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赘婿 沉默的糕点

第478章:沈浪屠城!越王宁绍颤栗!

    幺幺宝贝是那种不管在哪里都充满幸福感的小女孩,从西方世界来东方世界的海上,她觉得非常幸福快乐,甚至在魔鬼大三角内,她也很幸福,现在回到玄武侯爵府,她依旧觉得很快乐。

    此时,三个孩子正一丝不苟地坐在小板凳上写字。沈力宝宝才不到三岁,却也坐得端端正正,认真得不得了。

    都说外甥像舅舅,沈力就这性格真的是和宁政非常像了,天赋不算很高,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竭尽全力。

    沈浪走到他的身后看他写的字,真的非常工整,这么小的年纪就写出这样的字,实在是了不起,林老夫子就对沈力赞叹不已,说他必成大器。甚至金卓侯爵也对沈力大为赞赏,说他性格沉稳,做事有毅力。

    沈野宝宝才算是金卓侯爵的亲孙子,但金卓都从来没有这样夸奖过沈野,在他们这这种人眼中,聪明并不是最重要的,性格才是。

    沈城是林老夫子的亲外孙,然而他时时刻刻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混小子一定要从小盯到大,否则很容易就长歪了。

    感觉到爸爸在身后,沈力宝宝立刻坐直了身体,表现得更加认真,一张小脸甚至紧绷着,仿佛要把自己最完美的状态表现出来。

    相处了这段时间后,沈浪对这个儿子多了许多了解,也多了很多心疼。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他只是不擅长表达,他从来都不会撒泼哭闹去博得大人的注意,不像是沈野宝宝,动不动就躺在地上打滚,要么就抱着大腿可怜兮兮。沈力宝宝就是属于那种非常认真地表现,迫切想要得到赞美和关心,但是却从来不主动说出口。

    “很棒。”沈浪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顿时沈力宝宝咬紧牙关,恨不得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准来。

    而沈宓宝宝天生是一个小公主,她力求完美,但也很喜欢陷入自我陶醉,相较于写好字,她更加讲究自己的姿态是不是完美。

    沈浪低下头,在沈宓的头顶亲了一口。小丫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但是却强忍着不笑,总之在牙齿换好之前,这个小公主是绝对不会咧嘴笑了。

    而幺幺……她是完美的,她是精灵。

    ………………

    “大尻,你在做什么?”沈浪问道。

    “你再敢这么教我,我坐死你。”宁焱狠狠威胁道,她在称体重,自从沈浪归来之后,她很快就丰腴了起来。

    沈浪不在的时候,她几乎时时刻刻都郁郁寡欢,整个人都消瘦下去。结果现在每天喝水都要长肉,可是愁坏她了。

    “肉肉的很好啊。”沈浪上前捏了捏道:“现在的你,可比之前美得多了,你可怀孕了吗?”

    “没……”宁焱摇头道。

    沈浪道:“你咋知道?”

    宁焱道:“快来了。”

    沈浪道:“快来,也就是还没来,那赶紧赶紧,抓紧时间。”

    然后,沈浪如同剥荔枝皮一般,把宁焱剥了出来。

    “现在白天啊,你难道没有事情干吗?”宁焱颤抖道。

    “谁说没事,这不就是干事吗?”沈浪道。

    ………………

    两刻钟后!

    “焱儿,你对宁绍了解多少?”沈浪问道:“当年他为何会送去出家?”

    宁焱背对着沈浪躺着,道:“具体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但他的母亲是一个宫女,在宁绍五岁的时候,她忽然死了,然后宁绍就送去通天寺出家了。”

    宁绍母亲是一个宫女,而且死得比较早,这件事情沈浪是知道,那这和宁绍出家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到了后期,宁元宪几乎对沈浪是没有秘密的,不管他想要知道任何事情,宁元宪都会坦然告之。不过关于宁绍,还有他的生母,沈浪确实没有打听得更多。

    沈浪道:“你父王这个人我们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虽然非常自恋,但是在私生活上还算是检点,在位的几十年内,并没有胡乱宠幸过任何宫女,为何对宁绍的母亲例外呢?而且按说宠幸之后,应该抬为妃嫔,为何却没有呢?”

