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952章 怎么鸡腿都给落落?

    “我们结婚后要去蓉城旅游吗?”杨言听着有些惊讶,倒不是蓉城有什么不好的,只是他都还没有跟夏瑜研究过这个问题,夏瑜上班后工作比较忙,光是研究婚纱照、婚礼选址等等问题。

    “本来没想好去哪的,但结婚后有婚假,我想连着年假一起休。之前你不是说没有时间去旅游吗?我们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夏瑜平时不怎么吭声,但她会记住杨言无意间讲出来的愿望,她跟杨言领证之后的婚假都还没用,平时也不休年假,就想攒着跟杨言一起去旅行。

    只见夏瑜洒脱地笑道:“反正也是旅行,正好彤彤跟落落都想去看大熊猫,那我们就去蓉城玩吧!早就听说蓉城很好玩了,就是不知道落落能不能吃辣!”

    杨言没有在意去哪里玩,他见夏瑜都决定了,便也同意了这个行程。

    ……

    当然,何管彤的奖励只是一个小插曲,今天的主题是杨言跟夏瑜两家人的正式碰面!杨言跟夏瑜陪母亲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等姐夫王建军从店里回来,大家才一起坐车出发。

    见面地点定在了荷阳县城南饭店,也是之前杨言第一次见到夏向阳的地方。

    夏向阳跟吴湘琴早就等在了包厢里,杨言一家到来的时候,夏向阳还站到包厢门外迎接!说实话,看到老夏同志的笑容,杨言都有些不敢相信他是自己的老丈人!

    平时端得高高的架子去哪儿了?难不成他的脸色就只给自己一个人看的?

    “陆老师,真的是不好意思,让您这么大年纪了还跑这么远。”夏向阳帮忙搀扶着陆秀丽,还主动地解释起来,“本来是应该到您家里拜访的,只是担心我过去了,被县里那些人知道,都跑过来打招呼,弄得太兴师动众,所以才选了这里,比较安静。”

    “没有,没有,夏市长,我们小弟的婚事,其实应该是我们亲自上门提亲的。您工作繁忙,还劳烦您跑来荷阳,我们心里更过意不去!”何晓文现在算是老何家的家主了,长兄如父,他连忙在后面替母亲回应道,“都怪我们小弟做事太莽撞,都已经去领了证才通知我们,很多礼数都没有做到,我们想想都觉得很惭愧。”

    吴湘琴过来帮忙搀扶着陆妈妈,夏向阳顺势腾出手来,他跟何晓文握了握手,微笑地说道:“不用叫市长,太见外了。礼数不重要,重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要好好过日子,夫妻之间和和睦睦的,替我照顾好夏瑜。那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夏市长,您放心,杨言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要是对您女儿有半分不好,我替您教训他!”何晓文郑重地说道,他还是没有改变他对夏向阳的称呼。

    夏向阳没有在这个称呼上纠结过多,而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家是书生门第,何国兴老先生的风骨我也是早有耳闻,只是可惜没能见上一面。但这两年的接触看来,你们家的家教还是很好的!”

    “杨言这孩子,其实我已经观察了一年多,他的为人不错,性格淳朴,而且也确实对我女儿很好,夏瑜死心塌地要跟他,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夏向阳难得地将杨言表扬了一番,“杨言,你过来……”

    杨言刚才带夏瑜和落落、何管彤,还有家里的小喽啰们入座,本来他听着夏向阳夸奖自己,都有些如坐针毡,很不真实、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现在看到夏向阳招手叫他过去,他赶紧放下手中的热水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夏向阳后面对杨言的“敲打”才刚刚开始,只听他看着杨言,有些严肃地说道:“恋爱到结婚的时间是很短的,结婚后两人在一起生活,那半辈子时间才叫漫长!才叫真正的难熬!之前你对夏瑜的好,只代表着过去,未来你们能不能一如既往地好好过日子……”

    杨言面对着老丈人的时候有些太紧张了,一不小心,就误以为老丈人的陈述语气是在提问。他跟发誓一样,竖起手来,慌忙说道:“会的,以前是怎么样的,以后我也会一样地照顾和关心夏瑜!”

    “现在说了不算,关键是你以后的行动!时间会证明一切,我也会看着你们!不许欺负夏瑜,知道吗?”夏向阳的语气有些严厉,但对于杨言来说,这已经算是最亲和的了!

    要知道,以前的夏向阳,可没有像今天这样,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而不是以一个敌人的身份,对他们千叮万嘱!

    ……

    其实,除了开头夏向阳的这番话,两家人的见面,气氛还是很融洽的!

    夏向阳跟陆妈妈寒暄完后,就跟何晓文推杯交盏地喝起了小酒,两人压根不管今天的主题,直接跳到了何晓文比较熟悉、夏向阳也比较关心的荷城教育系统的话题上面。

    何晓文几杯白酒下肚,胆子大了,话也多了起来,他跟夏向阳兴致勃勃地说着一些风闻轶事,一些涉及校领导收礼、招生处黑幕的问题,听得夏向阳眉毛直抖。

    不说这两个喝酒的人,其他人都吃得很开心!

    老何家的孩子比较多,吴湘琴根本坐不住,她笑呵呵地游走于几个孩子中间,热情地给他们夹菜,亲昵地询问他们的名字,跟他们交流。

    “这个是老大,叫王子浩,这个是老二,叫王子瀚,他们是双胞胎。”何晓诗笑着跟吴湘琴介绍道。

    “长得都很像,不过有点瘦哦!男孩子要多吃一点,来,奶奶给你们夹鸡腿!要吃饱饱啊!”吴湘琴笑道。

    王子浩稍微有些害羞,王子瀚却一点也不怕生,他见吴湘琴将鸡腿夹过来,先是呆了呆,然后嚷嚷道:“哎呀,我都不喜欢吃鸡腿!”

    “不喜欢也要吃,落落的外婆夹给你的,那是关心你,你要先说谢谢吴奶奶!”何晓诗教育着这小家伙。

    然而,王子瀚眼珠子一转,就用手抓起鸡腿,直接越过王子浩,伸过去,往旁边落落的碗里一放:“落落,哥哥也关心你,这个鸡腿给你吃!”

    这算不算“债务”转移?鸡腿都给了落落吃,他王子瀚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说谢谢了!

    就在大人们都看着这个调皮的小家伙哭笑不得的时候,王子瀚的动作却是提醒了王子浩,想要大人夸奖的他也有样学样地将鸡腿放到落落的碗里:“妹妹,这个鸡腿给你吃!”

    一个鸡腿是惊喜,两个鸡腿是惊吓!

    落落正用小手抓着一个她最爱吃的鸡翅膀,跟小仓鼠一样细细地啃着,看到眼前的碗一点点变成了鸡腿山,她的眼神都呆住了!

    “唔,西,吃不完了!”小姑娘有些焦急地在宝宝餐椅里扭了扭,担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