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卧牛真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论迹不论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结束一天的行程,楚歌的感觉是,这玩意儿比陪小宫主摔跤还累。

    特别是为了显得容光焕发,脸上涂抹那么厚重的油彩,还要字正腔圆地说话,都快把他累死了。

    楚歌婉拒了媒体记者请他吃饭的好意,跑到法院僻静的角落里去喘口气,正好看到小宫主坐在台阶上,双手托腮,若有所思。

    对了,找小宫主谈心,时刻掌握她的思想动态,并向她宣贯地球体制的优越性,这也是楚歌的任务。

    拿了人家的贡献点,不好消极怠工,楚歌咳嗽一声,走了过去。

    “怎么样,今天从看守所到法庭,见识了我们的司法体系,有什么感想?”楚歌问道。

    “人家……”小宫主娇声娇气地说。

    还没说完就被楚歌打断:“打住,我提个意见,咱们讨论重大严肃话题的时候,你能不能还是说修仙界的语言,用翻译器来转换,啥时候讨论生活、娱乐或者比较低俗的内容,你再说这种娇滴滴的普通话?”

    小宫主点点头,换了一种语言:“挺有意思的,我们落凤山的几个小朝廷都有律法,凤羽仙宫自然也有门规,还有各大修仙世家都有家规、族规什么的,但都很粗糙,无非是‘杀人抵命,欠债还钱’之类,而且没什么人拿律法和门规当回事,就连我们刑堂的执法长老,抓住犯人,往往也是严刑拷打,或者用‘噬心虫’之类的阴狠法宝,将人心底里的秘密挖出来。

    “在我记忆中,似乎很少见到这么……精密而巧妙的律法。”

    “是吧?”楚歌高兴起来,与有荣焉。

    “‘百荒蛮族’这个名字,我以前也略有耳闻,虽然‘百荒’距离‘落凤山’十万八千里,但我也知道,那里居住的都是桀骜不驯,生性彪悍,不服从任何豪门大宗的野蛮人,当地又遍布着烟瘴,毒水和毒雾,外面的修仙者很少能攻打进去。”

    小宫主沉吟道,“没想到,一个百荒蛮族的野蛮人,竟然被地球法律弄得服服帖帖,百依百顺,真是奇迹!”

    “这倒也未必。”

    楚歌不好意思起来,“我看他的样子,也未必真的心服口服,七分真情,三分假意而已。”

    “就算是三分真情,七分假意,也比顽抗到底要好啊。”

    小宫主道,“像我们落凤山的附近,也有不少蛮族部落,别说依附于我们的几个小朝廷拿这些蛮族无可奈何,动不动就被蛮族劫掠一番,就算落凤山的修仙者见到悍不畏死的蛮族,也是很头疼的。”

    “不会吧?”

    楚歌奇道,“你爹不是元婴强者么,也会怕小小的蛮族,随便挥挥手,不就杀个落花流水,人头滚滚了?”

    “那我爹也不能整天没事,就出去杀蛮族啊!”

    小宫主道,“为了维持元婴境界,我爹每天都要花好多时间去闭关修炼,再说,身为凤羽仙宫的尊主,我爹日理万机,又要防备别的宗派,又要处理几个小朝廷之间的纠纷,烦都烦死了,哪有空去对付什么蛮族?

    “这些家伙,就像是杂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偏偏又是榆木脑袋,铁石心肠,根本不怕死,他们居住的地方,往往也是穷山恶水,你们所谓‘灵磁暴场’的附近,修仙者进入其中,还未动手,灵能先变得紊乱不堪,所以,没人愿意去打蛮族。

    “看了刚才那场审判,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你们地球上的洗脑术好厉害,竟然能把一个油盐不进的蛮族,给洗脑成这个样子,要是我学会这样的洗脑术,带回落凤山,把我们那儿所有人都洗一遍的话,凤羽仙宫的统治,一定更加稳固了!”

    这话听得楚歌哭笑不得。

    “这不叫洗脑,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洗脑术,而是反复、耐心和他讲道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嘛!”

    “对对对!”

    小宫主眼前一亮,“我就想学这种洗脑术,你说得太好了,‘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洗脑术’,这句话正是洗脑术的精髓啊!”