    宁焱公主道:“我只是听说啊,听说是这个宫女主动勾引我父王,而且这个宫女长得非常妖娆,祖母不喜欢她,父王其实也不喜欢她,就只碰过她一次。”

    沈浪道:“既然是听说,那肯定还有更加荒谬的流言,你说说看?”

    宁焱公主想了一会儿道:“有人说她是大劫寺送到父王身边的,而她们通常修炼有邪功,对男人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父王才会宠幸她一次,但事后却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所以就把她幽禁起来了。不过后来她为什么会忽然死了就不知道了,我觉得父王不会杀她。”

    沈浪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宁元宪对自己女人还是很不错的,苏妃都到那个份上了,宁元宪非但没有杀他,甚至也没有废她。

    如此一来,流言就未必是流言了,当时大劫寺在东方世界已经快要完蛋了,但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往豪门贵族家中塞女人,而且还是那种本事非常高的女人。

    那么如此一来,宁绍被送去通天寺也说得通了,因为他母亲可能是大劫寺女弟子,而大劫寺被灭之后,通天寺取而代之,宁元宪把宁绍送去通天寺代为管教,免得因为她母亲的身份而引来祸害。

    当然,当时的情形可能更加复杂。

    此时,沈浪已经秘密派出许多人力调查宁绍,调查通天寺,尤其是调查祝弘主在地图上圈出来的那个鸟绝城,曾经的大劫寺据点。

    ………………

    “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天越城?”多拉公主问道。

    沈浪道:“快了!”

    在攻打天越城之前,沈浪必须做以下几种准备。

    第一,保证怒潮城的绝对安全,保证东部海域的绝对制海权。

    第二,拥有能够击败祝红雪血魂军的杀手锏。

    第三,拥有打赢下一场战争的相关把握。

    在这三点没有完成之前,贸然攻打天越城只能是自取灭亡。天越城对于沈浪说非常非常重要,完全是他在东方世界的战争号角,吹响向大炎帝国宣战的号角。

    如今天下苦大炎久也,新楚王内心对大炎帝国是充满仇恨的,因为老楚王就是死于浮屠山和大炎帝国的谋杀。

    吴王对大炎帝国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一旦大炎帝国要彻底统一天下,首当其冲就是吴国。

    只不过如今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敢反抗大炎帝国,甚至不敢丝毫违逆,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英雄,公开对抗大炎帝国的英雄,成为一面旗帜。

    毫无疑问沈浪就是那个英雄,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要继承姜离陛下的遗志。

    天越城是越国王都,一旦被沈浪攻陷下来,那势必就是天下震动,到那个时候新楚王和吴王不说立刻风起从之,但起码也会变得勇敢起来,开始暗中抵抗大炎帝国。

    可以这么说,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沈浪,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但同时又充满了绝对的悲观。

    无数人都渴望沈浪能够赢,能够创造奇迹。但是无人刚看好他,觉得他只是蝼蚁撼树。

    甚至沈浪都敢肯定,新楚王和吴王几乎每一天都在祈祷他能够获胜,能够帮助宁政恢复越国江山,并且高举反炎的旗帜。

    天越城不仅仅是一座城市,更是一个标志。

    打下天越城固然重要,但是守住天越城,守住整个越国更加重要。

    沈浪必须做好打赢下一场战争的准备,才可以去攻打天越城,否则只能是猴子掰玉米,掰一个掉一个。

    那么什么是下一场战争?

    天涯海阁,浮屠山,新乾王国。

    尤其是天涯海阁,它绝对不会对天越城坐视不管,因为越国算是他的势力范围,当时对沈浪身份的调查也是天涯海阁主导的。

    走一步,看三步!

