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54章 遮住就看不到了(为盟主李佩云加更)

    有相当一部分宝宝可不好伺候,没满一周岁的时候,除了喝奶,喂他吃什么就吐什么,挑食!等他长大一些,能走路了,全家人上阵,轮流追着他喂饭,恐怕一顿饭下来,大家也要累得够呛!

    还好,落落不是这种类型的宝宝……

    “咱们家落落是吃东西不用大人发愁的乖宝宝!”夏瑜伸头过去,脑袋顶着小姑娘的侧边脑袋,跟她蹭了蹭,笑道。

    可不是吗?

    夏瑜将一块红萝卜夹给落落后,小姑娘就攥在手里,自己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有点像小兔子,毕竟落落现在也只能依靠那几颗门牙吃东西。

    夏瑜给落落喂汤喝,其实她很轻松,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在喝自己的汤,偶尔才换回落落的小碗,用她的小勺子喂她喝两口。

    不知道夏瑜的话,落落有没有听懂,但这番话中带着的亲昵和夸奖的意思,落落还是感受到了,她大眼睛含笑,欣欣然地看着干妈。

    小姑娘吃东西的时候不想笑,因为笑了就不能吃东西了呀!

    “来,我们再喝点汤!”夏瑜拿起落落的小碗,看了看,里面的汤剩下不多了,小姑娘喝得还很快,她便用小勺子喂落落喝,准备让她把剩下的喝完。

    落落喝汤的时候,紧紧地攥着红萝卜的小手放在一边了,似乎刚才她握得太紧,胡萝卜都被她挤出一点汤汁,洒在了衣服上,黄黄的、红红的。

    小姑娘正低着头看自己碗里的汤,等喝完后,她就看到衣服上沾到了“奇怪”的东西,爱干净的小姑娘便嘟着小嘴巴,“唔唔”地叫起来。

    “落落,怎么了?”夏瑜放下落落的小碗,关心地问道。

    落落抬起小脑袋,看了看干妈,她不说话,只是表情有点委屈,也好像嘟着小嘴巴在求助,她用空出来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脏了的那一块。

    “噢,衣服脏了啊?”夏瑜笑着说道,“没关系,等吃完饭,把它换下来,洗干净后就跟以前一样好看啦!”

    落落还是很乖的,没有因为衣服脏了就大哭大闹,给爸爸找麻烦,但小姑娘似乎还是觉得不是很喜欢,等爸爸过来了,她又腆着小肚子,将自己的衣服指给爸爸看。

    杨言将炒好的一盘菜在饭桌上放下来,顺手还轻轻地抚了抚落落的小脑袋:“等爸爸一下啊!”

    杨言还是有办法的,他到厨房里,拿出了落落吃饭时候要用的围兜,这个围兜被他洗得干干净净的,给落落戴上后,围兜遮住了落落的小肚子。

    小姑娘似乎也不追究,她看见那个脏脏的衣服不见了,便又开心地咧起了小嘴巴,还转头看向干妈,喜滋滋地指给干妈看。

    ……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言似乎已经忘记了在车上夏瑜和他讲的事情,他只是跟平时一样,眉飞色舞地给夏瑜介绍自己今天做的菜,还劝夏瑜多吃一点她很喜欢吃的砂锅炖鸡爪。

    夏瑜其实还是很想知道杨言心里的想法的,不过,她又不知道从何提起,几次话到嘴边,她又觉得自己意图太明显,索性摇了摇脑袋,继续埋头吃饭。

    “今天的菜不好吃吗?”杨言还紧张了一下,跟她问道,“我听你说在家里都是吃蔬菜,所以今天就做了很多荤菜,味道可能偏油了一点。如果不合口味,下次我可以做清淡一些。”

    “没有,很好吃!”夏瑜又摇了摇头,这回她是丢下那些烦恼的事情,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填饱肚子,再说别的!

    做人怎么能老是为情所困?要洒脱!

    杨言见夏瑜恢复了往日狼吞虎咽的吃相,才放下心来。

    “夏瑜,嫣然姐什么时候回来?”杨言给落落夹了一块好吃的豆腐,自己也扒了几口饭,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夏瑜疑惑地抬起头看他:“你问嫣然姐干什么?”

    杨言笑了笑,说道:“落落不是快生日了吗?就剩不到半个月时间。毕竟是一周岁的生日,我想给她把这个生日过得热闹一点,就准备把我几个舍友叫过来,还有打算叫上胡阿姨,她两个孙子,还有落落最近认识的一个小朋友,石小豆和她的家人,你看看嫣然姐有没有空,我记得你说她去了国外?”

    夏瑜点了点头,接着一边吃东西,一边说道:“嫣然姐是去国外了,时装周嘛,她准备去看看今年的时尚走向还是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晚点我问一下她。”

    “好的!”杨言笑道,“夏瑜,你觉得落落的一周岁生日在哪里搞?在家里还是酒店?在家里可能地方小了一点,不过比较有氛围,在酒店可能就比较宽松舒适,但可能布置就比较匆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言都开始和夏瑜商量一些家里的事情了,虽然主要还是落落的事,但是他已经习以为常得似乎夏瑜也是这家里的一个主人一样。

    夏瑜也很自然地给杨言出谋划策:“我觉得应该在酒店里办,你想有那么多孩子,那么多大人,家里站的地方都有点局促,更别说小朋友们玩耍更需要空间。”

    “我可以帮你布置,反正现在我做的工作,不用值班。”夏瑜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还是有点郁闷的。

    ……

    “哎,张将军,你听到没有,小导游要过生日了!”在虚空中,太白金星拉着张老黑嘀咕起来。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张老黑正在无聊地打瞌睡,他的大手在耳边挠了挠,不乐意地鼓囔道。

    “小导游过生日啊!这是我们表现的好时候!”太白金星兴奋地说道,“给她送一个完美的生日礼物,赢得她对我们的信任和帮助!”

    用另一个词来形容这个生日礼物,那就是贿赂!

    张老黑皱了皱眉头,说道:“太白,你说的这个有用吗?”

    “有啊!小孩子,而且是小女孩,送礼物是最好哄的!”太白金星乐呵呵地说道。

    “但我们拿什么当礼物?我们都只是虚无的状态,啥也拿不出来。而且神通都被禁锢了,你想变一朵花出来哄哄小姑娘,都不可能。”张老黑摇了摇头。

    “时间还长,我们一起研究研究!”太白金星拖着张老黑,又隐入了虚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