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55章 落落的生日邀请(今天是小寒的生日)

    给落落过生日,杨言其实没有忘记,他最应该邀请和感谢的人,是南粤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彭医生和洪护士、王护士等人!

    这些好心人,在落落还没有被杨言收养之前,给予了落落很多关爱和照顾,而且杨言收养落落时候,一个很重要的出生证明,还是彭医生帮忙弄出来的!

    不过,当杨言过去邀请他们的时候,彭医生他们很遗憾地告诉杨言,他们刚好那周需要值夜班,不能过来参加落落的生日活动。

    杨言便暗自琢磨,准备到时候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

    “落落要过生日?”杨言去邀请几个兄弟的时候,雷震天的反应最为有趣,他直接从沙发上蹦起来,翻箱倒柜地找着一些什么,“我得给我大侄女包一个大红包!”

    “老雷,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日聚会,不用给红包。”杨言哭笑不得地拉住了雷震天。

    “为什么不要?这不是我大侄女的周岁宴会吗?哪有不给红包的说法?”雷震天瞪起了牛眼。

    “不是周岁宴会,只是给落落过一下生日,想要热闹一点,大家一起来聚一聚,吃顿饭。”杨言无奈地解释道,“我们都是二十一世纪积极向上、三观端正的好青年,就不要学那些变着花样收礼金的繁文缛节了吧?”

    雷震天惊讶地问道:“那你也不给落落搞抓周的仪式了?”

    “抓周?”杨言笑了笑,说道,“搞那个干什么?老雷,不要告诉我,你还信抓周这种东西真的可以预示一个孩子的未来走向吧?我小时候还想当科学家,当开坦克的司机,但长大后,想法早就变了不知道多少次!”

    “我当然不信抓周啊!这个跟星座是一样的,糊弄人!”雷震天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说要给落落办抓周的仪式?”杨言觉得有点糊涂了。

    雷震天嘿嘿一笑,说道:“你不觉得好玩吗?拿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给落落围成一圈,然后看她挑哪个!”

    好玩?这是什么逻辑?

    杨言有些无语地看着雷震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如果生孩子不是用来玩,那将毫无意义”?

    杨言哭笑不得地说道:“老雷,你赶紧跟吴艺生一个吧!到时候你来给他办抓周,我们过来围观。”

    ……

    杨言的邀请,在江源这边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状况。

    倒不是江源不愿意来,他只是正好处在苦闷的情绪中,看到杨言过来他租的房子,他便忍不住向杨言倒起了苦水:“我跟施韵吵架了,现在她都不理我。扣扣上跟她说话她不回。发短信约她出来,她给我回没空。给她打电话,她也不肯接。”

    值得一提的是,毕业后,杨言他们宿舍四个人都留在了羊城。

    方禾旭因为工作比较忙,经常要出差,他只是在创业园区附近住了一个单间作为落脚的地方,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或者奔波在陌生的城市和酒店里。

    雷震天没有住在学校附近,吴艺在花河区工作,他便在花河区租了一个豪华的酒店式公寓,跟吴艺过起了没羞没臊的两人世界。

    当然,以雷震天家里的经济状况,他在羊城都可以随便买一套房子,但雷震天和吴艺目前还没有留在羊城的长期打算,未来如果他们结婚,可能还要回到东北,雷震天可能也需要回去接手家里的产业。

    现在他在羊城不知道能呆几年,索性租房来住,省去了买房、装修,还要打理的麻烦。

    江源比较特殊,他跟杨言一样保研了,所以,毕业后,他们可以不用搬离学校,南粤大学是给这些保研的学生提供了过渡期的宿舍的。

    但住在宿舍里不方便啊!

    总不能每次都去小旅馆办事吧?

    现在做外包项目挣了点钱,手头宽裕起来的江源索性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一房一厅的套间,跟杨言以前租的城中村房子差不多,只是更加靠近学校,更加靠近宿舍区。

    租了房子后,果然是方便了许多,施韵夜不归宿的次数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只是,江源和施韵谈了将近一年的恋爱,随着对彼此的了解的增加,他们之间的矛盾也渐渐多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吵架?”杨言在江源家的沙发上坐下来,关心地问道。

    落落是第一次来江源叔叔这里,可能因为环境还比较陌生,胆小的小姑娘就挤在爸爸的腿边她现在学会了走路,就不太愿意只是呆在爸爸的怀里了。

    不过,落落也不敢离开爸爸去探索未知,小姑娘即便是好奇地打量周围的摆设,她也只是两个小手抓着爸爸的膝盖,以爸爸的膝盖为轴心,小身子贴着爸爸,慢吞吞地转来转去。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施韵不是说想和我一起做外包吗?她说想帮我联系以前做过的客户,请他们吃饭,看能不能多拉一些项目,或者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朋友介绍的。”江源如实地说出了施韵跟他商量时候的原话。

    江源还是很信赖杨言的,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和杨言都是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图书馆,只是杨言有了落落、他有了施韵后,联系才稍微少了一点。但他一直觉得杨言很优秀,也愿意听杨言的话。

    “这不是很好吗?”杨言笑着说道,“你们把这个事业,做成夫妻店。”

    要不是现在外包团队还需要杨言这个面子帮忙撑着拉客户,江源还需要杨言的指导,杨言都可以退出来了。

    江源苦恼地说道:“可是,我觉得不是很好,因为,因为上回去见一个客户,我看施韵跟别人喝酒,那感觉很不是滋味,言子,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杨言当然能理解,江源这是吃醋了。

    “我是希望她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不要老是去见这个人,见那个人……我们又不是缺钱花,我能挣钱就好了!”江源挠了挠头,吞吞吐吐地说道,“而且施韵她家人也希望她能考一个好的单位,这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说的啊!”

    杨言觉得江源的想法是不错的,只是,他隐约觉得,江源的想法不太适合施韵,施韵似乎不是那种愿意在一个风平浪静的公务或者事业单位里安安稳稳地待下去的女生。

    在江源和杨言讲述他和女朋友的争吵发生的来龙去脉时候,站在爸爸身边的落落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落落正无聊地围绕着爸爸的大腿打转,但小姑娘走路本来还有点不稳,小脚丫时常没抬起来,磕磕碰碰的,绕着爸爸的大腿转来转去,她一不小心,就拌在了爸爸的大脚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