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卧牛真人

第七百零六章 阴魂不散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面对病毒博士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灵魂侵蚀,楚歌也有自己的应付方法,那就是充耳不闻,置之不理。

    反正,坏人干坏事,总有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被逼无奈,别无选择之类,又有谁会理直气壮说自己是在干坏事呢?

    所以,不管病毒博士的灵魂化作多么浓烈的黑色毒液,楚歌都丝毫不受影响,却是在震惊能量的萦绕之下,坚守最简单,也最纯粹的自己。

    来自病毒博士的灵魂冲击,不知究竟持续了多久。

    楚歌的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羽毛凋零的鸟儿,在飓风中挣扎了三天三夜。

    终于,雨过天晴,风平浪静。

    病毒博士四分五裂的灵魂,伴随着无力的哀嚎,都像是燃烧殆尽的烟霭,渐渐消散。

    楚歌深吸一口气,只觉头疼欲裂,浑身上下针扎也似的刺痛。

    等等,“头疼”?

    他勉强睁开眼睛,眼前模糊的画面告诉他,他又回到了自己那头魂兽的体内。

    想来,是病毒博士灵魂自爆的冲击实在太过强悍,把他的灵魂也一股脑儿推出小白鼠的身体,原路返回。

    楚歌心中一紧,脑海中浮光掠影,都是往昔的记忆。

    还好,他连青春期时和许军一起去干一些青春期男孩子都会干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还是他,并没有被病毒博士侵蚀或者“污染”。

    而且,楚歌在脑中飞快出了几道四则运算题,万以内的加减乘除都瞬间得到答案,这说明他的思维能力也还算清晰,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包括一些常识性的记忆点,诸如地球联盟的领土面积,人口,经济和社会体制等等,都没有忘记。

    就连性格,他自我评估了一下,也仍旧是那个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劳动,爱岗敬业,无私奉献,淡泊名利,只想为全人类的进步事业贡献力量的城市英雄,楚歌!

    这就说明,他的三魂七魄仍旧保持完整,既没有被病毒博士的灵魂自爆伤到,也没有混杂进去病毒博士的记忆、情感和信仰,在潜移默化中被对方影响,沦为对方的傀儡正是不幸中的大幸。

    “咳咳,咳咳咳咳。”

    楚歌强忍头疼,轻轻咳嗽,吐出一些混浊的黏液,自言自语道,“结束了么,这应该是病毒博士的最后一击,连灵魂都自爆掉了,他不可能还活着吧?

    “就是不知道,穆处长还有白夜他们怎么样了,三魂七魄是否保持完好无损。更新最快 手机端::

    “还有,那头深渊巨兽,它的灵魂应该早就烟消云散了吧,那么它的身体,又该处在什么状态,被谁掌控着呢?”

    想想真是一箩筐的麻烦事。

    不过最凶恶的敌人总算有惊无险地解决,接下来只要呼叫支援,深入地底来收拾残局就可以了吧?

    楚歌再忍不住头盖骨几乎爆裂般的痛楚,一边哼哼唧唧,一边四仰八叉地瘫软下来。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无论天人组织、深渊巨兽还是鼠族文明,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交给别人去收拾手尾吧,他受够了,只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最好是一觉醒来,就躺在温暖粘稠的医疗药剂里,三五个小护士居高临下看着他,笑吟吟叫他起床的那种。

    忽然,楚歌的瞳孔骤然收缩。

    一道闪电,从脑域最深处炸开,险些将他炸得灵魂出窍。

    惨白的闪电,映照出了一抹诡异的影子,某种绝不属于他,充满了邪异味道的东西,在他的灵魂深处,发出洋洋得意的狞笑。

    楚歌的眼珠几乎凝固。

    周身神经和肌肉,都像是被拧了好几圈的钢索一样,绷得紧紧的,随时有可能“噼噼啪啪”断裂。

    他无法动弹,也不能喊叫,从大脑皮层到中枢神经,都被这恐怖的存在控制住了!

    而且,这存在还张开血盆大口,一点点吞噬着他的灵魂,仿佛刚才在小白鼠体内见过的漩涡,转移到了他的脑域之中。

    “病……病毒博士?”

