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赘婿 沉默的糕点

第215章:大傻恋爱了!浪爷对决羌王!(3更)

    二十几天之前,羌人使团武士焚烧越国圣庙,并且被抓事情就传到了羌王耳中。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派遣使者前往越国,内容只有一个。

    赶紧放掉我们的人,否则开战!

    不仅如此,之前我们提出的要求照旧。

    什么要求?

    就是讹诈越国的三十万金币,以及大量的丝绸,茶叶等等。

    羌王就是这么屌,就是这么横。

    没办法啊!

    人家牛逼啊。

    怎么形容羌王的战斗力呢?

    一代战神!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兵法如神啊。

    事实上他统兵的天赋也非常高,不算熟读兵书,但天生就会打战。

    那么在战场上他有多么厉害呢?

    参照仇妖儿!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仇妖儿厉害,因为她还年轻才二十九岁。而羌王已经四十九岁了,仇妖儿再过五六年一定比他更强。

    但至少现在,羌王的战斗力是逆天爆表的。

    否则羌国这么一个屁大的地方,能够怼天怼地怼空气?

    活生生把越国这么大这么强的国家逼得花钱买平安。

    而且花钱买平安的,还有楚国呢。

    羌王知道自己派出去使臣焚烧了越国圣庙的时候,他知道这后果有多么严重。

    这就相当于羌国的雪山神庙被烧了。

    但他还是不在乎,烧了就烧了呗。

    赶紧放人,赔钱,要不然打你。

    虽然现在整个羌国都爆发天花,但说打你越国,依旧能打你。

    不过五天之后!

    羌国的新使臣还没有到达越国,羌王就得到了新的消息。

    那十几个焚烧越国圣庙的羌人已经被斩首了。

    顿时,羌王暴怒!

    我阿鲁冈还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

    只有我杀别人的使节,从来没有人敢杀我的使节。

    都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这对于羌国来说完全是不存在的。

    他们杀起别国的使节,真的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想杀就杀。

    久而久之,人家也就不派使节过去了。

    太不讲规矩了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氏家族才垄断了越国对羌国的外交。

    但得知自己的使团被杀了之后,羌王就受不了了。

    只能我杀别人使臣,别人怎么可以杀我使臣?

    羌王阿鲁冈二话不说,直接羌国太子阿鲁太集结了五千骑兵准备杀入越国。

    别看我羌国正在闹天花疫情,但绝对不怂,说打战就打战。

    打你越国菜鸡五千骑兵足矣,反正就是烧杀抢夺呗。

    也就是这个时候。

    苏氏家族的使者进入羌国王宫。

    二话不说,给十万金币!

    请大王暂歇雷霆之怒,先杀一个人再说。

    杀谁?

    越国使者沈浪。

    当然了,其实这个时候沈浪出使羌国的旨意还没有下来。

    羌王收下了金币。

    但是依旧要出兵教训越国。

    苏氏表示,大王先杀了越国使者沈浪之后再出兵,这样我苏氏愿意再出十万金币。

    于是羌王就按下滔天怒火,等待沈浪的到来。

    在几天之前,他确定越国使者沈浪已经从出发前往羌国。

    不仅如此,而且还带着羌国使团武士的十几颗人头而来。

    挑衅!

    前所未有的挑衅。

    羌王杀气冲天,彻底暴怒!

    要将越国使团所有人,全部剁碎了,做成肉羹。

    而就在这个时候,羌国的地狱公主阿鲁娜娜主动请缨,愿意率兵将越国使团斩尽杀绝,将那个使者沈浪剁碎了喂狗。

    羌王答应了。

    所以,沈浪的使团刚刚进入羌国,就被这个地狱公主的骑兵包围。

    ………………

    羌国公主阿鲁娜娜杀沈浪之心,完全和父王是一模一样的。

    越国这么窝囊,竟敢杀我使团武士?

    而且还敢派使者,带着我国勇士的十几颗脑袋来?

    自寻死路啊。

    她正要将沈浪剁碎了喂狗的时候。

    忽然听到他喊大傻!

    大傻?

    不就是师傅跟我说的那个要和我的相亲的人吗?

    顿时,阿鲁娜娜朝着大傻望去。

    我的天!

    这么高?

    我阿鲁娜娜还没有见过比我更高的男人呢,现在终于有了。

    …………

    大傻听到沈浪的话后,也不由得朝阿鲁娜娜望去。

    瞬间!