    沈浪必须再一次回归到这种状态,或者更归根结底地说,他必须有打赢天涯海阁的相对把握。

    依靠正常武力想要打赢天涯海阁,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天涯海阁对沈浪依旧如同谜团一般,但可以知道的是他们拥有超级强大的特殊军队,而且拥有不计其数的顶级武道军团,还拥有神秘强大的上古能量武器。

    所以想要打赢天涯海阁,功夫在于诗外。

    “这一场天越城之战,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几十万大军。”沈浪道:“更重要的是天涯海阁的血魂军,它才是我们最主要的敌人。不仅如此,还有通天寺和浮屠山,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支援天越城。这一战极度关键,整个天下的眼睛都在盯着我们,必须有必胜的把握,才能开启天越城之战。”

    忽然宁焱公主道:“那为何不先打下来再说呢?反而要等到所有强大敌人都集结在天越城之后再打,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沈浪道:“现在去打下来,接下来就要守住它!这对我们这么少的兵力来说更加费劲,我们必须要面对祝红雪的血魂军的,所以还是一劳永逸更好。否则单凭我们手中的这点兵力,如何同时守住天越城,玄武侯爵府,金山岛,怒潮城?而且消灭天涯海阁的力量才是我们在越国的终极目的,而不是夺取什么城市。”

    宁焱有些不解。

    兰风将军道:“陛下的意思是说,天越城大决战,目标是夺势,而并非夺地。如果要占领地盘的话,现在天南行省,天北行省一半都可以是我们的。而想要夺势,必须在天越城和天涯海阁的军队硬碰硬打一场,这样才能震动天下,才能让天下诸国看到我们的力量,进而涌起希望,对抗大炎帝国的希望,到那个时候很多人才会云集在陛下旗帜之下。”

    ……………………

    几天之后,东北方向舰队传来了最新的消息,祝氏家族的那个秘密基地的所有人,已经全部死绝了。

    他们先后有十几艘战舰试图冲出这片海域回到陆地上报信,但是全部被骷髅党舰队击沉了。

    在海拉的报告中,祝氏家族这个秘密基地的舰队很强大,尤其是他们的弓箭能够爆出蓝色的尾焰,可以射出五六百米之外,而且能够保证一定的精准度。

    但是那种射出去会爆炸的巨型强弩,无法脱离那个上古遗迹,所以也无法安置在舰船上,否则那一场海战可能胜负难料。

    海拉说,这是她还海上遇到最最强大的敌人,为了击沉祝氏家族的秘密舰队,她甚至动用了大量的开花弹。

    如今,通过热气球在天上的观察,这个秘密基地上的上千人都已经死绝了。

    但为了保守起见,她决定再过五天时间,再进行登岛。

    ………………

    这天晚上!

    沈浪会见了一个秘密的客人。

    “别来无恙,大师。”

    “别来无恙,沈浪公子。”

    沈浪没有过多寒暄,直接摊开了一张地图,然后在某个点上画了一个圈。

    “这个鸟绝山,位于艳州和楚国、梁国的交界处,属于无人区雪山,在很多年前它曾经是大劫寺的一个据点,姜离陛下带人灭了大劫寺之后,这个秘密据点也就荒废了。”沈浪道:“请问它如今和通天寺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

    沈浪道:“那它是一个上古遗迹吗?”

    “不算。”对方道:“它算是上古的一个废墟,里面没有什么上古典籍,更没有能量核心。但是里面有很多浮雕,还有许多黄金,尤其是特殊的金属。”

    沈浪不由得一愕,特殊的金属,这是什么意思?

    沈浪道:“那它对于通天寺来说,究竟算是什么定位?”

    对方沉默了良久道:“后宫,邪功基地。”

    沈浪不由得一惊,通天寺里面可都是僧人啊,竟然还有后宫?

    对方道:“大劫寺擅长邪功,当年姜离陛下带领武道军团彻底灭了之后。有人不舍得大劫寺的那些邪功彻底消失,更加不舍得大劫寺培养出来的那些魅惑女子。所以就偷偷藏在鸟绝城之中,有些人修炼正常功法觉得得不到突破,那么就来鸟绝城修炼邪恶功法,或许另有突破。”

    沈浪道:“狡兔三窟,这鸟绝城就是通天寺的其中一窟。”

    对方点头。

    沈浪道:“那宁绍可有什么家眷在鸟绝城中?”

