚地说道。

    “没关系,睡一觉,明天就好了!我恢复能力很强的!”杨言在电梯里,后背靠着墙壁,笑着说道。

    这可不是杨言在吹牛,将近一年以来,杨言觉得自己的体质有点特殊,或者说睡眠质量特别好,就算早些时候,他需要半夜起来给落落喂奶、换纸尿裤,他第二天一大早听到落落响亮的啼哭声后,依然能够迅速爬起来,精神饱满得不像是一个当爹又当妈的人。

    当然,杨言不知道,他现在确实是在吹牛,他的体质没有什么特殊的,而且,那个所谓的恢复效果,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这不,夜深了,杨言和落落都在卧室里沉沉地睡下,两道谁也看不见的银光在虚空中流淌而出,静静地漫过落落的身体,犹如一个小毯子一样,将小姑娘柔弱的小身子包裹起来。

    落落长大了一些,对银光的吸收也似乎增加了不少,不过,因为本来供应上又多了一分,所以经过一番沉静而且有节奏的肌肤呼吸后,一小道银光还是分流了出来,渐渐地流淌到了杨言的身上。

    ……

    “哎哟……”第二天一早,杨言很窘迫地发现,他睡过一觉之后,不但没有跟他想的那样恢复如初,而且肌肉的酸疼似乎比昨晚更明显了!

    锻炼得相对还没有那么激烈的腿部肌肉还好,杨言走路的时候感觉不算很难受,难受的是他的肩膀、胸肌,还有手臂上的肌肉,不动的时候都疼,动起来,更是感觉上半身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从婴儿床里抱起落落的时候,就感觉手臂犹如针扎,一直皱着眉毛,嘶牙咧嘴的,“咿咿啊啊”地叫着,加快了步伐,将小姑娘抱到了客厅的安全区里,最后他都是要跪下来,弯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才将落落安全地放在垫子上。

    还不懂得爸爸的“艰辛”的小姑娘,看到爸爸这扮鬼脸的样子,听到他这番鬼哭狼嚎的叫声,还感受着迎风奔跑的漂浮感,她还以为爸爸是在逗她玩呢!

    “嘻嘻!”安全着地后,落落还意犹未尽地用一只小胳膊勾着爸爸的脖子,大眼睛甜甜地跟爸爸笑着,好像还想再玩一玩。

    杨言挣扎着爬起来,苦笑着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他伸出胳膊的时候,肩部和胸肌的肌肉牵扯到了,都疼得他嘴角微微一抽:“等一下爸爸再陪你玩啊,现在爸爸要做早餐!”

    ……

    夏瑜上午上班之前过来看一下杨言,得知他的情况后,中午她都没有留在单位休息,刚下班就匆匆赶了回来。

    “去,在沙发上趴下。”夏瑜刚刚进门,就跟坐在饭桌前等她一起吃午饭的杨言说道。

    “啥?”杨言愣了一下,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夏瑜。

    夏瑜换好拖鞋后,将门关上,才一边卷着袖子,一边说道:“给你按摩啊!我以前学过的,给你按一下,可以帮你缓解肌肉的疲劳。”

    “不用吧?我觉得我休息两天就好了!”杨言觉得有些心慌慌的,他看了看旁边吃得满脸粥糊的女儿,才咳咳两声说道。

    夏瑜绕到厨房洗手,哗啦啦的水声,也掩盖不了她清冽干脆的声音:“什么不用?我大老远跑回来就是要给你按摩的,别墨迹,赶紧去趴着!”

    果然,在不搞暧昧的时候,夏瑜的表现还是很正常的,她这个气势、说话的方式,就跟杨言刚开始认识的那个夏瑜一模一样。

    杨言不敢忤逆夏瑜的话,他给已经吃饱了的落落擦了擦嘴巴,将她抱回到安全区的垫子里,然后乖乖地正面朝下地趴在了沙发上。

    夏瑜站在他的身后,也看到了他抱落落时候那不由自主地皱起来的眉头,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心里暗道:“就知道逞强。”

    落落被抱过来后,她可没有很安分地呆在一边,小姑娘刚刚吃饱,还不是很困,她扶着那个学步的小板凳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沙发。

    “哼嗯,哼嗯……”小姑娘两个小手按在爸爸脑袋旁边的沙发边缘,憨憨地跟爸爸笑着。

    她似乎对爸爸在沙发上“扑街”的姿势很感兴趣!

    夏瑜没有让落落让开,她站在一边,弯下腰来,先从杨言的大毛腿开始给他按摩毕竟是夏天,杨言在家里穿的也是比较宽松的短裤。

    夏瑜的手接触到杨言的小腿肌肉时候,杨言身体轻轻一抖,但当夏瑜开始给他按摩的时候,杨言刚才冒现在脑袋里的一丝涟漪就不见了。

    “啊啊啊……”杨言叫声好不销魂,但他是疼的啊,夏瑜好像在给他拉筋一样,先是揉捏,然后上肘碾压……

    夏瑜没有理会杨言的鬼哭狼嚎,她知道这种按摩的效果,所以她面无表情的,继续认真地给杨言按摩。

    落落倒是被爸爸的反应吓了一跳,尤其是惨叫的那一刹那,小姑娘有些猝不及防,她缩起两个小手,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还好,她现在走路是越走越稳了,这后退的这两步摇摇晃晃的,还是站稳在原地,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过,害怕的时候,不是应该躲在爸爸的怀里吗?

    落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又小心翼翼地挨了过来,一边抓着沙发边缘,一边用她怯生生的小眼神看着爸爸。

    杨言习惯了一开始拉筋的感觉,后面反而没有那么疼了,他还感觉到夏瑜按摩的部位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所以,缓过了那股劲儿,杨言睁开眼睛看了看担心地看着他的乖女儿,他连忙跟小姑娘笑了笑,还伸手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没事,爸爸没事。”

    但他的手还没收回来,夏瑜又抓向了他另一只小腿。

    “啊啊啊……”杨言又一次惨叫起来,好像他是在被夏瑜推倒了在客厅里使劲地蹂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