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卧牛真人

第九百八十五章 雪中刀

    六人精神一振,这是真正的好消息。

    先遣队不但负责携带大量武器装备和物资补给,先在洞中世界建立前哨站,而且要探测洞中世界的异常灵能波动,捕捉神出鬼没的太古鬼城的踪迹,并根据太古鬼城的出没轨迹,计算出洞中之洞的坐标。

    如果能找到先遣队的话,他们就能得到大量弹药和补给,说不定立刻就能找到洞中之洞的入口。

    求救信号相当微弱,只能听到里面的人在声嘶力竭地呐喊,但喊声再大,都大不过漫天飞雪的咆哮。

    看样子,再过一时半刻,求救者就会彻底被白色巨兽吞噬,连渣都不剩下。

    六人不再迟疑,当机立断,马上出发。

    他们搜索求救信号的来源,发现是西南方向的一条山谷。

    当即深一脚,浅一脚,在雪地中疾驰。

    蓬松如棉絮的大雪,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积了两三米厚,将所有道路和沟壑都掩盖得无影无踪。

    普通人一脚下去,就会陷入积雪中动弹不得。

    更别提积雪下面还有不少洪水冲刷出来,泥泞的水泡,像是深不见底的沼泽,万一踩进去,更是插翅难飞。

    六名特级高手,都拥有一定的飞行能力,脚尖离地半寸,偶尔在雪地上轻轻一点,就像六道轻烟般飘飘渺渺,倒是不用担心会陷入雪中。

    只是暴风雪还在肆虐,越往高处,风雪越强,他们也不敢贸然跳到半空去全力飞行,否则极有可能被狂风大雪卷走,吹出上百里地去。

    就这样顶着暴风雪,艰难跋涉了二三十里地,刚刚回升的体温,又再次一点点跌落下去,求救信号终于清晰起来。

    前方是两条高耸入云的山脉,恍若两条并肩而卧的巨龙,两条巨龙中间,正是一条蜿蜿蜒蜒的狭长山谷。

    因为暴风雪进入山谷之后就被压缩,风势更大,风速更高,雪花变成了冰雹,冰雹变成了足以击穿装甲的冰核,劈头盖脑就朝六人砸过来。

    李零开启念力控制能力,帮众人将轰至面前的冰核统统弹开,不到三分钟,就累得面若金纸,再次吐血。

    越往山谷深处跋涉,暴风雪越是强劲,到后来,他们就像是强行穿越一堵堵看不见的铜墙铁壁,每向前一步,都要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稍有不慎,就会被冰雹砸得头破血流,或者被尖锐的冰核,在身上戳出一个个深可见骨的血窟窿。

    不过,他们的确在沿途的角落里,发现不少先遣队的物资。

    有撕成碎片的帐篷,有深埋在积雪中的弹药箱和物资补给箱,甚至还有一辆四脚朝天的轮式装甲车,卡在岩缝里,动弹不得。

    他们还发现了几具尸体。

    都穿着“隐龙”特种部队的制式战斗服,身上没有伤口,却是冻得满脸铁青,僵硬的表情里,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其中一些尸体,甚至将制式战斗服都撕扯开来,光着膀子,身上满是挠痕。

    他们都是活活冻死的,是临死前的机能失调,令他们产生燥热的幻觉,才会脱光了衣服。

    六人叹了口气,默默将这些先遣队员的尸体埋到雪窝里,又在上面做了标记。

    “一定要找到剩下的人。”

    李建国拧着眉毛道,“要不然,整支先遣队都会全军覆没的!”

    这么想着,再凶猛的暴风雪,也不足为惧。

    六人豁出性命,将生命磁场激荡到了极限,竟然在周身形成一个小型的隔绝空间,将满天飞雪和尖啸的飓风,都阻挡在了三五米之外。

    终于,他们在一处风势稍小的山坳里,找到一座东倒西歪的营地。

    这座营地外面,是七八辆装甲车围成一圈,充当城墙来遮挡风雪。

    但好几辆装甲车全都侧翻、倾倒甚至四脚朝天,被风吹得往里移动了好几米,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山坳里,原本扎着十几顶帐篷,此刻亦是东倒西歪,一片狼藉。

    他们找到了横七竖八好几条尸体,都是先遣队员的遗骸,全都没有外伤,只是脸色铁青,应该是被活活冻死,还有不少尸体深埋在积雪里,暂时挖不出来。

    “这里有人!”