    对方道:“通天寺高层都有女人,分散在各地。宁绍深受器重,所以拥有七个女人,五个儿子。”

    “全部都是儿子?”沈浪一愕。

    对方道:“大劫寺当年之所以能够打动无数权贵,其中有一条就是必生男孩。”

    沈浪不由得一愕,这一点在现代地球已经实现了,但那是人工胚胎,如果男女自然怀孕的话,还是做不到想生男孩生男孩,想生女孩生女孩。

    沈浪道:“宁绍的几个孩子多大?”

    “十五到十七岁。”

    沈浪惊讶道:“这么大了?宁绍今年才三十四岁左右吧!”

    对方道:“宁绍总共有十几个孩子,但在鸟绝城只有五个。因为那里太高太冷,年纪太小的孩子很难在那边生存。他另外的孩子有的在通天阁,有的在百花谷。只有修炼特殊功法的人,才会在鸟绝城,因为那里拥有特殊的环境。”

    沈浪道:“我可不可以这么说,通天寺当时被大劫寺打压得非常厉害,但是姜离陛下灭了大劫寺之后,通天寺反而把自己发展成为大劫寺的样子?”

    “可以这么说,天下之路万万千千,但有些路终究算是捷径。”对方道。

    沈浪不由得想一个问题,那悬空寺呢?它走的又是哪一条道呢?

    ………………

    鸟绝城!

    位处于六千多米海拔的雪山谷中。

    这里到处依旧是大劫寺的痕迹,奇奇怪怪的男女浮雕,奇奇怪怪的文字,让人看了忍不住面红耳赤。

    大劫宫经过大战,所以很多都成为了废墟,而这里是相对比较完整的。

    这里之所以会成为大劫寺的一个据点,并非因为是偏僻,而是因为这里的一眼泉水。

    暗红色的泉水,哪怕在冰天雪地之中,也散发出滚滚热气。

    而且诡异的是这山中有一个巨大的女子雕像,超过百米之高,这股泉水就从她腿中流出,凝聚成为一个池子,这东西已经存在了无数年。

    大劫寺的人发现,只要泡了这个池子的水之后,某方面的能力大大增强,而且仿佛还能青春常驻。当然不是长生不老,而是显得比正常人更加年轻。

    顿时,大劫寺视若珍宝,立刻将彻底占为己有,并且建造了一座城堡。

    不过后来发现,这个池子的水也不能经常泡,有很多人长期泡了之后,可能会雪崩暴毙而死。

    于是大劫寺不断想办法进行功法改造,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系列的邪恶功法。

    ………………

    “啊……”

    鸟绝城内,一个房间之内,传来一个少年的大声嘶吼。

    “砰砰砰砰……”

    然后他的全身传来一阵阵炸裂声响,就仿佛许多鞭炮一般。

    片刻后,他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这里至少零下二十度,但他依旧浑身赤红,几乎什么都没有穿。

    而他的房间里面,一个女子七孔流血而死,遍体发青发紫。

    走到院子,他拳头紧握,朝着巨大的假山狂击。

    一阵阵巨响,乱石飞溅。

    “砰!”

    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假山活生生被从中踢断了。

    片刻后,一个美丽的妇人走了进来,嗔道:“怎么不穿衣衫?”

    这个少年道:“母亲,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天越城?我什么时候才能去继承王位?”

    妇人道:“在这里陪着娘不好吗?去天越城又有什么好的?”

