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漫威无限抽卡 徐少一

第两百零八章 回归地球!

    仙宫宫殿正厅。

    “陛下。凯尔守护者已在宝库内选好了神器,现在索尔殿下正带他往彩虹桥的方向过去。”菲尔德尊敬的单膝下跪行礼,朝宝座上的奥丁汇报说。

    “他选了什么?”奥丁独眼微眯,沉声问。

    “永恒之火,他把永恒之火拿走了。”菲尔德小心翼翼的回答。

    “什么?那人类居然敢选永恒之火,还要将它带出神域!?”

    奥丁还未表态,还在正厅侍奉着的洛基脸色大变,呼吸急促的说:“父王,永恒之火那可是……”

    “我知道。”奥丁轻轻摇头,声音低沉,略有深意的说:“我说了,宝库内的东西,随便他选一样带走。既然他选择了永恒之火,那就这样吧。”

    “是。”洛基低头,脸有不甘。

    永恒之火,那可是事关神域的未来,引发诸神黄昏的重要之物,居然就这样交到一个外人的手上。

    此时,神域彩虹桥门户。

    ‘啪塔!’

    索尔一手持着雷神锤,另一手拉着凯尔的手臂,两人就这样从仙宫飞出,降落站稳在彩虹桥的尽端。

    凯尔还怀抱着黄金火盘,盘内没有任何燃物,火焰就在其中熊熊燃烧,摇曳不灭。

    “凯尔,我就送到你这了。九界的边缘还有些小纷争,需要我去处理。”索尔真挚的看着凯尔,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永恒之火上,发出感慨说:“真没想到,一转眼间,你竟成为了我神域的第二守护者。”

    “我也没想到。”凯尔耸耸肩,轻轻一笑。

    “你一定很想家乡了,我就不耽误你的行程了。我父王,也经常有提到‘地球’这个地名。”索尔笑了笑,挠挠头说:“以后空闲时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地球看看。”

    “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好好接待你。知道了地球的好,没准你就不想回神域了。”凯尔调侃一句,转身走入彩虹殿宇,往后摆摆手,“就此再见了。”

    “再见!”

    背后传来索尔洪亮的送别声,凯尔没有回头,直接迈步进入到之前的彩虹殿内。

    一直守护在此的海姆达尔,高高站在平台上,睁开眼睛往下直视着他。

    “海姆达尔。现在,我应该有资格使用彩虹桥了吧。”凯尔和海姆达尔对视在一起,平静冷淡的说。

    海姆达尔颔首,相比之前,态度稍微缓和许多,沉着有力的回答:“自然,同为守护者。你有权限使用彩虹桥去九界任何已知的平和地方!”

    他顿了顿,接着说:“如果你在外面想要进入神域,高呼我的名字即可。我的眼睛可以看到九界内的任何地方,只要我看到你,就可以用启动彩虹桥接引你。”

    “那行,现在我就要回地球!立即,马上!”凯尔轻打了个响指,身心悄然激动的愉悦起来。

    “往前走几步。”

    在海姆达尔的提示下,凯尔来到殿宇靠墙的内部,彩虹殿宇的端口仪器对准着他的身体。

    “目标地球,我要开启彩虹桥了。”海姆达尔说着,走上中央高台的最高处,双手握持彩虹桥之剑举起,剑尖对准着如同钥匙的插孔猛然插入。

    ‘滋滋!’

    白色电光由彩虹桥之间,传导向四周的外墙,彩虹圆球型的殿宇飞快轮转起来,端口凝聚喷涌着五彩的光,瞬间覆盖住了抱着火盘的凯尔。

    在外面可以看到,同样处于瀑布悬崖边缘的彩虹殿宇,外端坦克般的炮口往下调整角度,激射出一道绚烂的彩虹光束,刹那间贯穿神域,横渡九界!

    凯尔在彩虹桥内穿梭,视野内星域的景象动乱,满目璀璨的星晨都在模糊往后倒退。

    横渡宇宙空间的暧昧感消失,从神域离开的凯尔,身体跟随彩虹光柱降临到一片荒芜土地上。

    “地球,我凯尔回来了!”

    还未得及查看所在地,连凯尔这般冷性子的人,都忍不住握紧拳头,放声朝天空高喊。

    可从嘴巴吐出来的声音,却连自己都听不到,很快的,他就敏锐的发现周边环境的不对劲。

    寸草不长的灰白地面,坑坑洼洼满是环形凹痕,视野内的辽阔地域没有一丝生命的痕迹,抬头就是繁星璀璨的无边星空。

    最重要的是没有空气、声音……

    真空?

