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兵魂传说 丑牛1985

第175章到底是谁?

    175鬼子的那个课长,此刻坐在地上,等着师团指挥部派人过来,现在他也是无语了,因为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杀的,到底是被谁杀的,所以,现在只能等师团那边派遣人过来调查了。

    “八嘎!”差不多等了10分钟的样子,大量的车辆开到了这里,一个大佐拿着指挥刀,后面还跟着大量的军官,

    他们到了那些包厢里面一看,发现都是指挥部的参谋,马上暴怒的喊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大佐对着刚刚站起来的课长问道。

    “嗨,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他们都在包厢里面睡觉,我们以为他们喝多了,之前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发生,一般第二天我们喊他们醒来就好了,

    但是这次,他们居然都死了,而且,还没有发现外伤,但是他们的配枪,他们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了,我们估计,是有人混进来了,把他们給杀了,请大佐阁下你调查!”那个课长站在那里,低头对着大佐说道。

    “该死的,22个参谋,都是师团长重点培养的后备军官,现在都死了!你们商会,需要給我们师团一个解释!你这样的解释,说不过去!”那个大佐站在那里,对着那个课长喊道。

    “嗨,我知道,请大佐阁下马上展开调查,这样的事情,我们商会是没有办法完成独立调查的!”课长站在那里,继续鞠躬说道。

    “报告,刚刚在一个巷子里面,发现了两具尸体,是我们参谋部的人,其中一个人的外套和衬衣被脱掉了,估计是有人冒充我们的人,混进了这里!”此时,外面进来了一个大尉,过来对着那个大佐说道。

    “是谁的衣服被脱光了?”大佐听到了,站在那里开口问道。

    “小泉次郎!”那个大尉开口说道。“小泉次郎?这个名字我很熟悉!”此时,站在远处的那个女人,听到了这个名字,马上接了话过来。

    “你很熟悉?你认识他?”大佐听到了,扭头看着那个女人问道。

    “我不认识他,但是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对,就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有一个人,穿着大尉的军装,过来找小泉次郎,他说,他是小泉次郎的同学,刚刚调过来的!”那个女人马上就想到了这点,对着大佐汇报说道。

    “该死的,那肯定就是那个冒充的人。小泉次郎的证件是不是不见了?”那个大佐开口问道。

    “嗨,小泉次郎的证件全都不见了,另外一个大尉的证件全在!”那个大尉听到了,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八嘎,他是怎么混进来的?”那个大佐站在那了,开口骂着说道。

    “报告,师团长的命令,刚刚在大和商会那边,发现了大量的浪人被杀,其中大和尚会的副社长也被杀了,现在还不知道丢失了什么东西,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此时,另外一个大尉过来汇报说道。

    “纳尼?大和商会的人被杀?副社长都被杀了?”大佐听到后,非常震惊的看着那个大尉。

    “嗨!”那个大尉开口说道。

    “保护好在这里!”那个大佐一听,转身就走了,

    大和商会,可是有皇家的关系在,而且本身就是附属于军队的,军队开赴到什么地方,他们就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主要是协助军队这边,把抢夺到的中国物资,全都送到帝国去。

    等那个大佐到了大和商会总部以后,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浪人,接着在这边的人指引下,他到了那个副会长的房间,看到了副会长躺在地上,房间其他的布置,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

    “丢了什么东西没有?”大佐站在那里,开口问道。

    “嗨,丢失了一辆汽车,其他的东西,我就不知道了,商会的事情,都是副社长在管理着,具体丢失了什么,我们还不知道!”其中一个浪人站在那里,对着大佐报告说道。

    “查一下各个城门,昨天晚上,有没有看到大和商会的车辆出去,几点出去的,大概去了什么方向!”那个大佐站在那里,开口命令了起来。

    “嗨!”一个大尉听到后,转身就出去了!

    “该死的混蛋,他到底是谁,来这边到底有什么目的,只是为了杀人吗?”那个大佐在房间里面仔细的看着,希望能够看到蛛丝马迹!

    “报告,北门那边发现了副会长的车辆开出去了,是昨天晚上凌晨2点左右!”一个大尉进来以后,对着大佐报告说道!

    “混蛋!”那个大佐听到了,骂了一句!

    “嗨!”大尉低头应道。

    “让我们的医生过来检查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到底是投毒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这么多人,完全看不到外伤,真是奇怪!

    要么对方就是投毒,要么,就是一个高手,否则,我们的人,不可能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看来,他们的脖子肯定是被扭断了,如果不是投毒,那么就是对方扭断了我们人的脖子,是一个高手!”大佐站在那里,分析着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大佐,师团长传话,说是大和商会刚刚有一大笔资金到了,副社长掌管着,大和商会那边希望我们能够调查那笔资金到底有没有被盗,这笔资金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再次来了一个中尉,对着大佐说了起来。

    “八嘎,我们上哪里知道这笔资金到底有没有被抢,这个副社长藏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调查的清楚!”那个大佐听到了,火大说着。

    “嗨!”中尉不敢多说,只能点头,

    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那个大佐回到了板恒征四郎的办公室,汇报着这次调查的结果。

    “都是被人拧断了脖子,怎么可能?那对方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做到?”板恒征四郎听到了,狐疑的看着那个大佐。

    “嗨,我们的医生检查过,都是被拧断了脖子,昨天晚上被杀的那些人,都是同一个人所为!”大佐站在那里,低头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