    少年道:“这里太荒凉了,想要采补一个女人,还要走几百里之外去抓来。在天越城中美女要多少有多少,听说种师师是越国第一美人?我要她!我若为越王,整个越国的美人都是我的,听说我那个姑姑宁焱就很有特点,别人称她为大尻,我最喜欢了。”

    妇人道:“我儿有这等雄心壮志很好,但是现在还不行,你还不能去天越城。你的父亲为了坐稳王位,都必须迎娶祝氏之女。必须等到他彻底掌握了大权之后,你才能出现。现在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强大,强大,不断强大起来。”

    少年道:“通天寺的武功就是不行,还是大劫寺的阴阳大法厉害。娘接下来我需要一个武功更强的女人,最好是纯洁无瑕的,这样有利于我突破下一个境界。”

    ……………………

    少年去击败了恶龙,最后自己变成恶龙,这样的故事屡屡上演啊。

    通天寺把自己变成了之前的大劫寺,这点沈浪并不想站在道德高度进行批判,因为天下六大超脱势力,究竟有哪一家是真正干净的?很不好讲。

    曾经他还觉得天涯海阁是一个学问的殿堂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鸟绝城的上空忽然飘过来几个热气球。

    从天上往下看,这座藏在山谷的城堡就非常清楚了,尤其是那个百米高的雕像,还有雕像面前的那个特殊水池,里面甚至还有上百个人泡在里面,不但有男人,还有女人,全部不着寸缕,而且上演极度不堪的一幕。

    “这就是通天寺的人?”班若宗师不敢置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大劫寺呢?”

    六大超脱势力中,通天寺的名声还算是不错的,竟然如此不堪?

    雪隐冷笑道:“这个鸟绝城,或者应该称之为鸟绝寺至少在表面上和通天寺是没有关系的,这里面确实有超过大半都是前大劫寺的人。”

    接着,雪隐神女拿出了高倍望远镜,在人群中搜寻。

    一边搜寻,一边拿出画像对照。

    “找到了,越王宁绍的大儿子,我的天那?他正在干嘛?”

    “宁绍的第二个儿子,第三个,第四个……”

    忽然班若大宗师道:“雪隐,我看过大劫寺的一些功法,曾经也差点忍不住去修炼,因为比起正常功法来说,它进展太快了。我们正常修炼五年,它只需要三年便可以了。只不过修炼过程中,有伤天和。”

    雪隐道:“是阴阳之类的邪恶功法吗?”

    班若道:“你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男人。大劫寺的功法不仅仅有这方面的,它的邪功数不胜数。”

    雪隐道:“这点我比你清楚,几年前我就长期和西域的大劫寺打交道。甚至我现在都有许多功法,如果你想要,我给你借你一观。”

    接着,神女雪隐道:“封锁周围下山通道,准备对鸟绝城进行灭绝性打击。”

    班若忽然道:“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彻底得罪了通天寺。”

    神女雪隐道:“我们这个时候还怕得罪通天寺?我们先后灭绝了隐元会一座城市,诛天阁一座城市,还在乎多一个通天寺吗?两年多前,大炎帝国围剿沈浪的时候,通天寺可是出动了大规模舰队的,二十几年前他也是立刻背叛了姜离陛下。若非姜离陛下消灭了大劫寺,通天寺永远都没有崛起之日的。”

    接下来,雪隐、仇妖儿、班若三人各自扭动两位数密码,组成一个完整的密码,然后取出了黑死炸弹。

    “动物实验显示,这种灭绝炸弹在超寒冷地带和炎热地带,杀伤力都非常高,因为这种高原超冷的地带,引发肺部疾病更加致命。”

    “投弹之前评估,这里距离最近的人类聚集点超过七百里,全面封锁道路后,绝无可能蔓延。”

    “同意对鸟绝城进行灭绝性打击!”

    “准备投掷灭绝弹,三,二,一!”

    “投掷!”

    “投掷成功,封锁所有出入口,八天后进入鸟绝城,进行最后绞杀。”

    ………………

    八日之后!

    神女雪隐、仇妖儿、班若宗师率领上百名武道强者,全副包裹进入了鸟绝城内。

    这里成为了地狱,事实证明在高海拔的寒冷地带,这种灭绝炸弹杀伤力更强,几乎所有感染者撑不过三天必死。

    大部分死者都是因为肺气肿,肺出血而死。

    她们进入鸟绝城后,把幸存的少部分人彻底杀得干干净净。

    然后把宁绍的几个女人,五个儿子,全部斩下首级,装在箱子里面。

    并且把鸟绝城内的几千个男女全部割下头颅,全部撞在几口巨大的箱子里面。

    雪隐开始抽取部分尸体的组织液,然后进行细致观察。

    “确定病毒已经全部死亡,不具备传染性。”

    “保险起见,再封存三天,然后秘密运往天越国都,送到越王宁绍面前!”