    意识到这一点,凯尔微微皱眉,先将手上的永恒之火抽取成卡收好,再召唤出毒液,共生,全覆盖状态的形成一体式战斗服。

    维思变形为耳麦,同样被毒液外衣包裹在内,这下子,它的声音终于清晰的传入耳中。

    “主人。这里的土壤中富含硅、铝、钾、钡、铪和稀土等元素,方圆几里未检测到水源、大气、食物供给等。初步判别为不适合人类生物居住的环境,排除为地球的地域。”

    “我当然知道这里不是地球。海姆达尔到底闹哪样,这都给我搞错地方了么。”凯尔脸容微冷,环视四周荒芜的景象,真空无法传递声音,也即没办法叫喊海姆达尔接引他返回神域。

    所站着的银白大地,彩虹桥的符文圆圈烙印刻在其上,还有点点火星子在冒着青烟。

    凯尔尝试跨步,身体轻飘飘的,控力到最小单位都直接弹跳的冲起几米高度。可高级进化的神体还是在短时间内,迅速适应了所在的恶劣环境。

    他极速跑步的跨越几公里,所经过的全是单调荒凉的大地,洞坑很多,能看到赤着的地表还有一些残留的探测仪器设备。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

    凯尔喃喃,绕到了所在星球的另一侧,当看到前方漆黑的星空里,露出的一轮熟悉蔚蓝的星球后,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果然,这里是月球。

    海姆达尔确实把他传送错了地方,就是这误差没大到不可接受至少没有传送到其它界去。

    如果将他传送到亡灵世界,有机会重回神域,凯尔一定将永恒之火一盘扣在海姆达尔的脑门上。

    凯尔叹了叹气,开始在月球荒芜的大地上闲逛,任由他以前如何想象,都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可以无需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就这样独自在月球上漫步。

    月球上每一寸区域都没有生命迹象,地表满是大大小小陨石导致的疮痍圆坑,上面还有许多疑似其它能源留下的不规则创痕……

    收到维思的指引提示,凯尔往一处方向走了两公里左右,发现了停留在月球上的一艘地球太空船。

    凯尔有点惊讶,细细打量着眼前极具科技色彩的飞船造型外观。

    高八米、半径十五米左右,外壳呈银白质地的特殊漆染,只靠着伸展的高抗压机械四脚架支撑船身重量,整体看起来就像一头巨大的金属怪物匍匐在地上。

    航空飞船上,还有美国国旗的标记图案。

    这显然不是他离开那个时间段该有的航空技术,凯尔离开地球时,是二战不久的1945年,那时航空科技领域的概念才刚开始

    就算地球科技再怎么井喷爆发,也需要时间的积累。

    “地球,究竟过去了多少年?”凯尔沉默下来,当初最担忧的就是到外太空,寻求救治自身的基因病,回来却已一切都物是人非。

    但不管如何,他仍然完成了那些年的承诺,如约定那般安然的活着回来了!

    维思善解人意的出声:“主人,是否需要强行入侵这艘美国太空船的操作系统?勉强能代替受损的战机,作为您返回故乡的坐驾。”

    “随便抢人家的东西,我是那种人么。”咳嗽一声,凯尔心头微动,严肃说:“你能直接入侵这艘太空船的系统?有多大把握?”

    维思快速给出结论:“鉴于未曾接触您地球现阶段的科技系统水平、机械结构与信息通讯,以目前已知的数据库初步计算判断。尝试强行入侵该大空船的系统进行远程控制,有百分之八十九的几率直接成功。百分之九的几率被对方的远程系统检测影响。还有百分之二的几率入侵失败,并暴露您的所在地。”

    “那还是算了,地球的情况现在还没弄清楚,如果被人发现了,那就……”

    凯尔正和维思,对着不远处的太空船讨论着‘抢与不抢’的话题。

    下一刻,太空船底下的门突然开启,一个男性白种人穿戴着臃肿的航空服走了下来,手提着侦查仪器,想要一如既往的进行收集与探测作业。

    “OhMyGod!”宇航员抬头看到站在前方地面上的凯尔时,顿时呆愣住了,露出如同看到了鬼一样的惊愕表情。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凯尔淡淡一笑,猛然蹬踏爆发,一个箭步极速的冲至宇航员身前,干净利落的将对方给敲晕在地。

    毒液自觉的衍生出黑丝液体,化作一只手的缠绕抓住宇航员的身体,当作货物的暴力扔进舱内。

    与此同时,维思变形为机械生物,自毒液外衣脱离,跳跃攀爬的钻入太空船,从内部入侵的接盘掌管这艘太空船。

    整个抢夺飞船的过程,三者动作配合的行云流水,仿佛排练演习了无数次。