    大傻就恋爱了!

    当然,这个恋爱的原因很复杂。

    首先,师傅钟楚客不断强调,这个女人是你媳妇。

    一路上沈浪也不断强调,这个女人是你媳妇。

    大傻是一根筋的人啊,在他心里面早就将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媳妇当成这辈子的唯一了。

    就是这么傻,就是这么纯。

    当然现代社会也有很多宅男,还没跟妹子见面了,光网上聊天就爱得要死要活的,而且把对方幻想得极度完美,每天都魂不守舍。

    只不过现代社会的宅男是因为骚,因为寂寞。

    而大傻是真的纯。

    甚至他都没有幻想过自己这个媳妇长什么样子。

    他缺乏幻想的能力啊。

    因为这辈子他就接触过几个女人,后母,金木兰,小冰,宁焱公主。

    样本太少,缺乏想象空间。

    但是一见到阿鲁娜娜。

    大傻眼睛猛地爆亮,心脏狂跳。

    天!

    这个女人这么高,这么壮,这么美。

    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这就是我要的女人,这就是我大傻一辈子的婆娘。

    他顿时呆呆道:“媳妇,我是大傻。”

    阿鲁娜娜停了下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看了大傻好一会儿。

    “你就是钟楚客的徒弟?”

    大傻道:“嗯,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你也每天为师傅关门吗?”

    阿鲁娜娜看出来了,这是个傻子啊。

    “你来和我相亲?”

    大傻道:“啥是相亲?”

    沈浪在边上道:“就是要娶她,睡她,生娃!”

    大傻用力点头道:“对,俺要娶你,睡你,生娃。”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哄然大笑。

    一时间,原本肃杀的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但是瞬间,所有人都不敢笑了,硬生生憋住。

    因为阿鲁娜娜公主的面孔冷了下来。

    这个时候你别说笑要憋住,就是屁,就是屎尿也要给我憋住。

    羌国公主阿鲁娜娜寒声道:“傻子,你想要和我相亲?接我三招,才有这个资格!”

    沈浪大喜。

    大傻别的本事没有,但接招抵挡的本事是绝对一流的。

    第一招!

    顿时阿鲁娜娜猛地冲过来,举起手中一百多斤的青龙偃月刀,猛地劈下。

    这力量!

    简直惊人了!

    大傻本能地举起玄铁棍。

    我挡!

    “当!”

    一声巨响!

    火星四溅。

    大傻的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

    他脚下的坚固地面,竟然直接龟裂。

    “第二招!”

    羌国公主阿鲁娜娜的青龙偃月刀,如同旋风一般,横斩过去。

    大傻又飞快格挡。

    我挡!

    “砰!”

    他的身体剧烈摇晃。

    但还是活生生接下了第二招。

    阿鲁娜娜真是惊了。

    到现在为止和她战斗过的同龄人,除了太子阿鲁太之外,根本无人能够抵挡她一招啊。

    眼前这个大傻,明明比自己小了五岁啊,竟然如此厉害?

    “接我的第三招试试看。”

    然后,阿鲁娜娜公主使出了绝招。

    拖刀术!

    刚才不管是斩还是劈,顿时瞬间的过程。

    而拖刀术,则是远远不断地力量袭击。

    “唰……”

    绝招拖刀术。

    大傻依旧挡住了!

    只不过,他手中的玄铁棍,活生生被削去了一层。

    哪怕在太阳光之下,火星也不断飙射。

    不仅如此,整个玄铁棍的温度飙升,直接到要将肉皮烤熟的地步。

    因为这三招的能量太巨大了,加上最后的拖刀术,剧烈摩擦生热。

    但是,大傻依旧一动不动。

    活生生接下了这个地狱公主的三招。

    只不过双手虎口都裂开,血流如注。

    嘴角也溢出一口鲜血。

    沈浪不由得惊叹,这羌国公主还真是强悍啊。

    竟然将大傻都击得流血了,而且还受了内伤。

    大傻有多牛逼,沈浪此时可是一清二楚的。

    不过这一战对大傻有些不公平,毕竟阿鲁娜娜公主大他五岁,而且已经练武二十年了。

    论血脉天赋,肯定是大傻最牛逼。

    不过,大傻终究是接下了三招。

    现在,你们两人可以相亲了吧。

    没想到啊,竟然在这个场合相亲。

    …………

    阿鲁娜娜公主道:“大傻,你接下了我三招,现在我们可以相亲了。”

    大傻惊喜。

    现在就可以了吗?