    楚歌大惊失色,还以为是病毒博士的灵魂死灰复燃,以“灵魂自爆”为掩饰,钻进他的脑袋里,想要吞噬他的灵魂并夺取这具身体的控制权,用修仙界的术语来说,就是“夺舍”!

    然而,当楚歌的灵魂进入古怪的“内视”状态,扫描自己的脑域深处,将神秘入侵者一览无余之后,他却发现了一个更加不可思议的答案。

    神秘入侵者并不是病毒博士的灵魂,那副“侏儒巨人”的模样。

    而是一条狗。

    一条模模糊糊,影影绰绰,斑斑驳驳,皮肤皱巴巴的,连毛都掉光了,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的老狗。

    一条明知自己奄奄一息,仍旧不放弃最后一丝生存希望,无所不用其极地啃噬、撕咬、挣扎、拼搏的疯狗。

    “国师?”

    楚歌目瞪口呆,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国师不是死了么,自己亲眼见到穆处长和黑羽等人解剖它的尸体。

    而且,它仅仅是病毒博士调制出来的一颗棋子,用完就可以丢的那种。

    为什么,现在病毒博士都魂飞魄散,国师这条老狗的灵魂,反倒莫名其妙钻进了自己的脑域里?

    这些问题,可以稍后再思考。

    楚歌瞬间意识到,自己处在极度凶险的绝境之中。

    国师是老狗成精,经过病毒博士的无数次调制,大脑畸形变异,灵魂强度和攻击性绝不可以普通犬类来计算。

    而楚歌的灵魂,刚刚遭受了病毒博士的灵魂自爆,三重冲击波的摧枯拉朽、横扫千军,能勉强维持三魂七魄的完整和稳定,已经是极限了。

    他正处在灵魂最虚弱,最容易被攻击和吞噬的边缘。

    国师选择这时候突然发难,真是再正确不过。

    楚歌只能凭借最后的震惊能量,化作无数金色的尖刺,勉强抵御和反抗。

    国师没想到楚歌在经历了病毒博士的灵魂自爆之后,仍能做出这种程度的挣扎。

    它的灵魂就像是阳光下的黑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和蒸腾。

    国师的灵魂发出“吱吱”尖叫,暂时退了开去,退到楚歌脑域深处的阴暗里,却似饥肠辘辘的鬣狗,绝不放过即将到口的美味佳肴。

    “国师……”

    楚歌从没遭遇过这样凶险的战斗,包括移魂者的速成培训中,也没人教他在刚刚遭遇灵魂自爆之后,又遭遇妖怪的夺舍,应该怎么办,楚歌只能硬着头皮拖延时间,希望穆处长和白夜那边的移魂者们能尽快苏醒,发现他的异样不过,希望恐怕有些渺茫,因为遭遇灵魂自爆后,三魂七魄不稳,脑电波极度紊乱,包括中枢神经失控,身体的僵硬和抽搐,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就算穆处长、白夜、黑羽等等移魂者都围在他身边,甚至用最专业的仪器检测他的脑电波,恐怕都想不到,会有一头妖怪的灵魂,寄生在他的脑域之中,正在攻击和吞噬他的灵魂吧?

    楚歌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色厉内荏地叫道,“没想到你竟然没死,那又如何,连你的主子病毒博士都已经死了,你还痴心妄想要负隅顽抗,实现他邪恶的计划么,做梦去吧!”

    “你好啊,楚歌,原本以为你的灵魂会被病毒博士的自爆,搞得支离破碎,能让我轻松吞噬,取而代之,没想到你不但外形像是一只踩不死的蟑螂,灵魂也这么像,生命力这么顽强。”

    国师的灵魂咧嘴笑起来,就像是妖异的火焰凝聚而成,豺狼般的形象,它伛偻着腰杆,裂开到耳根的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讥笑,话锋一转,道,“不过,无论我们之间有多少猜疑和分歧,至少在一件事情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那就是病毒博士的邪恶计划,根本是痴人说梦,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