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47章 摊牌,夏瑜的激动和不安

    夏瑜没有柯南的体质,从羊城去荷城的路途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太阳懒洋洋地挂在西边矮矮的山峦上,将暖暖的阳光铺满整个车厢的时候,列车便缓缓地驶入了荷城的火车站。

    如同那位大爷说的那样,荷城的火车站虽然简陋、破旧,但治安很好,夏瑜出站的路上,都能看见几波安保人员在执勤,而且以夏瑜的观察,车站外面还有便衣警察在走动。

    不过,夏瑜没有来得及有过多的感慨,来接她的车来了。

    在还没有严禁公车私用的这个时候,夏向阳把自己的司机派了出来,开车到火车站把夏瑜接回家。

    夏瑜不是很喜欢自己父亲这个安排,她觉得自己叫个的士就能解决的问题,还需要如此兴师动众,肯定是这个夏市长又在耍官威了!

    在车上,夏瑜默默地玩起了手机,她要给杨言发短信报平安。

    没一会儿,她的手机无声地震了震。

    夏瑜拿起来划拉一看,果然是杨言的回复,一如既往的很及时:“好的,路上没有什么事情吧?”

    “没事。”夏瑜简短地打了两个字回复过去,虽然看似冷冰冰的,但她的嘴角轻轻一扯,短暂地流露出一丝喜悦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她的手机震了震,杨言的短信又发了过来:“今天去了老雷朋友的烤肉店,他们店新引进一种新型的烤肉炉,很有意思,我让他们帮忙买一套,回头等你回来,再叫上嫣然姐,我们就可以吃烤肉了!”

    显然,这个吃烤肉的主体主要还是夏瑜,霍嫣然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杨言提她不过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盼着夏瑜回来的意思表达得不那么明显。

    夏瑜隐约能察觉得到,她抿嘴偷笑,短信发回去:“嫣然姐去国外参加时装周了,这个月估计都不在。”

    “那没事,我们两个人一起吃!”

    “好啊!你会烤吗?”

    “很简单的,早就学会了!”

    ……

    夏瑜和杨言在短信上聊天,一来一回的,聊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轿车已经稳稳地停下来了!

    夏瑜迷迷糊糊地转头一看,透过车窗看到外头等在路边的母亲正笑呵呵地迎过来,她才猛然醒悟,连忙收起手机,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妈!”夏瑜跳下车后,便扑到了母亲的怀里,跟她亲昵地抱在一起。

    她的叫声还带着一种委屈的撒娇,要是杨言看到了,肯定会大跌眼镜:这还是夏瑜吗?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吴湘琴捧着女儿的脸蛋,心疼地说道,“你看你,天天往外面跑,晒得又黑又瘦。”

    “谁说的?我觉得我都胖了很多!”夏瑜从母亲怀里跳出来,又恢复了平时自然的微笑,她一边从司机那里接过自己的行李箱,跟他感激地点了点头,一边跟母亲说道。

    夏瑜的母亲吴湘琴以前是高校老师,教英语的,虽然早早地办了提前退休,在家相夫教子,但现在依然气质很好,温婉如玉,不像夏向阳那样锋芒毕露。

    也正是因为她脾气好,夏瑜在不喜欢和父亲说话的时候,跟母亲的关系才能保持得很好!

    但也是因为她没有自己的主见,基本上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听夏向阳的话,所以尽管夏瑜不喜欢贺嘉伟,她先前和母亲撒娇恳求,问题也得不到解决。

    夏瑜回到家,先陪母亲一起搞卫生、打理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她们家不是住在市政府的家属院里,早在三年前,夏向阳便和吴湘琴搬到城郊,虽然不是什么别墅小区,但买块地,自建两层小洋楼,外加一个小院子,住得也是舒服惬意,不用受到太多拘束。

    吴湘琴很少参加那些名流夫人间的聚会应酬,平日里无事,就在自家院子里种了点花草、蔬菜,过着有点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归隐生活。

    “宝宝,你帮我摘一小篮子秋葵回来,今晚做一道凉拌秋葵给你尝尝。”吴湘琴看见夏瑜摘杂草时候心不在焉的样子,还以为夏瑜不想做这个农活,便笑着给她指派了新的工作,“挑嫩一点的摘哦,太老的不好吃。”

    “哦!”夏瑜点了点头,回去厨房,找了一个小篮子,就去摘了起来。

    一会儿,夏瑜从墙角探出头:“妈,爸今天回来吃饭吗?”

    “他说会回来的,不过,不知道,希望没有别的事情耽误了吧?那也没办法,你也知道,你爸那人就是一个工作狂。”吴湘琴在傍晚的余晖下,跟夏瑜微微地笑道。

    ……

    夏向阳晚上还是回来了,虽然有点晚……听到门口的动静,吴湘琴从饭桌上起身,连忙迎上去,帮他脱下了西装外套,笑道:“小蔡把宝宝接回来了,现在就等你吃饭呢!”

    “不用等我,你们可以先吃。”夏向阳板着脸,一副不领情的样子。

    吴湘琴还是知道他的脾气,这人比夏瑜还要死板,有啥情绪都不会表现在脸上,更不会把工作上的事情拿来在家里说,他这张扑克脸,从当兵时候就带到了现在。

    所以,她笑了笑,温声细语地说道:“说什么话?宝宝还说,要等你一起吃饭呢!”

    夏向阳走到饭厅,他看了看闷头在那里喝汤的夏瑜,点了点头,也算是打了个招呼,直接大马金刀地坐在自己的位置。

    这对父女的关系也是有点僵硬的,夏瑜不服气父亲的管教,夏向阳也不会哄人,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冷脸相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吴湘琴给夏向阳递筷子、勺子,笑着调节气氛:“老夏,你面前那碗汤,还是宝宝给你舀的,赶紧喝了,再晚点回来,汤也凉了。”

    夏瑜不吭声,夏向阳倒是脸上紧绷的表情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他和吴湘琴微微一笑,端起碗,也不用勺子,直接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真甜……

    夏家吃饭,就如同部队里的晚餐一样,席间无话,直到杯盘狼藉,快要吃饱的时候,夏瑜才忍不住了,她轻轻搁下筷子,酝酿一下,开口说了起来:“爸,妈,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

    夏向阳抬起眼皮,看向了夏瑜,吴湘琴这时候倒也没有说什么,她以夏向阳为主,由夏向阳去抓主意,只是关心地看着女儿。

    “之前你们让我和贺嘉伟认识,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我也没有跟他有过什么接触,但他在外面喜欢打着是我的男朋友的旗号,这个事情对我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困扰!”夏瑜认真地说道。

    夏向阳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你们觉得贺嘉伟这人家世好,门当户对,但我真的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不喜欢他,也不可能嫁给他!”夏瑜将自己的心里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所以,我希望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我不想当贺嘉伟的女朋友,也没有当过他的女朋友,希望你们不要逼我去喜欢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人!”

    夏瑜说得情绪激动,胸口起伏,放在台下的手都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膝盖。

    不知道为啥,她有种想要和命运抗争到底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但她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父亲会不会大发雷霆?会不会责怪自己不听话?会不会质问是不是哪个男人给自己灌了迷魂汤?

    夏向阳现在还沉默着,但他越沉默,夏瑜就越是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