    二傻说相亲就是成亲,就是睡觉,就是生娃?

    可是我不会啊!

    阿鲁娜娜道:“我叫阿鲁娜娜,是羌国公主,雪隐大宗师的弟子。”

    大傻:“我是大傻,钟楚客的关门弟子。”

    本来他还想要再重复一下,自己每天晚上关门,但是仅有不多的智慧让他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

    就如同正常相亲流程一样,双方开始自我介绍。

    是个良好的开端啊,沈浪非常欣慰。

    这对男女,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是……

    阿鲁娜娜道:“行了,相亲结束,我看不上你,走吧!”

    大傻:“啊?”

    沈浪:“啊?”

    这相亲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也太快了啊!

    现代社会相亲,男女双方自我介绍之后,还问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年薪多少,存款多少呢。

    你这啥也不问,就把我们大傻给淘汰掉了?这算是首轮就灭灯啊!

    阿鲁娜娜继续举起青龙偃月刀,大吼道:“越国竟敢杀我使臣,将越国使团斩尽杀绝!”

    “沈浪,受死吧!”

    然后,她的大刀朝着沈浪继续猛地斩来。

    沈浪惊了一跳。

    这娘们,还有这套路?

    沈浪大声道:“公主殿下,我能帮你们治好天花,解除你们的灭国之危。”

    阿鲁娜娜公主一呆。

    对于羌国的天花,就连她都会感觉到惶恐。

    因为就算武功再高也没有用,一旦得了天花,该死还是会死。

    而且,整个羌国成片成片人死去。

    如今已经死了两万多人了。

    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感染,甚至最精锐的骑兵队伍中也有人感染了。

    如今,连父王都不敢再杀人了。

    如果再杀下去,羌国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

    甚至父王三个幼年儿子,都已经感染上了。

    这天花简直就是天谴,简直就是死神的镰刀,疯狂收割着生命。

    如果谁能够治好天花,那就是挽救了羌国,那就几乎是神仙。

    但是……

    阿鲁娜娜不相信眼前这个小白脸。

    因为,已经有几十个号称能够治疗天花的人,都是骗人的,全部被杀了!

    “我不信,小白脸受死吧!”

    阿鲁娜娜大吼,然后一刀斩下。

    大傻猛地格挡。

    我挡!

    我挡!

    我挡!

    整整十几刀后,阿鲁娜娜公主气喘吁吁。

    大傻两条腿都陷入地面好几寸,整个人仿佛矮了一截。

    他双手血肉模糊,嘴角全部都是血。

    大傻真的已经快到极致了,这阿鲁娜娜公主太强了。

    但是,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二傻。

    哪怕媳妇也不例外。

    阿鲁娜娜公主不敢置信地望着大傻。

    这个傻子这么厉害?

    竟然连挡了自己十几刀?她的双手都有些发抖。

    她惊叹的同时,不由得愤怒,大吼道:“还呆着干什么?冲上去将越国使团斩尽杀绝啊!”

    “杀!”

    一声令下,上千骑兵继续挥舞弯刀,朝着沈浪使团的上百名武士狂冲而来。

    沈浪身边这上百名武士有一半是越国派的,有一半可是天道会和金氏家族的私军。

    虽然都很精锐,但绝对敌不过羌国的上千骑兵。

    羌国骑兵的战斗力,那可是相当惊人的。

    一个冲锋之下,就可以将沈浪身边这上百名武士杀得干干净净。

    情况万分危急。

    顿时沈浪大喊道:“大宗师,差不多了啊,该现身了啊!”

    再不现身,就该死人了。你一路上都跟着我们,我可是知道的啊。

    不过,钟楚客大宗师没有现身。

    反而,空气中飘起一阵迷人的芳香。

    瞬间!

    阿鲁娜娜公主脖子一缩,转身就要逃跑。

    好熟悉的香味。

    她最害怕的人来了。

    师傅,雪隐大宗师。

    毕竟她为了逃下山,可以给师傅下了迷药的。

    当然,她还以为自己的迷药起作用了呢。

    “鲁鲁,住手!”

    一道美妙之极的声音响起。

    光听到这个声音,沈浪都有些要醉倒。

    这声音真是……太温婉动人了。

    沈浪还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温柔之声。

    就仿佛春风抚慰,就仿佛白云拂过。

    他不由得错愕?

