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兵魂传说 丑牛1985

第185章报告师团长

    185老余他们收拾好了东西,就转移了,没有继续在这里,不过,具体去什么地方孙浩不知道,孙浩估计老陈肯定是知道的,做地下情报工作的,肯定会有很多转移的地方。

    “看一下这些资料,以后,咱们两个就是父子关系,到时候鬼子盘问了起来,我们也好回答!”老陈拿着一沓资料給了孙浩,还有一些户籍证明之类的!

    “父子?为什么不是叔侄?你占我便宜啊?”孙浩嘴上说着,手上还是接过了资料,仔细的看着,知道这个是情报工作打掩护的资料!

    “哎,我说你这几天就不要去杀鬼子了行不行?咱们的任务更加重要!”老陈蹲下来,对着坐在那里的孙浩问道。

    “不会影响到任务的!”孙浩看着资料开口说着。

    “你开什么玩笑,现在鬼子搜查的这么严,到时候一旦搜查到了那些人,我们保护不力,麻烦就大了,能不能有点大局观?”老陈看着孙浩有点着急。

    “不会天天搜的,再说了,还有三四天才会到,这几天,我也要打听一下情况,你放心吧,如果真的杀的多了,那些鬼子反而不会搜查了!”孙浩抬头看着老陈说着。

    “为什么?”老陈对于孙浩这么说,非常不解,杀的鬼子越多,鬼子那边肯定会抓紧时间想要找到孙浩的。

    “嘿嘿,看着就是,鬼子就是贱,你把他打狠了,他就怕你了,接着才会开始服服帖帖的,老子就是要杀服那些鬼子!”孙浩坐在那里,笑了一下,对着老陈说着,老陈听到了,不由的摇脑袋!

    “对了,问你一个事情,到时候我们的人来了,你说有20来个人,就我们两个照顾他们?没有其他的人?”孙浩坐在那里,想到了这个,看着老陈问道。

    “这个不用你操心,肯定会有人来帮忙的,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出去!”老陈对着孙浩说着。

    “行,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20多个人,我们肯定是忙不过来的,如果有小孩的,更麻烦!”孙浩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着老陈说着,

    老陈听到了,也是坐在那里想着,这个任务太麻烦了,主要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如何送这些人去阳高县那边的,走路,老陈自己都不知道那些人能不能坚持住,都是在城市里面的生活习惯的人,

    而且他们之前的生活水平可不差,不见得能够吃的这样的苦,关键是,如果这20多个人都是大人还好说,如果有小孩,就更加麻烦了,所以,老陈现在也发愁,如何把这些人送出去!

    “行了,你弄点吃的,咱们现在需要自己做饭了,哎!”孙浩坐在那里,对着老陈摆手说道。

    “成,不过,千万不要出去了!”老陈听到了,就站了起来,

    而此时,在医院那边,川野恒信醒来以后,摇晃了一下脑袋,接着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

    “八嘎!”川野恒信此刻骂了一句,接着马上就传来了,拄着拐杖出去了,到了院长的办公室以后,院长看到他进来,站了起来。

    “我要打电话,我要急事,联系师团长!”川野恒信站在那里喊道。

    “你,你!按照规定,你可不能給师团长打电话的,如果你有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先联系你们旅团长!”那个院长看着川野恒信说道,他知道川野恒信是一个少佐,大队长。

    “来不及了,你出去!”川野恒信听到了,马上就到了电话机旁边,拿起了电话就开始拨打着指挥部的电话!

    “报告,刚刚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们下面一个大队长的,他说他知道是谁投毒的,也知道是谁杀了我们的军官和商会的人,他希望我们重视,想要和师团长阁下你亲自汇报!

    他是21联队下面的一个大队长!现在受伤在医院那边!”在板恒征四郎的办公室里面,一个参谋进来,对着正在吃饭的板恒征四郎报告说道。

    “嗯?他知道?还要亲自向我汇报?”板恒征四郎听到了,愣了一下,看着那个参谋问道。

    “嗨,他是这么说的,我刚刚給他说,我们会派人去找他,他说他要亲自面见阁下你,说非常重要!”那个参谋开口说道。

    “确定了身份以后,带过来!”板恒征四郎听到了,想了一下,对着那个参谋说道。

    “嗨!”参谋转身出去,然后去安排了,十多分钟以后,川野恒信到了指挥部的一个会议室当中!

    “将军阁下到!”门口的警卫开口喊道,川野恒信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嗯,坐下说,你为帝国辛苦了!”板恒征四郎看到了川野恒信,发现他脚受伤了,马上对着他说道。

    “嗨,谢谢将军阁下,我要汇报一下这次袭击的人,他叫孙浩就是之前我们在阳高县碰到的那个人,是他!”川野恒信马上说道。

    “纳尼?他?怎么可能?你是如何确定是他的?”负责调查这次事情的青木大佐听到了,看着川野恒信一脸不相信的说着。

    “他今天来找我了,如果不是要我带话,他肯定杀了我!”川野恒信坐在那里,想着有点后怕的说着。

    “纳尼?八嘎,他去找你了,你在医院那边,他是怎么进去的?”青木大佐听到了,非常震惊的看着川野恒信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但是我知道,他会日语,他换上我们的衣服,我们根本就很难发现他,这次我估计他杀我们的军官,还有去給我们的军营投毒,就是混进到了我们的部队,他还说,还说!”川野恒信说到了这里,就看着他的师团长。

    “还说什么?”板恒征四郎听到了,看着他问道。

    “他说,如果我们的部队,继续去调查他而搜刮老百姓的钱,让无辜的老百姓遭殃,就,就,就让师团长阁下你小心点,他会出现在你的床头!”

    “八嘎!”川野恒信刚刚说完,气的板恒征四郎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非常愤怒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