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寒门

第1177章 番外三(续篇中) 谁不是读小学才有零花钱?

    “唔,不可以,不可以随便吃外面的东西,会吃坏肚子。”落落不知道为什么弟弟的问题还要自己来回答,她小手在身前交织着,委屈巴巴地嘟囔几声。

    “不只是这样,嗒嗒和唯唯,也不应该花姐姐的零花钱!人家姐姐攒一点零花钱容易吗?今晚你们都花了多少?”夏瑜虽然是在跟落落在说话,但她更希望另外两个低着头的小家伙听进去。

    “系,四十五……”落落弱弱地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你看,四十五块钱!”夏瑜转头,严肃地看向嗒嗒跟唯唯,“四十五块钱,姐姐要攒多久才有这么多?姐姐连自己喜欢的书都没有买,攒下来的钱都给你们吃吃喝喝了!”

    就问你们惭不惭愧!

    然而,嗒嗒和唯唯的反应怎么样,夏瑜还看不出来,这两个小男孩把缩头乌龟进行到底了!

    倒是落落很好心地拉了拉妈妈的衣服,声音软软地解释起来:“唔,不是这样啦,妈妈,不是不买书。是爸爸有那个,那个平板,好多好多书的,不用买就可以看了呢!”

    “……”夏瑜无奈了,这丫头还没听出来,妈妈是在教育弟弟们不要乱花姐姐的钱吗?你屁股往哪边拱的啊?

    “但不管怎么样,你们哄姐姐给你们花钱就是不对的!”夏瑜总结性地发言。

    “唔,可是,可是没钱。”嗒嗒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他一边说着,一边委屈得眼泪都在打滚了。

    两个三岁小男生表达能力还不够好,发音很含糊,话讲得不完整,听者还得脑补。这都是夏瑜习惯了的事,所以她能听得明白,嗒嗒是在抗议自己没有给他们零花钱呢!

    “你们要买什么,可以问爸爸妈妈,如果得到允许的话,爸爸妈妈会给你们买的!”夏瑜没有哄他,而是看着这个掉眼泪的小家伙,好像铁石心肠一样,无动于衷地说道,“但零花钱的话,咱们家的规矩是,你得上到小学,才会有零花钱。不信你问问你姐姐,落落,你在幼儿园的时候有没有零花钱?”

    落落本来在关心着弟弟呢,忽然被妈妈提到,她不由地愣了一下,然后才挠了挠头,老实地回答道:“没有。”

    确实没有,杨言是在她上小学之后才开始给她零花钱的。以前顶多给她几块钱去买东西,培养她对钱的用途的认知。

    “那爸爸读幼儿园的时候有没有零花钱?”夏瑜接着问很佛系地坐在一边、把“刑堂”留给老婆的杨言。

    “没有,爸爸那时候哪有什么钱?”杨言笑道,“小学都没有零花钱,后来还是读初中了,你们伯伯,还有姑姑,才偷偷给几块钱,然后我都存起来了,跟落落一样!”

    其实,嗒嗒和唯唯也不是非要零花钱不可,他们还没有这么复杂的想法,只是每个小朋友心里头都有一把秤,可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他们在意的其实只是“姐姐有钱、而我们没钱”的问题。

    现在听妈妈、爸爸这一通忽悠,嗒嗒眼泪都不往下掉了,他呆呆地看着姐姐和爸爸,心里已经好受了许多。

    原来姐姐也是长大了才有零花钱呀?爸爸好像还更惨……

    “所以说嘛!你们现在三岁,等你们读完小班、中班、大班,开始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会给你们零花钱的,你们不要急!”夏瑜觉得对待男孩子就要用对待男孩子的方式,她没有去抱嗒嗒,而是很爷们地揉了揉嗒嗒的脑袋,粗里粗气地说道,“知道了吗?还在那哭!”

    嗒嗒其实平时比唯唯还要勇敢大胆的,所以被妈妈这么一说,他马上抬起手背,飞快地抹去眼泪,嘴巴里嚷嚷起来:“才没有哭呢!”