    雪隐大宗师好像年纪不小了啊,听这声音明明才二三十岁啊。

    莫非是嫩声老妖婆?

    这声音真仿佛有魔力一般,但是又纯净无比,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魔女。

    而是发自内心的纯净。

    这和宁洁可不一样啊。

    这声音让人听了又迷醉,有仰慕。

    而宁洁?

    就是一个让人没欲望的老/处/女,表面上看风轻云淡,其实很丧,充满了负能量。

    所以,她才叫宁不硬,长得再美也白搭,就如同石头雕琢成的美人,你睡的下去吧?

    而雪隐大宗师这个声音不一样。

    充满温暖,充满了绝对的正能量。

    这才叫真纯净。

    听到师傅的声音后,阿鲁娜娜瞬间投降了。

    她的手本能举起。

    这个世界她可以拒绝任何人,就是不能拒绝师傅。

    因为师傅太好了,太完美了。

    阿鲁娜娜很爱师傅的,超级爱。

    要不然她为何要逃跑下山啊,就是因为拒绝不了师傅啊。

    万一师傅指着某个男人说,鲁鲁你嫁给她。

    阿鲁娜娜又不能拒绝,又不想答应可怎么办?

    只能逃跑咯。

    “沈浪,你真能治天花?”雪隐大宗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声音真是让人亲近啊,一点都没有大宗师高高在上,让人想到了初恋情人。

    沈浪道:“我可以治疗天花,我可以拯救无数人。”

    雪隐叹息一声。

    她本来是真的不想去见羌王。

    因为,羌王非常迷恋她。

    准确说见过她的男人,基本上都会迷恋她。

    钟楚客从来不敢说出口,但到现在都孤身未娶。

    到现在位置,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为了她雪隐而孤独终老了,她自己都觉得作孽。

    但是总不能因为感动而去接受一个男人。

    她,螺祖都是这一代最美的女人。

    下一代就是宁寒公主了。

    “那行,我这就去见羌王,让他无论如何不杀你。”雪隐大宗师道。

    沈浪躬身道:“谢谢神仙姑姑。”

    顿时,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来。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沈浪冷笑,我已经很克制了好吧,我本来想喊姐姐的。

    “不谢,上天有好生之德。”

    雪隐大宗师的声音越来越远。

    师傅走了,阿鲁娜娜松了一口气,师傅终究没有提迷药的事情,我鲁鲁算是逃过一劫了。

    然后,她盯着沈浪道:“你这样的小白脸,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来人,将越国使团包围起来,押解去见父王!”

    ………………

    一天之后。

    阿鲁娜娜公主押着沈浪等人,进入了羌王宫。

    好古朴的王宫啊。

    非常巨大,非常冰冷,也很狰狞。

    到处都是尖尖的。

    而且气氛很怪异,直接往黑色石头上涂黄金是什么鬼?

    王宫通体黑色,上面尖尖的屋檐全部是金色。

    这个审美也真是霸道了。

    羌国的天花真是太严重了,这一路上沈浪见到许多部落,直接死绝了。

    地上到处都是燃烧过的尸体,堆成了小山。

    这群人实在太不讲卫生了,一个天花疫情竟然爆发得如此严重。

    难怪曾经的欧洲,因为鼠疫直接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这里的卫生环境,比起越国简直差远了。

    果然是野蛮人啊,比不过大炎王朝的璀璨文明。

    羌国,沙蛮族,西域诸国都不属于大炎王朝。

    所以这些小国的君主各个称王称霸,都是没有经过天子册封的。

    被东方诸国视为蛮夷。

    不过东方文明有一个特点,一旦文明就不野蛮了,某种程度上的单兵战斗力就下降。

    论个人勇武,还是羌国强啊。

    当然,沙蛮族也很强。

    来到巨大的宫殿之外,阿鲁娜娜大声喊道:“阿爹,越国使者小白脸来了,您要不要见他?要不要宰了他?”

    沈浪顿时朝大傻狠狠瞪一眼。

    没本事的东西,连自己媳妇都管不住,竟然对我喊打喊杀的。

    大傻比沈浪还沮丧。

    因为他已经体会到心碎的感觉了。

    这一天他的眼睛时时刻刻都盯着阿鲁娜娜。

    但是,对方一眼都不看他,完全当他不存在。

    单相思啊!