    孟马和云千鹤循着求救信号发出的方向探索过去,忽然兴奋地大叫道。

    楚歌四人急忙围上去看,发现在一顶崩塌的帐篷里面,果然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冻僵者,裹着好几条保温毯,嘴里塞满了添加兴奋药剂的高能营养丸,仍旧瑟瑟发抖,气息微弱至极。

    “钱上校!”

    孟马认识这名冻僵者,却是隐龙特种部队里的一名上校军官,他急忙抱住对方,先检查了一下心跳和脉搏,随后将周身灵能都凝聚到双掌之上,把手伸到保温毯里,隔着衣服,对钱上校的脊背,用力揉搓起来。

    脊背渐渐松弛,热力顺着脊柱流转周身穴窍,血管里的冰渣一点点化开,这名钱姓上校,脸上稍稍见了血色。

    他喷出一口带着冰霜的白雾,牙关活络起来。

    “钱上校,究竟发生什么事,别的先遣队员呢?”

    孟马急道,“难道,只剩下你们这一个营地?”

    “大部队,大部队都在……”

    钱上校闭着眼睛,仿佛眼皮都被冻结在眼睑上,他断断续续道,“都在前面两三百米处,另一座山坳里这座山坳实在太小太浅,我们原先,想,想把主营地设在这里,但装甲车都被,都被暴风雪掀翻了。

    “别,别管我,快去救他们,所有伤员都在前面,大队长也在前面,他们,他们快不行了!”

    钱上校口中的“大队长”,就是隐龙特种部队的李姓指挥官,先遣队的负责人。

    他掌握着关于太古鬼城和洞中之洞的最新情报,自然是必须联系上的关键人物。

    孟马一听就急了,和李建国商议片刻之后,决定由最擅长治疗的云千鹤留下来,照料冻僵的钱上校,其余五人继续往前面探索,寻找先遣队的主营地。

    暴风雪中,能见度极低,楚歌和孟马、李建国等人才走出三五步,身后一片狼藉的营地就模糊起来,再走三五步,只怕营地就要彻底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楚歌心中,警报声响。

    他停下脚步,歪着脑袋想了半秒钟。

    随后,瞳孔骤然收缩。

    “怎么了,楚歌兄弟?”李建国狐疑。

    “不好!”

    楚歌双脚猛地蹬踏雪地,轰出两三米深的雪窝,整个人倒卷回去,正好落到钱上校和云千鹤面前。

    这时候,云千鹤正在铺开医疗器械,准备对钱上校进行全面治疗。

    钱上校也揭开了一层层的保温毯,露出四肢,冷冷看着眼前低头摆弄器械的云千鹤。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比暴风雪还要冰冷的笑意。

    “你不是钱上校!”

    关键时刻,楚歌的暴喝声从满天飞雪中传来,“你是‘白先生’!”

    “钱上校”微微一怔,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脸上挂着一丝僵硬的困惑,纯净无暇的双眸,亦像是懵懂而天真的孩子,仿佛搞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但他脑门上冒出来,一颗颗灿若大星的震惊能量,已经深深出卖了他。

    楚歌懒得和他废话,战斗纳米机械直接在右臂末端,凝聚成一柄半米多长,略带弧度的战刀,朝他的脖子狠狠削了过去。

    这一刀根本不是试探,就是纯粹要取人性命的杀招,出刀刹那,空气就被劈断,传出刺耳的尖啸。

    钱上校,不,是先驱手下的五大漏网凶人之一,号称“杀手之王”的白先生,怎么都想不到楚歌会这么快识破他的伪装,更是不做半点试探,不考虑任何其他可能,就发出凶悍绝伦的一刀。

    这一刀的凶猛和犀利,刀刃刚刚生成,锋芒就已经在白先生的脖子上,割开了一条又细又长的红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