    不能只是说教,适当的惩罚也是有必要的。

    “这次是你们三个人一起跑出去买东西,不告诉爸爸妈妈。所以,惩罚也是你们三个人要一起承担。”夏瑜再次板起脸来,宣读起了最终的“判决”,“所以,你们三个小朋友,是想要一起拖地,负责打扫家里的卫生一个星期呢?还是想要铲猫屎狗屎鸟屎老鼠屎,负责每天打理喵小米、小八公、喳喳、小白的卫生?外面那只大乌龟就算了,换水的话你们搞不定。”

    听着妈妈的话,嗒嗒和唯唯百般不情愿,谁愿意被惩罚,谁愿意去干活啊?

    倒是落落心比较大,她听到了妈妈话里一个漏洞,还眼睛弯弯地笑起来:“咯咯,妈妈,不是啦,不是老鼠屎,小白不是老鼠,爸爸都说它是豚鼠了!”

    “都差不多!”夏瑜摆了摆手,说道,“所以你们是想要选择后面那个惩罚吗?”

    落落没啥想法,她还转头去看两位弟弟。

    嗒嗒一脸茫然,倒是此作俑者唯唯童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嘟着嘴巴,偷偷地挪到了爸爸的身边。

    “粑粑……”唯唯眼巴巴地摇着爸爸的膝盖,乞求的小眼神看起来特别可怜。

    只是可惜,杨言觉得今晚这事还挺值得重视的,这三个小家伙有点要上房揭瓦的感觉了,如果不加强管教,以后还指不定要怎么样闯祸。

    所以,杨言轻轻地抚了抚唯唯的后背,笑道:“爸爸可说服不了妈妈,你们看今天妈妈都发脾气了。所以啊,以后还是要听话才行,是不是?”

    “可是,可是,唯唯不敢了。”唯唯跟爸爸嘟着小嘴巴,委屈地说道。

    他意思是自己都知道错了,知道不敢了,为什么还要接受惩罚?

    唯唯童鞋这个小算盘要落空了,爸爸今天没办法帮他求情,而且,在唯唯呆滞的眼神中,爸爸还主动举手,说道:“妈妈(以孩子的口吻叫的),今天这事,我觉得我也有错,错在没有看好落落她们,所以我也申请接受惩罚,我们四个人一起接受惩罚,由妈妈监督!”

    “那就这样,爸爸去给川川(大亚巨)换水打扫卫生,你们负责我刚才说的,这个星期,宠物的卫生就交给你们了!可以吗?”夏瑜严肃地说道。

    “可以,妈妈,可以的……”落落连忙点头,她刚才看了一会儿,已经看出来了妈妈的惩罚不可更改了,早点答应,还能防止妈妈给他们再加大惩罚力度。

    至于嗒嗒和唯唯,他们就算嘴巴噘得再高,那也只能不情不愿地接受。

    妈妈太可怕了呀,爸爸都被惩罚了,他们不乖乖的,就要被揍的……

    ……

    惩罚从第二天开始,第二天不是周末,但等三个小家伙从学校、幼儿园回来,杨言也已经准备好了适合小孩子用的小型打扫工具在家里等着他们。

    “现在开始分工,才去先到先得的规则,谁要打扫喵小米他们的粑粑?”杨涵拿着一个跟破洞了一样的筛子铲,笑道,“这个工作适合两个人来做,想要的举手!”

    “爸爸,我要,我要!”落落先举起了手,而且她拱着小屁股,然后使劲地跳起来,咯咯笑地想要抢爸爸举高高的专用铲子。

    “我也要!”嗒嗒很机灵,他看到姐姐抢着,自己也跳了起来。

    “那你们先去铲屎。这里还是有小扫把,你们把屎铲到垃圾袋里,知道吗?”杨言最后看向唯唯,他眼里露出了笑意,“下面这个唯唯要做的,其实也很简单,你只需要穿上这个手套、膝套,在客厅里爬一圈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