    “……”楚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有一件事,你猜对了,我爹的确不怎么喜欢我,不过并没有什么‘狗血’的故事,无非我先天不足,体质虚弱,不适合修炼,练了那么多年,还是一个小小的炼气期,没有力量,自然不讨父亲大人的欢心。”

    小宫主认真道,“来到地球之后,最令我感到惊讶的,不是你们的武器武器再先进,操纵武器的人再强大,无非是另一种形式的法宝和修仙者,没什么稀奇。

    “然而,在法官,在那些记者身上,我却感受到了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那些法官、律师和记者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又好像掌控着极其庞大的力量,无论你还是他们自己,对这种力量都深信不疑。

    “我想,如果我能发现这种力量的奥秘,将它带回修仙界、落凤山的话,或许就能受到父亲的重视,也能改变落凤山的面貌,这就叫师夷长技以制夷吧?”

    “你要是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楚歌幽幽道。

    ……

    准备离开法院时,已是黄昏。

    楚歌看到许诺和金律师在法院门口,相谈甚欢。

    “楚先生,多谢你的谅解和配合,也允许我代表我的当事人,再次向你致以最诚挚的歉意。”金律师风度翩翩,微微欠身。

    “嗯,不用,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楚歌道。

    “恕我冒昧,楚先生,你好像有些闷闷不乐,是对审判结果不满意,还是厌恶做这样一场戏?”金律师微笑问道。

    “那倒没有。”

    楚歌笑了笑,“如果是几个月之前的我,或许会认为法律不应该拿来做交易,宣传也不应该有一丝一毫的虚假成分,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这样的道德洁癖,如果这场审判能让全市人民稍稍安心,并且对穿越过来的修仙者和魔法师造成哪怕一丝威慑,那就好,让我怎么配合都行。

    “我只是,还在琢磨一件事。”

    “哦,那是什么呢,楚先生?”金律师很耐心地问。

    “他的名字,是你取的吧,还有让他一口一个‘俺’,用老实忠厚的外表来博取同情,也是你教的吧?”楚歌盯着金律师道。

    金律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很简单,我觉得这个修仙者不是真心悔改,而是在你的建议下,故意装出一副对他最有利的样子。”楚歌道。

    “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好人。”

    金律师道,“楚先生,什么叫‘真心悔改’呢?仅仅因为我的当事人没有你想象中的‘真心悔改’,就非要多关两年?”

    “我倒不在乎他多关两年还是少关两年,我只是觉得,这样一个穷凶极恶之辈,将来出狱之后,说不定还会制造无数杀戮的。”

    楚歌道,“而且,我觉得他自述的经历也大有可疑之处,反正都是他一面之词,当然可以把自己说得越可怜越好,谁知道真相如何,说不定他在百荒,也是杀戮无算的凶魔呢?”

    “的确有可能,而且可能性还不小。”金律师竟然同意楚歌的观点。

    楚歌微微一怔:“那你还帮他辩护?”

    “不然呢?”

    金律师哑然失笑,“不帮他辩护,我应该帮谁辩护,帮助……正义的一方?”

    楚歌道:“难道不应该?”

    “或许应该,可惜我只是个凡夫俗子,不知道究竟谁才是正义的一方。”

    金律师道,“楚先生,您刚才说的可能性,包括我的当事人在老家就杀人无数,将来出狱了还会死性不改,都是存在的,但也仅仅是‘可能性’而已。

    “让我们换个问题,就说你,你拥有远远凌驾于常人之上的强大实力,可以说是一件会走路的绝世凶器,一旦你狂性大发,极有可能造成惨痛的伤亡,而且,你在灵磁暴场中身受重伤,修炼之路充满不确定性,一旦你遭受重大挫折,极有可能心理扭曲,产生报复社会的想法仅仅作为一种‘可能性’,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吧,所以呢,为了制止你在未来有可能的犯罪,我们应该提前对你提起公诉,并且不允许律师为你辩护?”

    “这,这怎么一样?”

    楚歌皱眉,“金律师,这两种可能性,不能混为一谈吧?”

    “是,我当事人十恶不赦的可能性比较高,就算99%好了,而你失控的几率比较低,就算1%好了,看起来,99%和1%,的确不能简单类比,但这里有两个问题。”

    金律师看着楚歌道,“第一,谁来评估这种可能性究竟有多高,1%和99%究竟怎么算出来的,计算的权力应该掌握在谁手里;第二,当违法犯罪的可能性提升到多少时,应该采取行动,比方说,当一名拥有强大力量的觉醒者或者穿越者,有51%的几率危害社会稳定,我们就把他抓起来,并且剥夺他的一切权力;而只有49%的几率违法犯罪,我们就暂时放他一马?”

    楚歌又一次被绕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