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65章 都还没准备好拍照呢!(3/3)

    “脱了吧,张将军,凡事都有第一次。”在隐蔽的虚空中,一个声音正在谆谆善诱着。

    张老黑那标志性的大嗓门悲愤地喊起来:“太白老儿,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之前,都没有让我脱过!士可杀不可辱,我不!”

    “可是,张将军,我们这只是表演歌舞,我也只是借用一下您的盔甲,为小导游奉上我们的生日礼物,怎么就成了不能接受的羞辱?”太白已经将自己的麻布衣解了下来,露出肋骨突兀的苍老身躯。

    他将衣服递出来,看着张老黑的眼神,有点像正在哄骗小白兔的大灰狼!

    张老黑紧紧地抓着自己身上的盔甲,往后缩着,脸上尽是羞愤、抗拒的表情。

    ……

    七点多钟,随着霍嫣然的到来,还有最后一个石蔡鑫父女的到来,落落的生日会终于开始了!

    不过,属于小姑娘的环节不多!

    毕竟落落还太小了,杨言也没有想过兴师动众地要求大家都给小姑娘准备什么节目,就算准备了,可能落落也看不懂在大人们眼中是这样的。

    所以,这个生日会主要是大家围在一桌,热热闹闹地吃饭聊天,而为落落安排的生日环节,只有最开始的生日歌和吹蜡烛。

    “祝你生日快乐!”霍嫣然帮忙起了个头,大家都纷纷拍着手,在桌子上围看着乖乖地坐在爸爸身边、在宝宝餐椅上高高坐着的落落,笑眯眯地给她唱起了生日歌。

    包厢里还是很欢乐的,笑声、掌声和歌声在耳边交织,浅笑、微笑和大笑在眼里相映,还不算旁边激动地嚷嚷、蹦跳的亮亮、嘟嘟……

    落落也似乎受到了这喜庆的气氛感染,小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睛,喜悦地看着周围的叔叔阿姨、伯伯奶奶,两个柔软的小手掌也是欣欣然地拍着,似乎找到了大家唱生日歌时候的节拍。

    不知道小姑娘知不知道自己生日的意义,但在一边唱着生日歌的杨言,感觉女儿还是明白自己是小主角儿,她跟小淑女一样,乖巧地坐在那里,接受着大家的祝福!

    当然,落落也有对大家的疼爱做出回应,小姑娘精致的小脸蛋上洋溢出来的甜甜笑容,也是跟春风拂过一样,暖化了大家被社会磨砺得有些焦躁的心。

    生日歌快唱完的时候,眼尖的施韵拉了拉江源的胳膊,几个人欢呼着,猛烈鼓起掌来。

    原来,夏瑜刚才躲在外面点蜡烛,这时候,她才帮忙将落落的蛋糕用酒店的手推车推了上来!

    “哇,好漂亮的蛋糕!”吴艺起身,帮忙搭把手来将蛋糕端上桌子,她打量了两眼,便惊叹地叫了起来。

    可不是吗?杨言和夏瑜两人琢磨、挑选了好久,才找人特别订制的大生日蛋糕,外观和做工上肯定是没得说的!

    蛋糕是粉红色的底色,由于杨言要求蛋糕师傅尽量少用奶油,所以蛋糕的装饰图案、模型,都是用棕黑色的巧克力、黄褐色的花生碎、浅绿色的抹茶粉、鲜红色的草莓、鲜黄色的芒果等等材料来进行进行的设计,让这个粉红色少女心的蛋糕,看上去还有精致的卡通主题乐园!

    “这个,这个……”坐在落落身边不远处的石小豆也看得很清楚,她欣喜地转头看向她的爸爸石菜鑫。

    “怎么了?”石菜鑫低下头,笑着问道。

    这么多陌生人,石小豆有点不好意思大声张扬,她就跟爸爸小声嘀咕起来:“我也要,爸爸,蛋糕呢!”