    ………………

    越国王宫内。

    宁绍的宫殿周围不得有任何人,他带来的太监都是通天寺的,原本不是太监,阉割后就变成太监了。

    宁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精壮的身体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感,浑身不正常的赤红。

    他来到一个巨大的树木面前,缓缓道:“这棵树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它就已经有这么粗大了,几乎有桌子那么粗了吧。”

    然后他伸出手掌,轻轻地拍打这颗直径一米的大树。

    砰,砰,砰!

    声音不大,而且大树也没有任何震动,甚至树皮都没有损害,但是往上看,原本生机勃勃的大树已经彻底枯死了。

    而在看不见的树干之内,很多地方已经被拍得稀烂。

    “带进来!”宁绍一声令下。

    很快带进来了一个精壮的武士,此人是原天越城卫军的一名千户,跟着沈浪打过仗,效忠过宁政。

    宁绍轻轻呼了一口气,然后在这个千户将领胸前轻轻一拍,如同拍棉花一般。

    片刻之后,这个千户将领的骨骼彻底粉碎,内脏变成烂泥一般,一声惨叫都没有,直接倒地死去,足足好一会儿后嘴里才流出黑血,还有无数的内脏碎片。

    与此同时,几个太监从宫殿里面抬出了一具女人的尸体,七孔流血而死。

    年公公不由得有些发愁,整个花园都埋满了啊,这具尸体应该埋在哪里呢?最后不得不在墙角下刨开一个大坑,埋了下去。

    ………………

    书房内!

    “天越城决战很快就要爆发了,通天寺的军队在哪里?祝红雪的血魂军在哪里?”宁绍淡淡道:“不要慢吞吞的了,再慢的话,皇帝陛下就会怀疑我们的能力了。”

    “是!”

    越王宁绍道:“对了,沈浪玄武城那边可有什么反应?”

    宁翼道:“沈浪派来信使,说我们用卑劣的手段斩首了五百人,他一定会报复的,并且宣称我们从今以后不得再杀一人,再伤一人,否则后果自负。”

    “哦!”宁绍道:“那五百个人头可送去玄武城了吗?”

    宁翼道:“送去了,应该已经到了。”

    宁绍道:“既然沈浪这么说,这般威胁我。那就再杀一千人,再把人头送去玄武城。我的意思非常清楚,绝对不和叛逆妥协,绝不退让。祝相,您说呢?”

    祝弘主道:“老臣觉得,还是应该把重心放在即将到来的天越城之战上,不必和沈浪叛逆争什么意气。”

    宁绍点头道:“相爷说得有理,宁翼公爵,那就再杀两千个沈浪余孽,给玄武城送过去。祝相,皇帝陛下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呢。”

    宁翼目光狂喜道:“是,我这就去办。”

    “我也去!”宁萝长公主道,她现在最喜欢杀人了。

    然而这个时候,忽然年公公狂奔而入,低声道:“陛下,沈浪给您送来了礼物,就在王宫之外。”

    半刻钟后!

    沈浪的礼物出现在越王宁绍的面前。

    五千个头颅,密密麻麻,狰狞恐怖,堆成了一座小山一般。

    而摆在最前面的就是宁绍的几个女人,还有五个儿子。其中包括他最疼爱的长子,他武功最出色的长子。

    “陛下,我们通天寺的鸟绝城,全部死绝了!”

    越王宁绍目光如同雷击一般,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沈浪的报复竟然如此彻底,真的是杀他全家,杀人全城。

    ………………

    注:终于写完了,明天一定更早更新,晚上一定要睡好!月票投给我吧,让我安心睡觉好吗?

    谢谢雨逍遙的几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