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126章 给外公外婆说自己的表现

    “调试好了,来吧,落落,外公、外婆在这里!你跟他们说一下,今天运动会都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吧!”

    晚上,杨言用小爱智能音箱,调出了视频通话,跟远在荷城的老夏同志连线。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小爱智能音箱就有简单的拍照功能,但像这样一款大屏的家庭“电器”,没有视频通话功能就太可惜了!

    杨言便更新了它的固件,新版本的小爱智能音箱就多了一个视频通话功能,而且是微信的视频通话!这个新的功能是得到扣扣总部的授权,可以通过手机微信扫码登录,然后在小爱智能音箱实现微信的视频通话!

    有意思的是,它只需要登录一次,以后想要跟谁进行视频通话,依旧可以采用小爱智能音箱的传统操作方式语音指令,直接说“小爱、小爱,我要跟XXX视频通话”即可!

    非常方便!

    市场推广方面不需要杨言考虑,但在新的固件更新之后,他马上拜托荷城工厂里的人,送了一台到荷阳老家,送了一台给老丈人,方便他和两边的老人视频通话,这比见不着人的电话温暖多了!

    话又说回来,自打从京城回来之后,杨言给老丈人、丈母娘拨打视频电话的次数、频率可以说是指数上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向阳在京城的时候,难得地跟他交心过一回,两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反正,目前杨言这个女婿,联系老丈人、丈母娘可是要比夏瑜这个亲闺女积极得多!

    虽然,他经常打的是落落的幌子。

    ……

    落落也很喜欢通过小爱智能音箱跟外公外婆说话,因为这个东西屏幕大,看得清楚,还不用费劲拿着!

    “嘻嘻……”小姑娘抱住了小爱智能音箱,小手按在上面,眼睛俯视着屏幕里的外公外婆,先是憨憨地笑了起来。

    “你往后站一点,这样外公才看得清楚你,不然,整个屏幕里放的都是你的鼻孔。”杨言指导了一下落落,还笑着跟老丈人解释一下,“爸,您看落落有多想你,看到你就笑了。”

    爱笑的孩子讨人喜欢,落落偎依在爸爸的怀里,向着外公、外婆的“方向”甜甜地笑,自然也是让夏向阳看着喜欢不已。

    “想外公,那元旦放假,就让你爸爸带你回来找外公玩!”夏向阳洪亮地声音从音箱里传了出来。

    声音没有什么问题,但画面稍显卡顿,但这不是机器的问题,是因为夏向阳家里的网络不太行。

    老人家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还是有点不够,夏向阳用的最多的还是座机,他的智能手机都是当功能机用的,吴湘琴虽然会用电脑,但她的电脑也是许久没有开过机了。

    所以他们家里的网络质量很差!当然,市长家的网络不行,下面的人知道了都坐不住。秘书孟均已经联系了电信的人,准备明天就过来全面升级他们家的网络。

    为了能跟落落视频,夏向阳也同意了这件事。

    “元旦还这么久,什么时候有空,外婆跟外公上去跟你玩!”吴湘琴疼爱地眯着眼睛,想要把屏幕里的落落看得更加清晰一些,她都好像抱一下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

    “爸、妈,落落今天表现得可好了!”杨言看到这话题又跑偏了,他只能哭笑不得地自己讲起来,“她今天当了旗手,就是运动会入场的时候,她跟另外三个小朋友一起拿她们幼儿园的旗走在最前面。”

    “唔,是,是乐乐姐姐,还有,还有……”好像刚刚觉醒一样,落落小屁股一扭,从爸爸的怀里挣脱出来,她独自一人霸占了“镜头”,兴致勃勃地跟外公外婆,掰着手指头介绍起了自己的队友们。

    “你还走正步了,是不是?谁教你的?”深知自家闺女的唠嗑能力,杨言也是提前地掌好舵,用提问来把控落落的节奏。

    “唔,麻麻教的,老师,老师还说,落落好好探呢!”落落看向爸爸,一边奶声奶气地说道,一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不对啊,爸爸不是知道这些吗?为啥还要问落落。

    “妈妈教的?”也不知道小姑娘那一句话触动了她的笑点,吴湘琴听完直乐。

    “嗯呢!麻麻,麻麻也很腻害!妈妈叫落落走,落落还不会……”落落说得眉飞色舞,也是手舞足蹈。

    “然后,然后落落会了。嘻嘻,嘻嘻……”剧情有些跳跃,可是那些都可以脑补,反倒是落落说完呲起整齐的小牙齿跟外公外婆笑的样子,也是如同阳光一般,灿烂地照进了外公外婆的心里。

    “一开始夏瑜还抓得很严,把她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后来落落学得好了,夏瑜才没有那么严格。但效果还是好的,落落在运动会开始时候,走得很标准,我跟夏瑜都听到有不少家长夸落落。”杨言简单地补充一下。

    “怎么把落落弄哭了啊?夏瑜也真是的,慢慢教孩子嘛,那么着急干什么?”吴湘琴听得很心疼,埋怨地说了起来。

    夏瑜其实也听到了,但她没有吭声,只是拿了一个笔记本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佯装在写什么。

    天天跟他们视频通话,有那么多话聊的吗?

    哎,好烦……

    杨言笑着替夏瑜辩护一下:“其实没有那么夸张,只是落落一开始还接受不了,后来她尝到甜头了,练得好被老师夸奖,回来就变得特别积极,还反过来要妈妈继续教她。”

    “唔,麻麻,麻麻不,不凶了,落落才不哭哭呢!”落落不想爸爸把风头都占了,听了一会儿,她也是哼哼地叫着,活泼地表现着自己的存在感。

    “好好,咱们不说这个,你快跟外公外婆说一下你拿两个第一的比赛吧!还有奖牌,奖牌在哪里?”杨言笑道。

    “唔,四,四个第一!”落落却对爸爸说得数字表示抗议,她伸出了四根小手指,回头跟爸爸说道。

    (其实两个和四个都没错,因为“两个”是最后的成绩,“四个”是还包括了落落在前面的预选赛里面的表现。)

    落落没有解释那么多,她此刻关注的是爸爸说的奖牌,急切地想要展示给外公外婆看,她便急匆匆地转身往卧室跑去,奖牌已经被爸爸放在了卧室里呀!

    “呵呵,她其实这两个比赛赢得都不容易,因为还有比落落大两岁的大班小朋友在里面。”杨言从女儿的背影上收回视线,他笑着跟老丈人、丈母娘说道。

    “还有大班的?”吴湘琴似乎在为落落鸣不平。

    夏向阳倒是又板起了脸来,恢复了严肃的样子这只不过是他的日常,但这看起来,还是有点“我的笑只是为了落落”的感觉!

    不想跟女婿笑?

    欣赏归欣赏,该拿捏的,夏向阳还是想要在女婿面前拿捏一下。

    “对了,爸,我想跟你们说一件事。”正好,落落还在卧室里找她的奖牌,杨言便跟老丈人说起了别的事,“夏瑜现在在她们工会,举办那个羊城公安系统的篮球比赛,然后还做了直播的安排。现在这事反响很不错,也受到了很多关注。”

    “现在有电视台,羊城的电视台说想要采访她们,她们那个林湘娴主席不想出风头,就说要让给夏瑜去做采访。爸,您觉得这事怎么样?”杨言招手,把不情不愿的夏瑜叫了过来,一起来聆听老夏同志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