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46章 火车上的听闻(6/6,求月票)

    现在的火车站,早已经上演不了电影里那种情侣追逐着火车狂奔的狗血情节,杨言也只能将夏瑜送到候车厅外面,他没有火车票,自然是过不了前面那道安检的。

    “落落,跟干妈说拜拜。”杨言轻轻地拉起落落的小手,一边教着小姑娘,一边偷偷多看了几眼站在自己身前准备进站的夏瑜。

    不知道为啥,杨言想起了很久以前读的一句诗。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眼前的佳人不正如此吗?眼中目光流转,脉脉含情,盈盈一笑,却是藏起了不知道如何诉说的别愁和不舍。

    杨言也有点舍不得,想要去牵一下她的手,也想要去将她拥入怀中,只是,他害怕吓到夏瑜,害怕给自己喜欢的人儿带来困扰。

    落落倒是不懂大人们复杂又不擅长表达的情感,她迷迷糊糊的,跟着爸爸的动作摇了摇小手,说出了她刚学会不久的话:“拜拜……”

    干妈要去哪里?

    落落甚至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印象,不觉得干妈是要回家好几天,她甚至还觉得就跟平时那样,干妈去上班了,晚上都会回来跟她玩的呀!

    “落落拜拜!”夏瑜笑着,也跟小姑娘告别。

    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儿女情长,再嘱咐了杨言几句后,她也便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潇洒地转头走向了安检区。

    杨言确实还是有些舍不得,他抱着落落,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等夏瑜快走进候车厅的时候,杨言就准备抱着落落转身离开了,但这时候,夏瑜忽然转过了头,两人远远的四目相对,夏瑜展颜一笑,她摆了摆手,示意杨言快回去,杨言这才灿烂地笑起来,跟夏瑜点了点头。

    又不是不回来了!

    ……

    夏瑜是第一次坐上去荷城的火车,此前她都是坐车去的荷城,不过好像她差不多有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去过荷城了,这次去见父母,她反而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但为了能够打开杨言心里过不去的那个坎至少在夏瑜看来是这样夏瑜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有硬着头皮去面对自己那个强势得有些过分的父亲。

    火车上的条件显然没有飞机或者高铁那么好,身边坐着的大妈,前面坐着的大叔、大爷,还有其他位置上坐的人,说着荷城地方口音的粤语、地方话,夏瑜都听不太明白。

    人多嘴杂就算了,居然还有人坐在那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子,好像早餐还没吃一样!即便是肉包不是菜包,这个浓郁的味道也是在这个相对封闭的车厢里挥之不去,跟其他的汗臭味、脚臭味混杂在一起,简直是另类的“五味杂陈”!

    还好,夏瑜作为一个民警,也没少见过这些混乱的场景,见怪不怪的她,很淡定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只是无聊的时候会扫视着四周,看看有没有神情紧张、动作不太对的人,职业习惯使然……

    不过,让夏瑜感到有些遗憾的是,这个车厢里似乎没有扒手。

    倒是大妈大叔们闲不下来,列车开了没多久,他们就絮絮叨叨地唠起嗑来。

    夏瑜无意偷听,但她坐在旁边,也没带耳机在车上听歌,默默地只能是听他们聊了一路。

    大妈是荷城市里的人,不过因为儿子在羊城娶媳妇生了孩子,她今年过年后就上来羊城帮忙带娃。

    大叔是来自羊城的生意人,不过他的老婆是荷城的,所以有些进货渠道在荷城,需要他偶尔过去跑一跑。

    大爷是荷城的退休老干部,虽然这辈子没当过多大的官,但耳聪目明,荷城的事情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不知道是不是他信口胡诌,但看他口若悬河、唾沫飞溅的控诉,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可信度。

    夏瑜记得一开始他们聊的还是羊城和荷城的物价差异问题,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开始谈到了荷城的城市建设,谈到了一个夏瑜很熟悉的名字。

    “夏向阳!”

    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夏瑜晕晕欲睡的脑袋忽然间清醒了过来,她没有睁眼,只是耳朵悄然竖了起来。

    “老哥,夏向阳当市长,我听别人说是踩了狗屎运,是不是这一回事啊?”做生意的大叔两眼放光地问道。

    大爷眉毛一挑,哼道:“明摆着的嘛!他来荷城才几年?当上常务副市也是这三年的事,啪,老市长中风了,没医好,他顶上去,过上一段时间,代的这个帽子摘掉,平步青云!”

    “这人的官运不是一般的好啊!”大叔感慨地说道。

    “前几天不是有个荷城的新闻吗?我还看到你们说的夏市长,他不是还宣布了荷城和羊城之间的高铁要修了吗?”大妈笑道,“要是真的能修好这个高铁,以后我们回家也方便了,这个夏市长还是做了点事情的。”

    “你们不懂,高铁的规划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个功劳可不能算他一个人的!”大爷不屑地摆了摆手,“只是他运气好,前人栽的树,他一个后来者乘了凉!”

    听这个大爷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夏瑜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痛快的。

    她不认为自己父亲就只是一个摘果子的人,据她了解到的,父亲为了推动高铁的事情,还飞了好几趟京城,去找他以前的老战友、老领导帮忙。

    不过,大爷也没有完全诋毁夏向阳,他只不过是就事论事,说完了高铁的事情,他还是笑了笑,说道:“夏向阳他运气好,但这个人当官还是可以的,以前他做常务副市的时候,管的是公安、司法、交通、城建什么的,这几年咱们荷城的治安明显比以前好多了,一会儿你们下火车,都能看到,走几步都有警察巡逻,跟羊城一样,安全得很!”

    “也是,我记得几年前,我住的附近还有人开飞车抢包的,现在没有了。”大妈深有感悟地点了点头。

    “乡下还是有的,我听几个供应商说,荷阳县偏一点的乡下,还有人拦路抢劫的。”大叔说道。

    “那没办法,乡下就复杂咯!”大爷摇了摇头,“不过荷阳县那边,呵呵,贺宝丰你们知道吧?以前荷城副市长,也是以前荷阳的一号人物,把荷阳管得乱糟糟的!现在听说县里的领导还是他们贺家的人。”

    “贺宝丰不是已经死了吗?”大叔似乎消息也很灵通。

    “贺家在我们荷城是一大霸,贺宝丰死了,他亲哥哥还活着,鑫丰地产知道吧?贺宝丰他哥贺鑫丰开的公司,现在是贺鑫丰儿子贺宏远在管,这人很神秘,但听说手腕很毒辣,你看鑫丰地产在荷阳,在荷城拿了多少地皮你就知道了。”大爷滔滔不绝地说道。

    “鑫丰地产我知道,我老家一个侄子还买了他们的商品房。”大妈疑惑地说道,“但贺家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吗?我怎么没感觉?”

    “大妹子,我骗你干什么?”大爷叫屈道,“哦,对,贺家跟这个夏向阳也有一点关系,贺宝丰的儿子,听说还是夏向阳之前的秘书,现在派了出去,就在荷阳县里,当了个小官!”

    “官官相护,官商勾结啊!”大叔听得津津有味,还摇着头,啧啧称奇。

    夏瑜在旁边听着,眉头皱得更深了,她原本听别人夸奖自己父亲做出的政绩时候还很高兴,但听到贺嘉伟背后的贺家的事情,以及听到他们和自己父亲的联系,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大爷吹嘘的事情中有多少水分,但夏瑜还是隐隐有些担心,自己这趟回家,能顺利地和贺嘉伟划清界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