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45章 护着爸爸的落落(5/6)

    落落根本弄不明白干妈和爸爸在做什么,不过,一上一下的这种姿势可不太正确,尤其是爸爸还叫得那么凄惨,见到爸爸这个皱着眉头难受的模样,小姑娘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好像爸爸受到了多么大的委屈一样!

    看着看着,小姑娘漂亮的大眼睛里开始噙起了泪花。

    “怎么可以打爸爸?”这样一个还不是很清晰的念头,在落落懵懵懂懂的小脑袋里浮现出来。

    夏瑜捏完了杨言的脚,正准备要用双掌推一下杨言的背部肌肉,但就在这时候,旁边围观的落落小人儿,忽然闷头挤了进来。

    还没等夏瑜弄明白是什么情况,落落“呜呜”的哭泣声便响了起来。

    “巴……巴…….巴巴!”小姑娘啜泣地念着爸爸,两个小手弱弱地伸出来,“用力”地推着干妈的大腿,似乎她要用她的小小的身子,挡住干妈这个大恶魔一样。

    螳臂当车也不过如此啊!

    夏瑜傻眼了,杨言听到动静,也疑惑地转过头来,他看到了女儿推不动夏瑜后,有点埋怨地挥起小胳膊的样子。

    “爸爸没事,爸爸真的没事,你干妈是在给爸爸按摩呢!”杨言连忙起身,有些哭笑不得地将落落抱过来,轻轻地给她擦眼泪,柔声地哄起来。

    落落看着爸爸还嘟着小嘴巴,似乎她还没有缓过劲来呢!

    “真的不是疼,你看,爸爸也可以给你干妈这样按摩啊!”杨言这时候也是脑袋有点糊涂,直愣愣地把手伸出去,在夏瑜的肩膀上揉了起来。

    夏瑜眼睛瞪了瞪,不过她没有乱动,只是抿了抿嘴,默认了杨言的唐突。

    落落这回似乎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她呆呆地看着爸爸的大手,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看到落落不哭了,夏瑜给杨言的按摩还是要继续的,杨言将小姑娘放到垫子上,重新又趴了回去。

    夏瑜给杨言按摩背部肌肉的时候,虽然还是要通过拉伸来缓解肌肉的酸痛感,但她的力道似乎没有用得太大,所以杨言虽然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冷气,但他能够勉强地挤出笑容,转头跟女儿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一切安好!

    落落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似乎是想要照看一下爸爸。但可能是刚才哭过,小姑娘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眶周边的皮肤也是白里透红,粉粉的,又可怜,又可爱。

    “落落,你也来给爸爸按摩好不好?”夏瑜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有了主意。

    她收了收手,将落落抱起来,让她站在沙发上。

    还好,沙发够大,杨言躺在上面后,还留出了给落落落脚的位置,夏瑜笑着,引导落落弯下腰来,两个小手掌按在了杨言的背部。

    “这样来给爸爸按摩哦!”夏瑜此刻的声音很温柔,就指导着落落,轻轻地在杨言的背部推着。

    落落有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很快她便有样学样的,撅着小屁股,推着小手掌,然后整个人扑倒在了爸爸的身上,杨言的上衣都被她推得卷起来。

    这哪里是按摩啊?

    这是另类的搓衣服!另类的小扑街!

    “哈哈,哈哈!”夏瑜见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言也是努力地转过头,笑呵呵地看着努力地在自己背上,挣扎着抬起小脑袋的小姑娘:“不错,不错,落落,再接再厉啊!”

    落落终于感觉到了参与感,而且也感觉到了“按摩”的快乐,她抬起了头发凌乱的小脑袋,大眼睛笑弯弯的,跟爸爸“嘻嘻”地笑了起来。

    有了落落的“乱入”后,夏瑜给杨言的按摩效率低了许多,她好不容易帮杨言拉伸完肌肉后,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上班了!

    “你开车回来的吗?”杨言抱着已经困乏起来、哈欠连连的落落,将夏瑜送到门口,关心地问道。

    “不是,开车太慢,不知道会不会堵车。我坐地铁回来。”夏瑜一边换鞋一边说道。

    坐地铁啊!他们这里离地铁站有一定的距离,要顶着大太阳走……

    杨言心中再度腾起了感动,他站在夏瑜的身后,看着她纤柔的背影,轻声说道:“谢谢你,夏瑜!”

    “谢什么?昨晚要不是我拉你去健身,你都不会疼得这么厉害!”夏瑜站起来,用手撩了撩耳边的头发,笑了笑,很利落地说道。

    杨言连忙解释道:“这只是太久没运动的后果,我还是可以去健身的,以后应该就不会这么疼了。”

    他可是还期待着和夏瑜一起在健身房里挥洒汗水呢!

    夏瑜拿上钥匙,走出门,她回过头,跟杨言灿烂一笑:“那当然,我帮你按摩,就是让你恢复得快一点,然后接着跟我一起锻炼的!我还想教你散打呢!”

    散打?

    杨言还没反应过来,夏瑜已经潇洒地转过头,背着身子跟杨言摆摆手,往电梯走去了。

    ……

    夏瑜想要和杨言练习散打的计划暂时没有能够实施起来,因为都没等杨言习惯有一定负荷的运动量的时候,夏瑜“被批准”的假期就来了。

    夏瑜把车留在羊城给杨言用,杨言把她送到火车站,就好像当初夏瑜去火车站接杨言一样。

    其实如果杨言也回家的话,他们可以一起开车回去。

    杨言也想回去,毕竟现在算是暑假,就算他毕业了,也应该抽空回家一趟。不过,杨言近期要和雷震天他们签署融资的相关合约,暂时走不开,他只能把回家的时间往后推了。

    “注意安全,小心身上的财物。”杨言有点婆婆妈妈地跟夏瑜说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没有坐过火车。”夏瑜心里暖暖的,嘴上却不饶人地说道,“而且,谁还敢来偷一个警察的东西啊?要来,我还想抓几个不长眼的扒手呢!”

    夏瑜摩拳擦掌的,当了几个月的户籍警察,她都有些手痒了。

    “别逞强,安全第一!”杨言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不过你做的是日间车,下午天还亮着的时候都能抵达荷城了,倒不用太担心。”

    “那就对了!你跟落落快回去吧!我过不了几天,也要回来了!”夏瑜笑着跟杨言摆了摆手,殊不知她此刻和杨言的对白,就跟小媳妇和老公对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