    某种程度上,大傻算是失恋了。

    “让他进来!”里面传来了羌王阿鲁冈的声音。

    ……………

    沈浪进入了羌国王宫大殿。

    实在想不通,这样小国的大殿,竟然比越国还要大,还要高。

    简直称得上恢宏壮观的。

    只不过全部都是石头砌成,一点木料都没有,显得非常压抑冰冷。

    甚至连王座,都是石头雕出来的,然后在上面涂了黄金。

    沈浪见到了羌王!

    果然和传闻中一模一样啊。

    真是山一样的男子。

    雄壮无比,难怪生得出阿鲁娜娜这样的女儿。

    他没有大傻那么高,却也有足足两米一左右。

    浑身黝黑的肌肉,如同铁块一般,里面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他身上没有穿什么王袍,就只是一身威猛无比的铁甲。

    战神一般的人物。

    就是这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国怼天怼地怼空气。

    打西域,打楚国,打越国,打沙蛮族。

    哪个他都敢打。

    我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就是这个男人,每年都讹诈越国,讹诈楚国,让这两个大国花钱买消停。

    因为杀气太重了,所以沈浪距离他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就有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本能用X光眼扫描一眼,想要看看这样一个男人的本钱雄厚不雄厚。

    结果!

    简直让天下男人自卑。

    真正的驴货。

    苏难的妹妹,女儿都同时嫁给了这个男人。

    沈浪为她们默哀几分钟。

    行房的时候,大概和受刑一样痛苦吧。

    这位羌王因为杀人如同草芥,所以他看人的时候,也就如同看白骨,看死人一样。

    若不是神女雪隐来求情,羌王根本不想见沈浪,直接就下令剁碎了喂狗。

    “越国使者沈浪,拜见羌王!”沈浪躬身道:“我能治天花,我能拯救您的几十万子民,我能拯救您的羌国。”

    面对这样的王,沈浪选择开门见山。

    千万不要绕,这种人杀人如麻,铁血暴君,是没有任何耐心的。

    “不用了。”羌王道:“已经有人了,此人已经成功治好了我小儿子的天花。”

    沈浪一愕?

    有人治天花了?而且先沈浪一步?

    昨天阿鲁娜娜说过,不知道有多少人进入羌国号称自己会治天花,但都当成骗子杀光了。

    竟然有人成功治好了?

    不可能吧?绝对不可能!

    羌王道:“苏难传信给我,我羌国那十几个武士之所以会去焚烧越国圣庙,之所以会死,完全是因为你的阴谋,是你害死我羌国勇士的?是这么回事吗?”

    “想好了再回答,你只有一次机会,关乎生死。”

    沈浪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道:“对,是我的阴谋,是我让他们焚烧越国圣庙的,也算是我害死他们的。”

    羌王目光如剑,猛地一缩,仿佛有形剑气一般刺人。

    “你认了就好,那我答应雪隐神女的事情就能做到了。”羌王道:“我不杀你,但需要你做一个选择!”

    羌王挥了挥手。

    顿时两个人被押了进来。

    一个是黄凤,一个是沈十三,都是沈浪的贴身保镖。

    羌王道:“你激怒了我,我却答应雪隐不杀你!但不杀人难解我心头之恨。这两个属下你选择一个活下来,另外一个扒皮抽筋剁碎喂狗!”

    羌王的言语,充满了无上的意志。

    他说要杀一个,就一定要杀。

    顿时,沈十三和黄凤异口同声道:“杀我,杀我!”

    果然,这两个人有奸情啊!

    沈十三道:“主人,杀我,让凤儿活下来!我能够鞍前马后为您效劳这半年,非常荣幸,死得壮哉!”

    黄凤道:“杀我,沈浪我早就不想在你身边呆了,赶紧让羌王杀了我喂狗,我也消停了。”

    这两人还真是情意深重啊。

    羌王寒声道:“赶紧选一个,要么两个都杀了喂狗。”

    “三,二,一!”

    羌王快速倒数。

    沈浪道:“我选择两个都不杀!”

    顿时羌王桀桀一笑道:“那就两个全杀掉!”

    “来人啊,将沈浪这两条走狗拉出去剁碎了喂狗!”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旧更了一万九,又写到凌晨五点,泪流满面!

    拜求大佬们的支持啊,糕点在雪地打滚拜求了,票给我好不好?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