    “你也想要吃蛋糕?”石菜鑫整理了一下女儿的话。

    石小豆连忙点了点头,一脸期盼地望着她爸爸。

    “等一下哦,要等落落妹妹把蜡烛吹了,然后才能切蛋糕吃。不用担心,这么大的蛋糕,肯定会有的!”石菜鑫笑眯眯地说道。

    石小豆回头看了看那个大蛋糕,小声嘀咕:“要,要小熊熊……”

    蛋糕上面有一些卡通的动物形象,有落落喜欢的猫咪其实就是粉红发夹的HelloKitty,还有可爱的松弛熊等等。

    站在石小豆旁边的夏瑜听到了,她微笑地转过头,看了看石小豆。

    石小豆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听到了,小姑娘很害臊,连忙扭过小脑袋,还抓着她爸爸的胳膊埋了进去。

    生日歌唱完,蛋糕也端了上来,小寿星公杨小落童鞋现在要吹蜡烛了!

    因为人多,订的蛋糕有点大,所以虽然只是有一个小蜡烛点在上面,但落落想吹到蜡烛,还是要从她的宝宝餐椅里站起来。

    杨言一边抱起落落,让她凑近一些,一边笑着给小姑娘一点指导:“落落,你要吹掉这个蜡烛,你看,爸爸这样吹,你也这样吹它……”

    他还生怕女儿听不懂,直接拉起落落的小手,在她的手背上吹一口气,而且很夸张地鼓着嘴巴,让落落看得更清楚、直白。

    小姑娘眨了眨大眼睛,很快她小身子在爸爸的怀里轻轻一拧,“嘻嘻”地跟爸爸笑了起来,好像爸爸这个吹“仙气”的动作很有意思一样。

    “来,落落,试试,不过不能离得太近哦,这是火,烫到会很疼的!”杨言搂着女儿的小肚子,另一只大手托着落落娇小的胸膛,让她俯下身。

    他很小心,也做好了落落不会吹蜡烛,最后他帮忙吹上一口的准备。

    “落落,看这里!”然而,这个时候,雷震天拿着相机,嚷嚷着想要给落落拍照。

    “什么叫看这里,人家落落要吹蜡烛的,老雷哥抓拍就好啊!”施韵笑不拢嘴。

    但说时迟那时快,大家都还在哈哈大笑,不认为落落一个“生手”能够轻松吹灭蜡烛的时候,在爸爸的怀里的小姑娘却很认真,她低下头,小嘴唇学着爸爸闭起来。

    “噗……”落落吹起的时候,难免又破音,可是小姑娘学得已经很像了,她鼓着嘴努力吹气。

    一股夹杂着水汽的气流喷过,弱小无助的烛火摇曳一下,便好像脱离了蜡烛,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缕细小的青烟。

    咦?

    这么快?

    雷震天还抓着相机,跟施韵哈哈地说笑呢!

    结果,落落已经吹完蜡烛了?

    没拍到怎么办?

    老雷傻眼了,他挠了挠头。

    总不能再点上蜡烛,让落落再吹一遍吧?

    “落落这么厉害?居然一下子就吹掉咯!”方禾旭反应过来,他将胳膊抬起来,夸张地在脑袋上方鼓掌,大肆夸奖起来。

    “哈哈!”雷震天索性不想了,也跟着拍手笑起来。

    石蔡鑫惊奇地说道:“落落吹蜡烛很有天赋啊!我们家石小豆,到现在都还不会直接吹蜡烛,我都是拿吸管给她吹的。”

    石小豆懵懂地抬起头,不过她前面半截没听明白,还以为自己爸爸在夸奖自己。

    其他人也在拍着手,满脸带笑地夸奖着落落。

    其实碰到有小朋友吹蜡烛,大家都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结果,都还没开始酝酿,落落就已经吹完了蜡烛,给了大家一个大惊喜!这让大家怎么不感到惊讶,怎么不赞赏地望向小姑娘?

    当然,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关注,听到自己被七嘴八舌地夸奖时候,脸皮很薄的落落往后一缩,她翻身埋在爸爸的怀里,“嘻嘻”的笑声闷闷地响起,只留下了拱在外面随着小身体一摇一摇的小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